真假左禍(劉細良)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0 02:00

特區政府去年起大舉清算民主派,新思維主席狄志遠接受《蘋果》訪問表示,政府對民主派的打壓已達「overkill」的程度。他舉例指對胡志偉被懲教署拒絕出席父親喪禮感到傷感,稱對港府的處理失望,覺得政府對民主派的打壓已達前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提及的「overkill」程度,形容香港正出現「鐘擺」,即中共認為「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你唔畀面我,所以就去到盡。明顯,狄志遠認為中共及特區政府的手段「過左」。

趕盡殺絕的政治復仇

對於這場「特區左禍」,可以有兩個層次的分析:一是真左,即如邵善波及狄志遠所講中央下重手嬰兒與水一齊潑走:「overkill」,本來由DQ變成坐監,由坐監變成「視像瞻仰遺容」,無法盡孝,再發動郭偉強、潘麗瓊等人批鬥兼挑撥。至於公民黨楊岳橋、譚文豪、陳志全等則「自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趕盡殺絕。從報復心理而言,這是可以理解,猶如得罪黑社會,就係要搞到你無日安寧公開跪低為止。但同一時間另一匯點出身李華明傳話,指北京是希望民主黨派人參選來屆立法會選舉,並認為一定可以找到足夠提名入閘。如果李華明、狄志遠所言屬實,那就奇怪了。一方面趕盡殺絕,連前主席胡志偉奔喪也受盡侮辱折磨,此乃政治復仇,絕對不是統戰行為。政權overkill的客觀政治後果,不只是觸怒民主派,更重要是觸怒民主派支持者,這是香港中產主流民意。當他們也認為政權姿意侮辱泛民議員及其支持者,試問民主黨怎樣說服市民支持他們繼續參選?

第二個層次閱讀overkill是「假左」,即出於戰略需要而「扮左」,目的有兩個:一是「調教」泛民,將他們整得死去活來,恐懼主宰一切,最後失去了抗爭意識,心甘情願做中共民主花瓶,乖乖地如鄭松泰在議會內做忠誠反對派。大家會問中共為何需要民主黨在議會,原因很簡單,掩飾一黨獨裁,內地不也有民主黨派存在,證明中共並非一黨專政,而是在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制。二是為下任特首創造政治空間,大家試想一想,本來胡志偉奔喪盡孝乃天經地義,經懲教署電子瞻仰遺容一搞,而家畀佢保釋出去靈堂半小時好似皇恩浩蕩,而忘記了胡志偉及其他46人根本是政治受難者。可以估計呢種紅面白面手法,是為了畀機會下任特首得分,所以狄志遠在訪問中認為政府未來會推動「大和解」,令社會氣氛變得和諧。

問題是中共所交予特首的政治任務,如整治傳媒、教育、公務員,紀律部隊選擇性執法、司法不公等等已經碰觸香港中產主流核心價值,民憤未平,即使「調教」成功,軟硬兼施下民主黨繼續參與建制做政治花瓶,他們也失去了政治功能。所以無論是真左還是假左,共產黨同香港人的對立狀態不會改變,而民主黨參選與否,基本上沒甚麼影響!

劉細良

時事評論員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