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凌杰死因研訊︱父母及胞妹均稱死者生前並無情緒或欠債問題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1 16:57

前年6月16日反修例大遊行前夕,35歲男子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高處掛上標語,其間墮樓身亡,死因研訊繼續。研訊主任庭上讀出梁凌杰父母及胞妹的口供,指梁凌杰生前並無情緒或欠債問題,也沒有透露生活不愉快或尋死念頭。事發當晚,梁母接到警員來電,獲知兒子正身處律敦治醫院,遂問:「我個仔有冇事,係咪犯咗事?」對方僅回覆謂:「唔方便話你聽,但係佢而家情緒好激動。」父母及胞妹趕往醫院,終得知梁凌杰的死訊。

根據梁凌杰胞妹梁凱怡於2019年8月27日到中區警署錄取的口供內容,透露與哥哥年紀雖相差八年,惟關係一直很好,相處融洽,甚至連梁凌杰與童軍朋友燒烤、露營及團拜活動,胞妹也有份參與,而全家人每年也會一起旅行。胞妹又指哥哥並無透露生活不愉快,亦無尋死念頭。而據她所知,哥哥也無情緒或欠債問題。

梁凌杰經搶救後一度恢復心跳惟最終不治

事發當晚,任職教練的胞妹梁凱怡正於上環參加飲宴,中途接到母親電話,引述有人指「哥哥情緒好唔穩定」,著她到律敦治醫治了解哥哥發生何事。胞妹到達急症室後,有警員告知她謂哥哥「喺金鐘跌咗落嚟」。當時她反問:「(哥哥)仲喺唔喺度?」對方回應謂:「已經唔喺度。」對方又指梁凌杰留下遺書及身後事意願書。

胞妹其後得知哥哥墮下後心臟曾停頓,身上有多處傷勢,經搶救後一度恢復心跳,惟最終不治。胞妹自言當時感到驚訝及傷心,情緒亦很波動。她續指,父母隨後到達醫院得悉事件感到十分傷心,其間父親更因感到不適,要安排進行簡單身體檢查。

有警員在醫院內向胞妹查問,其間她因情緒波動,故只記得曾表示哥哥與父母同住,沒有小朋友。另外,胞妹在錄取口供時表示,未發現哥哥最近有異常行為,又指去世原因要待死因庭判決後才知道。

梁母稱兒子從沒提及生活不愉快或尋死念頭

另外,根據梁凌杰父親梁勝及母親彭蕙霞的證人供詞,梁凌杰中學時就讀香港管理專業協會羅桂祥中學,畢業後在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夜校重讀中五,後來升讀廣州暨南大學銜接基礎課程,惟大學三年級時輟學投身社會。他的首份工作是馬會兼職,後來轉到AEON擔任文職,之後的工作一直與金融相關。

梁母形容,梁凌杰與父母及妹妹與姐姐相處融洽,彼此常常溝通,不過鮮有提及時事,話題多圍繞生活瑣碎事或吃喝玩樂,一家人亦不時一起旅遊。

她表示,兒子從沒向他提及生活不愉快或有尋死念頭,而且梁的身體頗健康,沒有情緒或債務問題。她又形容,梁為人孝順率直,樂於助人,經常做義工探訪老人家,又會陪家人回鄉探親。

梁父則指兒子與家人關係良好,雖然常常因工事忙,但二人不時通電話,假日時又會相約飲茶。他形容梁為人孝順、不計較、有正義感,例如放假時為了讓父母多休息,會主動先到茶樓排隊,清眀重陽又會到長洲與和合石等不同地方拜祭祖先。據他所知,梁並無情緒或欠債問題。

警員來電僅稱梁凌杰身處醫院情緒激動

事發當晚9時,梁母下班後與朋友在元朗晚膳,其後步行至巴士站期間接到警員來電,獲知兒子正身處律敦治醫院。梁母問:「我個仔有冇事,係咪犯咗事?」對方回覆謂:「唔方便話你聽,但係佢而家情緒好激動。」

梁母馬上致電在家休息的梁父,相約一起前往醫院,又打給正在上環信德中心參加飲宴的幼女先到醫院了解情況。二人乘搭巴士到達上環,途中梁母收到幼女來電,著二人快點到醫院,故他們馬上轉乘的士。

幼女到達醫院後,致電父母著他們盡快到醫院,又查詢的士車牌,並叫二人不要從正門出入。他們到埗後,有社工問二人是否梁的父母,並帶他們到會客室。當時幼女已到埗,梁母心急如焚地問及兒子的情況,惟幼女僅稱要等醫生交代。

未幾醫生到達會客室,告知他們指梁凌杰在太古廣場4樓「跌咗落嚟」,經搶救後不治。梁母頓時晴天霹靂及感到傷心,故對之後發生的事記憶模糊。後來有朋友到來陪伴,侍醫生離開後不久便獲安排看兒子的遺體。一家人於凌晨約4時回家。

梁父及梁母亦表示,她事後得知兒子曾在AIA買了一份人壽保險。

是日研訊結束。庭上預告未來幾日會傳召保安、消防員及談判人員等作供。

【案件編號:CCDI481/19】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