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理涉城門河附近貼文宣兼拒捕 受審稱散步時突遭推跌質疑警認錯人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1 17:23

去年3月31日正值8.31事件發生七個月,有警員凌晨下班後到城門河跑步,途經行人隧道時發現有人拿著紙張及罐裝物體,牆壁則被噴上「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及「抗疫不忘抗爭」黑字。警員及後拘捕一名懷疑涉案的物業管理經理。經理被控刑事損壞及抗拒執行職責的警務人員兩罪,案件今於沙田裁判法院開審。辯方稱經理當時僅是在城門河邊散步,質疑警員「失驚無神」將他推跌,更以膝壓肚及叉頸,令經理不能呼吸。

被告陸昶昇(38歲)被指去年3月31日與三名不知名人士損壞大涌橋路的行人隧道,以及抗拒執行職責的警務人員13455。

警員13455趙偉(譯音)今供稱,去年3月31日下班後,到城門河邊跑步。至凌晨1時許經過大涌橋路某處行人隧道,看見四名年約20至30歲的戴口罩人士,他們有的拿著紙張,有的拿著罐裝物體,隧道牆壁則被噴上「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黑漆字,牆上亦貼滿政治性質的文宣海報。

有人在牆上噴寫「抗疫不忘抗爭」

趙續稱,四人看見他後停止動作並一直望著他。他經過四人後,向城門河方向行走,再在距離隧道10米對開觀察隧道內情況,發現其中一人拿著油漆掃牆,其餘的人則在牆上貼文宣海報,當中一人更在牆上噴寫「抗疫不忘抗爭」。

及後趙突聽到有人大叫:「走呀!」其中三人向第一城方向跑,另一人則向大圍方向跑。趙緊追後者,並大叫:「警察!企喺度!咪走!」對方聞言後,將一個藍色樽丟落城門河。

趙續稱,他追趕約15米後成功捉著被告,當時附近僅得被告一人。他將被告制服在地上並壓著他。當他拿出手機準備報案時,遭被告踢腹三下。他警告被告停止,並且大聲求救,未幾有兩名軍裝同袍及一名便衣警到場。他其後發現自己的右手掌、右肘及右膝擦傷流血,腹部感到很痛。

辯方盤問趙時質疑,他在另一行人隧道內看到有數人打算貼文宣,其實看不到有人噴黑字及髹白油,指他的證供是虛構故事。

被告的環保袋內有文宣及油漆掃

辯方又指,趙追著打算貼文宣的人約300米,而被告當時在沙燕橋附近的城門河濱散步,手上拿著一對3M黑色手套;被告遭趙「失驚無神」推低後沒有掙扎,亦沒有踢趙的腹部,反而是趙用左膝壓著被告膝部,將被告肩膊按落地下,另一手則叉著被告的頸,被告曾向他表示「抖唔到氣」。

對於辯方以上說法,趙一概不同意,但同意自己因一時忘記,沒有在口供紙內提及被告戴有3M手套。辯方指被告僅拿著手套,沒有戴上,趙則答不同意。

警員13557鍾雄清(譯音)則供稱,案發時他在現場進行反行劫巡邏,聽到有人大叫後趕到現場,其後才知悉求救者是同袍。他檢查被告的環保袋,發現袋內有文宣及油漆掃,遂以刑事損壞及襲警兩罪拘捕被告。被告於警誡下表示「冇嘢講」。

裁判官彭亮廷裁定案件表證成立,被告選擇自辯,稱與妻子均從事物業管理工作。他指妻子擬於去年3月31日離職,他遂答應妻子在前一晚到妻子位於沙田的公司,協助她搬運私人物品,並帶同一對舊3M手套。由於手套曾用於整理花槽,他沒有將手套放在褲袋,而是用手拿著。

被告自辯指環保袋並不屬他所有 是警員拿出放在現場

被告續稱,妻子當晚仍未完成執拾,遂叫他回家等電話。由於疫情關係,他不想返回沙田住所後再換衫,遂在區內逛逛。至翌日(31日)凌晨1時他行至現場,身材健碩的事主迎面跑向他,並突然出手推他的肩膊,令他失去平衡倒地,再遭事主叉頸及用膝頂腹部。

他問事主:「咩事呀?唔好叉頸,我抖唔到氣。」事主則謂:「你唔走,我就唔叉頸。」軍裝警員隨即到場替被告上手銬,更有警員拿出一個環保袋放近現場地上。被告強調,該環保袋及袋內文宣與油漆掃並不屬他所有,又指事主從沒有自稱警員,亦沒踢事主。

辯方又傳召一名江姓男子出庭作供。江自言當時正跑步,發現前方數十米有兩名男子,稍後知悉是事主及被告。他看見事主按著被告肩膊、叉著被告的頸,並用膝壓被告腹部,及後行近兩人並用手機拍照,隨即遭軍裝警員截停,查問他的身份證號碼、地址及跑步路線。惟警員並沒記下他的資料,繼而讓他離開。

江將相片傳給朋友,希望了解發生何事,其後發現相片在網上流傳。直至約在數個月前,辯方問他能否出庭作供。聆訊押後至下月4日續審,辯方將傳召被告妻子作供,她亦是辯方最後一名證人。

【案件編號:STCC3126/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