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歲亞氏保加症男童向警察宿舍掟汽油彈 感化變教導所 申請上訴至終院被拒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2 22:37
(左起)高院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法官彭偉昌及原訟庭法官潘敏琦

患有亞氏保加症及過度活躍症的15歲男生前年向警察宿舍投擲汽油彈,原本被判感化三年,早前遭上訴庭改判入教導所。男生欲向終審法院上訴,代表他的大律師指上訴庭錯誤認為男生選擇放棄控制症狀,而且沒有以讓男生得到最適切治療為前提,過份著重懲罰和阻嚇。上訴庭考慮後,不同意判決涉及重大而廣泛重要性的法律論點,拒絕發出用於上訴的證明書。

申請由高院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法官彭偉昌及原訟庭法官潘敏琦處理。

報告指其犯案「多數因病症而起」

現年16歲的男生提出兩個上訴議題,其一是判處患有精神障礙的青少年罪犯時,即使案件涉及使用嚴重暴力,讓被告獲得適切的治療是否應該比懲罰和阻嚇性等因素佔更大的比重;其二是法庭應如何衡量被告病情和犯案原因的關連。

代表男生的大律師指,亞氏保加症和過度活躍症影響男生的判斷力和同理心,而男生的說法是有個男子把汽油彈交給他並慫恿投擲。大律師認為犯案與病情有足夠關係,心理報告分析兩者是「likely associated with」,意思是「多數因病症而起」,而非如上訴庭所說只是「可能有關」。

大律師又指,上訴庭引用案例指被告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何事,只是自行選擇放棄對症狀的控制;惟案例中的被告人是自行停藥、主動放棄控制病情,而且不是衝動犯案,與本案男生不同。

法官根據集體司法經驗認為教導所可因應個別學員需要提供輔導

上訴庭判詞則指,本案不涉及任何懸而未決的法律原則,也沒有需要訂立判刑指引。根據已確立的原則,法庭會按照案情嚴重程度、被告個人罪責,以及被告病症和犯案之間的關係來判刑,唯一要注意是要盡量有利少年犯更生。

判詞指,不論男生的病症與犯案是「可能有關」抑或「多數因病而起」,都不是原審裁判官所說的「好大程度可歸咎於」病症。男生自知犯法,不是一時氣憤而犯案,他在帶同女伴行動、按照在逃男子意思行事、用心瞄準擲出汽油彈等等方面,無疑都有相當程度的自主,但他卻選擇放棄管束自己,自甘捲進暴力行為。

另一方面,大律師認為上訴庭錯誤理解教導所可提供心理和其他輔導及課程,但實際上按照廣泛的認知,教導所只能提供普通醫療服務,不會為個別有特殊教育需要的青少年制定康復計劃。

判詞反駁,根據本案三名法官的集體司法經驗, 教導所能夠和必然會因應個別學員的需要而提供心理和其他輔導,懲教署網頁也明確指出其心理服務組有針對在囚青少年的需要而制定的方案。

【案件編號:CAAR12/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