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黑客興風作浪 極權者冇覺好瞓(古立)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2 02:00

上個周末,來自前蘇聯的黑客入侵美國殖民管線公司(Colonial Pipeline)的電腦系統,擺明車馬只在謀財非為政權效力。這幫打正「黑暗面」(The DarkSide)旗號的黑客猖獗異常,設有網頁、接受傳媒訪問、詳為列出「往績」——盜竊超過40家機構的資料,癱瘓每家機構的運作平均21日,且向慈善機構捐款——儼然以「正行生意」自居。網絡時代,黑客需索不難像昔日交陀地費那樣,成為「正常」皮費的一部份。

破財擋災視為皮費

這趟遭「黑暗面」勒索的殖民管線公司經營美國東部的經濟命脈——其長達8,800公里的管道從美國西南部產油、煉油重鎮侯斯頓輸送燃油、天然氣到人口稠密的東岸。黑客掌控了管道公司的操作資料,卻沒有干擾其運作;可是管道公司若不就範,恐嚇將公開資料;即是大開其中門,任由其他黑客搗亂。管道公司為安全計,關閉管道,導致東岸四成五燃油斷供。如若短期內不能恢復運作,小則癱瘓交通,大則影響供電以至通訊服務。後果不堪設想,拜登政府由是宣佈進入局部緊急狀態,放寬對運油車、運油輪的管制以維持燃油供應。

這些當然都是預防措施了。美國東部儲存了充足的後補燃油,暫時無斷供之虞。令人憂心的是,不管是個別國家的執法單位還是國際刑警組織看來都對黑客勒索束手無策。以美國而言,去年黑客勒索金額即飆升311%,為數達3.5億美元,每宗平均涉及的金額為31.2萬美元。黑客憑何有恃無恐?

網絡時代,黑客活動無可避免,起碼有兩大技術原因。一、姑勿論是管道公司或是醫療系統,現今沒有機構能獨立於網絡資訊猶能有效運作;網絡雙向對外開放,也就必然授黑客以可乘之機。二、比特幣般的電子貨幣儘管每趟易手皆有蹤迹可尋,然而其先天設計讓持有人隱藏身份,以致執法機關無從鎖定勒索贓款的最終去向。加以黑客「取之有道」,而非要置受害人於死地。譬如「黑暗面」勒索的銀碼即介乎20萬至200萬美元之間;這個銀碼好些勒索對象應付得來,是以甘於破財擋災,視之為皮費。

時至今天,黑客都是向西方民主國家的機構埋手,前蘇聯、北韓以至中國鮮見有受害者。箇中原因,不難是黑客為政權包庇,或者乾脆就是政府工具。事實上,奧巴馬在位之時即就黑客活動當面向習近平交涉,獲得承諾,會加以遏制;結果如何另議。另一方面,資訊閉塞,即使發生勒索事件,外間亦無從得知,不像資訊透明的西方國家那樣,黑客出手差不多第一時間曝光。職是之故,形成集權國家沒有網絡勒索的假象。

中國企業難避衝擊

按理網絡乃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所發明,主要軟件平台以至手機制式莫不來自矽谷。偏偏黑客勒索卻為前蘇聯及其友邦所「壟斷」。有此偏差,不難是西方的科技人才循正途搵錢的機會多的是,毋須走旁門左道。然而年來中國出現了不少規模龐大的跨國企業。誰能擔保前蘇聯或別的地方的黑客不會向這些機構埋手,帶來防不勝防、無從預料的衝擊?

美團是繼阿里巴巴、騰訊等巨無霸急速冒起的網絡企業。其老闆王興新近引述唐代詩人章碣的《焚書坑》——「竹帛煙銷帝業虛,關河空鎖祖龍居,坑灰未冷山東亂,劉項原來不讀書」——以喻變幻莫測的市場,卻令人以為他膽生毛,借「焚書坑儒」指控對網絡機構的打擊,觸發茶杯裏的風波。

王老闆說的沒有錯:「阿里一直盯了京東,最後拼多多卻殺出來。美團外賣的對手看似是餓了麼,但顛覆外賣的,可能是還沒有發現的公司或模式……最危險的對手往往不是預料中的那些。」除非各國能聯手禁制電子貨幣,或者開時代的大打倒車,完全禁絕網絡活動,否則將無以制止黑客興風作浪,讓那些禁制這、禁制那,百寶盡出務求權位永續的人冇覺好瞓。

古立

周一至周六刊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