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專題:身心缺陷者被捕難獲理解 
公義障礙賽 殊不易跨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2 02:00
■Rex爸爸只希望大家能正視身心障礙者的掣肘,不想再有下一個受害者。

過去一年多,被檢控的反送中運動抗爭者當中,不乏患有智障、自閉症、過度活躍症等特殊需要人士。其中一位智商只有11歲的清潔工李啟發,因涉嫌管有「懷疑汽油彈」、石油氣等,被控管有攻擊性武器罪被判囚八個月。原審裁判官明言,輕度智障並非減刑理由。被告其後提出上訴,高院法官考慮智障影響被告對其行為及後果嚴重性的了解,減刑一個月,不過仍重申智障並不是犯案許可證及刑罰擋箭牌。

另一位患過度活躍、專注力失調及讀寫障礙的14歲少年,涉嫌破壞優品360,被控三項刑事毀壞後判入勞教中心。裁判官表明不接受以病作藉口。

到底發展障礙是犯罪藉口、抑或求情理由?尋求公義之路本就難行,特別對猶如活在孤島中不被外界理解的身心障礙者來說,由墮入法網一刻起,他們距離真正的公平裁決,似乎已注定遙遙無期。

記者:陳芷昕

2019年11月理大圍城期間,15歲的Rex(化名)把一枚汽油彈擲向警察宿舍,汽油彈飛越圍牆,擊中一單位窗戶,外牆上留下熏黑痕迹,其後被人制服交給警方。自保釋返家後,他患上創傷後遺症,本已難受控的脾氣和情緒,變得更為波動。從小到大,他一想不通,會不斷用頭撞牆,常撞得砰嘭作響。隨着距離上庭日子越來越近,他更不能自制地以割腕發洩情緒。

在Rex爸爸眼中,兒子從小是一個有點「特別」的孩子。不論學習說話還是步行,Rex都很快達標,但性格就是有點奇怪。兩歲多時的他,有次跟爸爸說:「我要開窗自殺,因為婆婆對我唔好。」爸爸嘗試跟他說一些簡單道理:「人哋對你唔好,你去自殺咁你咪好蠢。」他回答說:「唔係我蠢,如果我有咩事,佢就會俾人告疏忽照顧兒童。」他被兒子的說話嚇了一跳。

“呢個病正正係冇同理心,係食藥都唔會有返。”

到上幼稚園,Rex奇怪的一面仍未改變。有次Rex爸爸帶兒子坐升降機,有人箭步衝來大喊:「唔該等埋!」Rex聞言反而不停按關門鍵。爸爸又嘗試教育兒子:「你做咩要咁?人哋都已經講咗唔該,人係要互相幫助。」佢反駁說:「咁點解我要幫佢先,而唔係佢幫咗我先?」呆住了的爸爸又不懂回應。上畫畫班時,老師叫他們畫一張啡色椅子,他卻堅持要畫一張藍色的,讓爸爸好不尷尬,只能為他調班,以免老師難做。

Rex爸爸一直只覺得兒子不聽話和頑皮,直至有老師勸說,帶兒子到醫院做檢查。他無從入手,於是帶Rex到急症室:「到底個仔係精神有問題定身體唔協調?我真係唔識吖嘛!」醫生再轉介看心理學家,排期接受測試。終於,Rex七歲時,他被正式診斷患有亞氏保加症(自閉症的一種)、對立性反抗症(ODD)和注意力不足/過度活躍症(ADHD),屬於特殊需要學生(SEN)。及後Rex升上主流中學,情況依舊。他的思維簡單直接,經常口不擇言,常不自覺得罪人,也不太合群,亦異常固執:「好先入為主,好似一個三文治,一定要係三角形,你好難令佢理解點解三文治都可以係長方形或梯形。」

對於兒子如何理解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Rex爸爸也無法估計,只說自己都是簡單的人,只會向兒子說些簡單的道理:「佢有唔啱,但你去打人,即係你都唔啱……」但他認為兒子的病確實影響到他在運動中的想法和行為。「我唔夠膽講話佢要儆惡懲奸,但我覺得佢就係諗咗『三文治一定係三角形』嗰樣嘢,只要佢一標籤咗一個人,佢唔鍾意你,就好難磨合到。」

至2020年8月,16歲的Rex在庭上承認一項「罔顧他人生命是否會因而受到危害而縱火」罪,被判三年感化。裁判官判刑時強調,基於被告年紀尚輕,且心理專家分析,他犯案時好大程度可以歸咎於其亞氏保加症等病症,影響其判斷力和同理心;加上沒有前科,決心改過,重犯風險低,故接納心理及感化報告內容的建議,附帶宵禁、參加有助更生的社區活動和服務、接受精神科或心理學治療等條件,讓他得到輔導和更生的機會。

“特殊人士係比較單純,冇咩犯罪傾向,應該可以考慮判感化。”

只是半年未過,律政司不服判刑過輕提出覆核,2021年2月,上訴庭法官撤銷感化令,改判Rex入教導所。他們認為原審裁判官高估了其求情理由,即使是亞氏保加等病症也不是犯罪藉口:「被告完全知道自己在作何事,他可以但選擇放棄對症狀的控制,所以不能以症狀為參與此嚴重罪行的理由或藉口。」

兩個月過去,Rex爸爸仍然時刻惦念着身處教導所的兒子,「佢其實已經out of control,我太認識我個小朋友,我唔覺得佢會傷害人,但最擔心佢入到去會唔知做咩去傷害自己」。對於上訴庭法官的判決,他不能理解和接受。他認為法庭對患上亞氏保加症等發展障礙者的了解明顯不足,致使判刑有欠公允:「法官講來講去就係話我個仔冇同理心,但佢呢個病正正係冇同理心,係食藥都唔會有返同理心。呢個病係先天性缺失,只能透過教導令佢明白,一次唔得就三次,三次唔得就30次。如果有病都唔係一個求情理由,咁到底咩先係求情理由?」忿忿不平的他決定為兒子就量刑上訴。

Rex的個案絕非「個別事件」,因參與社會運動而被捕的人中,不乏患上智障、自閉症、亞氏保加症等發展障礙者的身影。外號「美國隊長」的容偉業剛於3月17日在赤柱監獄刑滿出獄,他因在2016年參與旺角騷亂而被捕,被指控煽惑非法集結、非法集結、襲警及暴動罪。他的代表大律師郭憬憲向法官提交心理及感化報告和上百封求情信,由於容患有中度自閉症和輕度智障,故不易理解事情後果,做事非黑即白,為人單純直接,為了交友而參與社運,卻不知政治比想像中複雜,懇請法官提取感化報告,判處非監禁的刑期。最終容被裁定兩項暴動罪及襲警罪名成立,判囚三年。

事隔兩年半,重返自由的容偉業回憶當年裁決結果說,「求情理由算求得好好」,但對最終未能獲判感化仍感失望。「佢以四年半為量刑起點,求完情變坐兩年,講刑期我覺得OK,但講定罪我覺得麻麻,因為我冇感化。我有感化就唔會有刑事紀錄,唔會有終身編號。」他認為法官不重視他的病症為求情理由。「我(旺角騷亂)嗰陣都係純粹諗住趁墟,整整吓變咗係警民衝突,其實係人做我就跟住做,冇諗過之後會發生咩事,我都估唔到原來之後會有咁多人俾人拉。我哋呢啲特殊人士係比較單純,冇咩古靈精怪嘢,冇咩犯罪傾向,咁個官應該可以考慮判感化。」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