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慧琼議辦助理以福袋誘街坊票投鄭泳舜 賄選罪成還柙候判 官指被告極力維護幕後人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3 16:57

【新增李慧琼回應】

2018年3月立法會九龍西議席補選,兩名居民組織義工涉嫌以內含藥油、食油及頸巾等共值百元食物和日用品的「福袋」,賄賂深水埗海麗邨主婦及無業漢,要求二人投票給民建聯鄭泳舜。四人被控選舉舞弊,案件經審訊後,今在西九龍裁判法院裁決。暫委裁判官許肇强認為,其中一名義工有串謀意圖,多次向居民發訊提及「民建聯」、「投2號,有嘢送」等,不認為僅屬「拉票」,更指她在錄取口供過程中極力維護幕後主事人。至於曾任李慧琼議辦助理的另一名義工於案中接收選民名單後向義工道謝,裁判官認為她對串謀協議有認知,最終裁定兩人罪成,還柙候判。

三女一男被告依序包括「海麗之友社」義工鄧奕梅(42歲)、王維霞(52歲)、居民主婦陳惠娟(50歲)及無業男子李謀(50歲)。其中次被告王維霞曾以時薪45元受聘於李慧琼議員辦事處,擔任兼職議員助理,直至2018年8月31日。四人面對三項選舉舞弊控罪。鄧與王今被裁定罪成,陳與李則脫罪。

鄭泳舜拒回應裁決 「我都啱啱先知道呢件事」

鄧及王同被控串謀在選舉中向他人提供利益,控罪指兩人2018年2月28日至3月11日連同其他身份未明人士,提供利益給海麗選民。陳及李則各被控在選舉中接受利益作為投票誘因,控罪指兩人於同年3月5日至11日分別同意接受福袋,作為投票給鄭泳舜的誘因。

法庭裁定李慧琼議辦助理賄選罪成,民建聯鄭泳舜今被問到對判決有何回應時僅稱:「不如等我睇咗先?因為我都啱啱先知道呢件事。」記者再追問日後參選時會否小心一點,例如不派發福袋,鄭泳舜只重申「了解咗情況先」,然後逕自返回會議廳。至於李慧琼則留在會議廳內,未有離開。

李慧琼:僅從媒體報道得知大概情形 與被告牽涉事宜並無關係

《蘋果》及後向李慧琼查詢,李回覆指她僅是從媒體報道中得知大概情形,包括「知悉其中一位當事人(王維霞)曾在本人議員辦事處當一名助理,當事人就該案亦從無接觸或求助於本人,故本人無從亦不宜罔加評論」。李指事發後已盡力「全面查詢核證」,強調她本人及辦事處同事均對王維霞「所牽涉事宜並不知情及並沒有任何關係」。

民主黨袁海文向《蘋果》表示,去年他到廉署舉報相關事件時,民建聯不但發聲明批評他「企圖造成選舉不公」、「惡意影射」其他參選人,更要求有關部門嚴肅跟進。袁認為現在法庭宣判李慧琼前議助等人賄選罪成,身為民建聯主席兼專業會計師的李慧琼仍未清楚向公眾交代事件始末,質疑有關事件只是「冰山一角」。袁要求廉署應嚴肅跟進相關事件,打擊選舉舞弊及提高判刑的阻嚇力,「抽出背後元兇」。

20元迪士尼門票包交通費 有賄選意味

暫委裁判官許肇强裁決時,花了大部時間分析首被告的行為及訊息。許官認為本案針對首被告最關鍵的證據,是她向同案被告及證人發出的文字及語音訊息內容。

首被告每次向他人提出投票給2號或民建聯的時候,總是不忘提到有禮物送贈。許官反問:「以禮物送贈是誘使他人投票,怎會是拉票呢?拉票唔係以候選人政綱、過去表現嚟說服選民投佢一票咩?」

許官認為,用物資作禮物、或者象徵式收費,例如證供提及過的迪士尼門票只需20元,已經包括門票及交通費用,如此實有賄選意味,「若果要收集意向,又何需用禮物送贈誘使有資格投票嘅選民呢?」法庭看過所有WhatsApp紀錄,看不到補選期間應要避嫌或不應派禮物等類似對話,只見到「投2號就留名」、「留名就有禮物」的訊息。

許官指,法庭並不認同辯方辯稱第一被告的訊息內容極不聚焦、癲倒錯亂的說法;相反,訊息相當清晰兼且有主題,只不過夾雜沒有意義的字詞而已。

官指首被告於會面紀錄中極力維護幕後人

許官又指,首被告的大律師在審訊中相當強調首被告的出身、教育程度、口音、自稱詞不達意等,盤問證人時又提及雙方交談時曾不知首被告說話是何意思。許官認為,就算土生土長的港人,亦時常出現詞不意義的問題。而從首被告的語言訊息中,除了語帶口音之外,其他訊息不見得她說話不清楚或令人難以明白。

首被告在會面紀錄中曾作出招認,並自爆曾翻閱法律書籍,知道送贈禮物給投票人屬犯法,並重複表示知錯;但其後又想推翻自己承認的錯,辯稱自己行為只是拉票、登記、統計投票之用。

惟許官指出,縱使有大量WhatsApp的鐵證,首被告於整個會面紀錄中仍似極力維護幕後人;其間她又不斷重複之前的話,法庭認為她是想逃避回答問題。其後首被告又自稱「唔知咩係登記、唔知咩係統計」等,口徑有變,更看到她懂得自行到圖書館翻閱法律書籍,了解行為屬犯法,可見被告不是實話實說的人。對於被告為自己開脫的說法,法庭完全不接納。

官指被告使居民投票給民建聯候選人

至於第二被告,法庭認為從WhatsApp紀錄可見,兩人為民建聯提供福袋,又以第一被告出面,使居民在補選中投票給民建聯的候選人。如此已經可以作出唯一而不可抗拒的推論,即首被告及次被告必然有達成協議。

第二被告辯稱獲取海麗邨居民的資料,只為協助居民得到物資,幫助鄭泳舜拉票也只是關心他的選情。許官則認為以上只是次被告為求開脫的辯解,因從兩人的對話中完全看不到以上內容,見到的只是與投票有關。許官反問,若果是為鄭拉票、了解選情,為何首被告要向次被告提供名單連同個人資料?又要在匯報叫人幫手時提到內部有禮物送?又為何首被告向次被告提到有對夫婦一齊投票「係咪送兩份」?

許官指出,對話中第二被告沒有回應,但首被告再向她提供名單時,次被告卻有道謝,認為如此足以推論兩人之間有協議。

此外,首被告向投票人士發出的訊息,幾乎每次的開場白均千遍一律, 2月28日的訊息更將「贈送福袋」掛在口邊,詳細列明福袋內有些甚麼東西,目的明顯是作為投票的誘因。而3月11日投票當日,首被告仍有向證人發出訊息提及福袋,認為兩人有非法協議。

控方未能證明福袋構成兩選民被告投票取向誘因

至於第三及第四被告,兩人均自言沒有同意接受福袋而投票。第三被告稱只是希望與首被告保持良好關係,訊息對話是「敷衍」而令首被告相信。許官指看過訊息紀錄後,不能排除有此可能性,第三被告很多時沒有即時回應、甚至不回覆訊息,投票日亦沒有向被告追問拿取禮物。

至於第四被告早在首被告提出派福袋前兩個月已登記做選民,又指被告在國內並無談論及參與政治的經驗,故第四被告希望體現公民權利而投票,又供稱從來沒有打算投票給鄭,而是想投給年紀較大的候選人。即使第四被告最終沒有成功投票,他向首被告發訊息回應,希望以言詞令首被告相信他會照做,是「做戲做全套」。法庭認為上述說法並非不合理。

許官指,全部訊息紀錄中,從來沒有提及投2號就可以獲得福袋,兩人亦沒有同意接受福袋作為利益及投票的誘因,法庭不能據此推論投票禮物就是福袋一個。法庭亦沒有證據知道福袋的價值,認為控方舉證有疑點,縱使第三被告有招認,亦不足以將她定罪。上述理由同樣適用於第四被告,因此裁定兩人脫罪。

李慧琼議助被告由內地來港 女兒現於台灣讀書

控方援引1997年劉偉昌案例,指選舉舞弊或賄選行為應判處即時監禁,刑期應定於2個月或以上

第一被告鄧奕梅的代表大狀求情指,鄧於2001年從內地來港,是一名只接受過小學教育的家庭主婦。她的丈夫是港人,任職地盤工人,育有兩名兒子。事後被告與丈夫關係變差,兩人現正考慮離婚。

辯方又指,本案賄選方式與案例有分別,希望法庭考慮案中所涉的利益較少、被告行為的有效能力十分低,大部份證人包括第三及第四被告均沒有受影響而改變行為。

大狀又指,今次案件發生的最大原因,只因鄧是一個樂於助人、熱心幫人做事的人,希望法庭考慮本案情節、被告所擔任的角色比案例為輕、案件規模亦不高,考慮先索取社會服社令報告。

而次被告王維霞的代表大狀則指,王由內地來港,有中六學歷,2014年離婚後獨力照顧子女,領取綜援維生。她的長女現時在台灣讀書,兒子則在港讀中一。被告患有乳癌,仍要繼續跟進治療,另有骨科、婦科、精神科等病患要定期跟進。她亦是社區內熱心助人的人,明白案情嚴重,法庭或會考慮即時監禁,但希望法庭先考慮索取社會服社令報告。

案件押後至5月26日判刑

許官指出,辯方雖提出索取社會服務令報告,但第二被告的身體情況或不容履行社會服務令。許官再指,選舉必須公平公正,賄選是嚴重罪行,兩人須即時還柙,案件押後至5月26日以待索取背景報告始判刑。

涉案補選因游蕙禎被DQ褫奪議員席位而觸發,鄭泳舜與泛民支持的姚松炎各取得約10萬票,鄭以不足2,500票之差擊敗姚。

根據雙方同意事實中所陳述,2018年3月,鄧應王的要求,向王提供10名海麗邨居民的個人資料,包括姓名、電話及地址,當中包括第三被告及第四被告。到3月11日投票當日,鄧提醒第三及第四被告等人投票予鄭泳舜。第四被告回答正前往投票,惟最終因其登記選民資格已過時限而不獲准投票。

【案件編號:WKCC3866/19】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