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競天擇,馴服者生存(區家麟)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3 02:00

生物學上的Evolution Theory,到今天仍有不少人錯譯「進化論」,正確譯法應為「演化論」。達爾文提出「物競天擇」,講「適」者生存,能夠適應環境而生存下去,不一定能稱為「進步」。

例如,雄獅會殺死非自己所出的幼獅,這種行為會令母獅能較快再交配,有利族群新頭目繁衍自己的下一代,有助自己的基因流傳下去,這種天擇的屠殺年輕一代行為,能說得上「進化」嗎?

又如新冠變種病毒株,傳播能力較強,其中一個原因是人類發明的疫苗對付原生病毒較有效,於是變種病毒有較大傳播空間,這也難言「進化」,只是因為變種病毒株在新環境下繁衍較快,而且病毒也沒有主觀「想進步」的意願。

又有一種動物叫海鞘,有時會在海邊浮沉,驟眼看,似乾枯變硬的花蕾,但其實海鞘是動物,幼蟲會在大海中暢泳,有脊樑、有神經管束,屬「高等生物」;不過海鞘成年後,會依附岩壁或高牆上,一動不動,吮吸浮游生物而活,脊樑與神經管束退化,海鞘甚至會把神經束分解,化成養份,名副其實吃掉自己的腦袋,這種生命軌迹,與一般理解之「進步」距離甚巨。

生命演變,再引伸世上萬物的變化,「適」者生存,不一定「進化」才能「適」,亦可以是大倒退,一樣有機會適應環境。最新一例,是香港的公務員體系。

竹篙灣檢疫中心大混亂,電台烽煙節目聽眾一面倒批評,入營安排慌亂、登記資料出錯、營內劣食嚇人、更釀成集體肚瀉、設施又漏水缺電、管理人手不足、營友記錄不全、然後「一人染疫全幢檢疫」政策忽然扭轉,送人離開時文件甩漏,各部門互相推搪,不幸入營隔離的居民謂「可以錯的地方都錯」。

自斷耳目以為天下太平

難以想像,曾幾何時自詡優越的世界級公務員體系,加上自稱「好打得」標榜最擅長協調各部級管治機器的林鄭月娥,抗疫一年多,竹篙灣檢疫中心亦已建成五個月,仍然沒有一套完善的應急協調機制,未準備好又要強制全幢居民隔離,勞民擾民,據媒體報道,膳食的標準價連運輸物流,更降格至16元一餐。眾多被強制檢疫人士呼喊,請林鄭與一眾高官們到竹篙灣住一晚,嚐嚐「粟米肉磚飯」劣食、體驗孤獨伶仃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五星級服務。

高官傲慢離地,乏同理心,難得神態自若,全無切膚之痛,究其根本,乃因傳媒被滅聲,立法會馴服,政府自斷耳目,直到民怨爆發,才聽到市民聲音。

自民主派退場後,本應肩負監察政府重任的尊貴立法會議員在幹甚麼?他們積極地監察自己,為了把自己裝扮成稱職的忠誠廢物,有人建議討論自我監管議員們開會時之衣着,不准T恤背心、不准運動服裝、不准雞翼袖,以為如此這般,傀儡議會就變得莊嚴。他們早已修改議事規則,迷戀自套枷鎖,極速自閹權力,以為這就叫做實事,意態滑稽可憐;連林鄭亦唔畀面,接受中央台訪問時預告立法會5月26日就會通過選舉法案,林鄭眼中的立法會,猶如聽命的寵物。駐立法會的記者報告,往日有民主派時,會議廳外的「咪兜」,常有各黨派議員停步喊話,爭取曝光,也偶有批評政府聲音;如今民主派議員銷聲匿迹,建制派議員亦懶得開口,政府高官自然感覺良好,以為天下太平,越加怠懈輕慢。

更深層的問題,自然在體制本質。天威之擇,總是庸碌者生存、順服者活得好,不願宣誓效忠者,賢能才俊要立即離開。只要忠誠愛國,又何妨與民為敵;新時代天律,更要與民為敵,才顯得忠誠愛國,仙福永享。

據云猶太人有一句諺語:「強風吹起時,垃圾飛得最高。」香港風起了,於今尤烈,忠誠與廢物從來是形影不離好兄弟。我們不應怪罪垃圾,只能欣羨,這個體制就是偏好選擇垃圾、酷愛留住廢物。

區家麟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