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醫生非禮妙齡女護士 官不信是「Sugar Daddy」裁定罪成還柙候判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4 13:12

六旬醫生被指帶同22歲女護士午膳,其間對她掃背、摸胸兼強吻,更自言:「哎呀!我控制唔到自己呀!我失控!」女護士向母親哭訴,揭發事件報警。涉案醫生事後被控兩項非禮罪名受審,今於九龍城裁判法院被裁定全部罪成,還柙至6月4日,等候背景報告判刑。

控罪指60歲被告關國安於去年3月14日在尖沙嘴海運大廈停車場及其私家車內猥褻侵犯女子X。

根據控方案情,被告案發當日駕車偕X自大圍診所往尖沙嘴海港城午膳,在海運大廈停車場內下車前往午膳之際,X指被告對她掃背,又拖她的手。X當時大驚,不懂反應,只問被告:「你當我係你個女?」被告回應謂:「一半一半。」

飯後二人到停車場取車,X坐上被告七人車的後座位置,當時車門尚未關上,站在車外的被告將上半身伸入車廂內,摸X的左胸。X叫被告停手,但被告沒有理會,還拉下口罩強吻X,繼而自X的連身裙裙底伸手入內摸X的左胸,歷時1分鐘。被告更稱:「哎呀!我控制唔到自己呀!我失控!我失控!」X當晚回家向母親哭訴,之後報警。

官不信事主索金錢資助不果而誣告

暫委裁判官鄭潤聰裁決時指,X在接受辯方盤問時雖多次報以「唔記得、唔知道、唔知點答」,遭辯方質疑證供成疑;惟鄭官認為,X當時只21歲,正備考中學文憑試,而診所護士是其首份工作,欠缺社會經驗,故對給她工作的被告非常依賴和尊重。

鄭官續指,面對突如其來的非禮事件,她一時不知所措,沒有留意或忘記部份細節,實在不足為奇,不影響其證供可信性和可靠性,亦無對被告造成不公。

至於辯方質疑X因為向被告要求金錢資助不果而作誣告,更指X以「Daddy」稱呼被告實為「Sugar Daddy」之意;鄭官分析指X即晚已報警,實難達到她希望獲資助之目的,而且事後她失去診所工作,一家人需申請綜援生活,故辯方說法站不住腳。

辯方亦指被告中文程度低,影響錄取口供時的準確性。惟鄭官指警方在錄取口供時已問明被告能讀寫中文,他亦簽名作實。被告作為醫生,必有一定智商和語文程度,更必然知道簽名的重要性,故肯定被告明白整份口供內容,因而裁定被告兩項非禮罪成。

辯方求情指被告已婚,有兩名兒子。案中非禮事件維時不長,摸胸情節沒有觸及皮膚,定罪對其執業以至家庭經濟造成影響,要求法庭考慮判處非監禁式刑罰,如感化和社會服務令。惟鄭官拒絕索取感化等報告,明言勢將判監,先將被告收押,索取背景報告,6月4日判刑。

【案件編號:KCCC3023/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