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圍城暴動案下月15日裁決 控方坦言沒直接證據完全倚靠環境證供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4 16:55

首宗涉及前年11月理大圍城的暴動案,案件今日在區域法院結案陳詞。控方指本案沒有直接證據證明任職產品設計師的被告有暴力行為,全倚靠環境證供及上訴庭在赴湯杜火一案中確立的共同犯罪原則,從而作出被告參與暴動的推論。辯方則謂控方完全沒有證據指被告何時及如何參與暴動,被告管有索帶及波子均未開封,而手袖沾有的易燃成份連指甲油都有如此成份,反問:「優秀嘅香港青年,點會做呢啲咁嘅嘢?」案件6月15日裁決。

控方陳詞指,案中沒有直接證據證明被告有暴力行為,而是完全倚靠環境證供,作出被告參與暴動的推論,包括他於現場逃匿、衣著打扮、有示威者常用的裝備,以及被捕的地方在暴動關鍵位置。

而在湯偉雄案中,上訴庭已確立共同犯罪原則,法庭可以作出被告參與暴動的推論。控方又指,被告有作供,但其供詞解釋並不可信,明知理大一帶有衝突,理應遠離這個地方,帶同裝備到場並不合理。

控方:即使沒有實際使用暴力亦應裁定非法集結罪成

而控方第三警員證人的供詞雖然受到辯方挑戰,警員亦承認沾上易燃液體的手袖是由他脫去並放入背包,但即使有手袖被污染這個疑點,亦不影響其他環境證供足以推論被告參與暴動。

至於被告管有索帶及波子,控方指當日有在場人士用索帶綁起欄柵作路障,又有人用波子阻礙警方前進,認為被告管有這些物品有意圖作非法用途。他雖辯解稱索帶用作綁窗花,但盤問下稱案發至今兩年家中窗花仍未有綁上,被告並不可信。

控方又指,即使法庭認為被告沒有實際使用暴力,亦應裁定被告非法集結罪成。

辯方大律師姚本成則指,辯方不爭議他當時的衣著、所持物品及被捕位置,但控方並未能證明被告曾參與暴動或非法集結。

到場2分鐘內被捕 辯方:啱啱到達已經俾人捉咗

辯方指控方根本不知道被告何時在現場出現,現時所有的證據均指被告在出現後2分鐘內已經被捕,「2分鐘係咪可以參與到40幾米外嘅集結呢?」可能只是「啱啱到達已經俾人捉咗」,辯方並指被告是優秀的香港青年,「點會做呢啲咁嘅嘢?」

被告自辯時指自己案發前遭示威者撞跌並遺失電話,尋找電話期間被捕。辯方批評控方完全沒有處理被告遺失電話這個議題,「你係咪相信現今一個年青人,出街會唔帶手機?個missing phone係最大嘅佐證,佢講嘅係真話。」

辯方又指,控方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被告有何動作,當時配備一些防具亦十分正常。辯方又問法官:「唔知你受過催淚彈未?我就受過嘞。我唔係參與暴動呀,我經過咋,我都頂唔順陣味。」至於沾有甲苯的手袖,辯方稱指甲油也有此成份。

辯方指難證26粒波子可阻警推進 「唔係260粒、2600粒喎」

至於未開包裝的索帶及波子,辯方認為並不重要,「26粒波子點樣可以阻止警方前進呢?唔係260粒、2600粒喎。26粒好似掟落大海咁,冇effect」,審訊中亦沒有證據顯示現場所謂阻礙警員的波子是怎樣。

法官姚勳智聽取雙方陳詞後,押後至6月15日裁決,被告獲准以原有條件保釋至裁決當日。

被告雷爍鏗(29歲)早前出庭自辯透露,本身是理大產品工程及市場學學士學位甲級榮譽畢業生,前年11月18日,他放工看新聞得知有中學校長和議員會到理大調解,心想連日衝突膠着狀態或有化解之機。被告自言身為理大舊生,故欲親身到場見證。

當被告走到佛光街往馬頭圍道交界之際,曾遭多名示威者誤以為是便衣警。被告在差館里拿出手機查找去路,其間突然聽到槍聲,繼而遭一群示威者撞跌手機。他蹲下搜尋手機後被捕。他聲言沒有參與示威、暴動或非法集結,袋內的波子是給家中貓兒玩,索帶則用作整修窗花。

【案件編號:DCCC434/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