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集會有罪 越罰越重 自簽$500變囚一年半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7 00:01

黃之鋒、袁嘉蔚等4人涉及的6.4未經批准集結案,區域法院月初判刑,雖然集會和平,4人亦認罪,但仍被重判監禁4至10個月

《蘋果》整理及比較過去20年多宗「未經批准集結」案件,發現這條法庭以往大多判處罰款的控罪,自2019年開始的判刑明顯加重,高達75%都判即時監禁。有民間法律評論團體批評近年判決未有考慮和平集會等減刑元素,判刑亦嚴重偏離案例;有人權組織則表示,從政府至法庭均可見其態度對集會自由「唔友善」,造成寒蟬效應。

記者 丘庭亮 趙雅婷

2002年港府首引《公安條例》檢控「未經批准集結」

1997年,臨立會恢復殖民地時期的法例,透過《公安條例》設立「不反對通知書」制度,未有通知警方、或警方反對的集會,即可被視為「未經批准集結」,即使不如「非法集結」或更嚴重的「暴動」般有暴力或破壞社會安寧元素,同樣違法,《條例》亦因此被視為制約集會自由的「惡法」。

港府首次引用《條例》檢控「未經批准集結」是在2002年,當年「長毛」梁國雄及兩名前學聯成員聲援因「大聲公襲警」判囚的梁俊威,近百人於遮打花園遊行至警察總部,3人分別被控舉行及協助舉行未經批准集會。

案件由時任總裁判官李瀚良負責,他指案件屬「政治事件」,質疑是否應由法庭解決;他最終雖裁定罪成,但指3人只是希望表達意見,無暴力意圖,遊行最終亦和平進行,判3人自簽500元及守行為3個月,形容「這已是我想到最寬鬆的刑罰」。

同年劉山青及陶君行因聲援「長毛」,被控在警察總部外舉行及協助舉行未經批准集結,則被判處罰款500元。

2002至2013年的案件從未判即時監禁

至2011年3月,社民連前主席陶君行、成員黃浩銘等4人因反預算案遊行佔據中環馬路,被控參與及協助組織未經批准集結。時任裁判官梁榮宗認同當時是和平集會,並讚2人認罪是負責任的表現,判處2人罰款2,000及1,000元;另兩名人士則獲控方撤銷控罪,只須自簽守行為。

同年有另外3宗案件涉及「未經批准集結」,均僅判罰款或自簽擔保守行為,包括6.4晚會後遊行案,朱凱廸等「社運八子」被起訴。裁判官杜浩成指被告遊行未經申請並衝擊警方防線,但其中4人即使同時被控非法集結與未經批准集結,亦都只是判處罰款。

總結由2002至2013年審結的「未經批准集結」案件,18名被告全部都判罰款或以下的刑罰,從未出現即時監禁的判刑。(完整互動圖表按此)

反修例示威爆發後判刑拾級而上

直至2019年反修例示威爆發,法庭就同一控罪的判刑就拾級而上。在6.21圍警總案,黃之鋒、林朗彥及周庭被控煽惑、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3人雖然認罪,但於西九龍裁判法院被判即時監禁7至13.5個月,是這控罪首次判即時監禁。

及後的8.18集會案和8.31遊行案,似乎都按「新標準」判刑,李柱銘、黎智英等9人被判囚6個月至1年,2002年獲「最寬鬆刑罰」的梁國雄更被重判18個月,是至今最重判刑。本月的6.4晚會案,黃之鋒、岑敖暉等共4人被控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即使集會和平,但法官陳廣池卻因「示威者一度情緒高漲」形容集會「有造成暴力的風險」,又強調判刑須具阻嚇性,最終四人認罪後都被判囚4至10個月。

反修例運動爆發後有20人次(部份被告重複)涉未經批准集結罪成,當中15人即時監禁,其餘的都判監禁緩刑,罰款式處罰已不復見。

律政司近年經常要求轉介至區院處理

除了法庭量刑出現改變,律政司對案件處理亦有不同,以往「未經批准集結」案件都在最高刑罰一般為監禁2年和罰款10萬元的裁判法院審理,但律政司近年就經常要求將案件轉介最高可判監7年的區域法院處理,令判刑可以上達「未經批准集結」的最高刑罰5年監禁。

至今起碼已有7宗案轉介區院,其中在六四集會案,更被法官質疑做法浪費公帑。

法夢:周庭圍警總案 首偏離未經批准集結判刑模式

民間法律評論團體「法夢」成員黃啟暘表示,從普通法清晰的原則來說,判刑不應顯著偏離一般案例判刑的嚴重程度。「第一個有嚴重偏離(判刑)其實就係周庭案,圍警總案係第一單未經批准集結案判頗長期嘅監禁。呢度已經係第一次偏離未經批准集結判刑嘅模式。」

他亦稱近數宗未經批准集結案件,法庭都沒有把犯罪動機與和平示威元素當作減刑理由,違反2017年黃之鋒案終審法院法官所確立的原則,做法不理想。

質疑將案件轉介區院 圖提升刑罰

黃又指,律政司將同類案件放上區院影響很大,是希望加重刑罰的做法。「裁判法院喺《公安條例》底下嘅判刑係小過區域法院㗎嘛,選擇權完全喺律政司身上,實際上好明顯想有step up(提升)個刑罰嘅意圖喺度。」他續指,就未經批准集結判刑的嚴重程度,因為以往一直由裁判法院處理,會比區域法院更熟悉及有經驗。

黃亦留意到,近期部份「未經批准集結」案件多由國安法指定法官處理。他指理論上有排期官將案件分流案件至不同法官,因此無法證實是否特地安排,惟客觀效果會令人質疑及不安,「連非《國安法》罪行都搵國安指定法官,觀感上會令人覺得唔係一個公正嘅裁判」。

民權觀察:和平集會被重罰引寒蟬效應

民權觀察創辦人王浩賢表示,從人權的大原則看,任何人參與或組織和平示威,都不應面對刑事追究或處罰,即使判刑亦不應判處監禁式刑罰。惟近年法庭不再採取包容態度處理未經批准集結罪行,「好多案件即使是和平集會,都面對着相當重嘅刑罰」,做法令人擔憂和痛心,並會造成寒蟬效應。

他又批評,律政司近年經常將和平集會案件放上區域法院的做法,「反映整個政府想用一個更嚴苛嘅門檻去做檢控,好明顯唔係對集會自由有一個友善嘅態度啦」。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