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騷亂暴動罪成重囚7年 盧建民就定罪上訴獲終院受理10月5日開庭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7 11:44

2016年旺角騷亂,男子盧建民被指向警員掟雜物,暴動罪成,重囚7年,判刑是當年騷亂事件以至前年反修例示威暴動案件中最高。盧建民和同案的梁天琦早前上訴,去年遭上訴庭駁回。盧建民堅持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尋求減刑甚至推翻定罪。終審法院署理首席法官李義、常任法官霍兆剛及非常任法官司徒敬今早聽取陳詞後,決定受理盧建民針對定罪的上訴申請,上訴聆訊排期至10月5日開審。惟終院拒絕受理刑期上訴申請。

預計明年2月出獄的盧建民,今早在六名懲教人員押解下進入犯人欄,久未露面的他精神不俗,與其代表大狀之一劉偉聰及旁聽市民揮手打招呼。散庭後,盧建民豎起拇指,向旁聽市民高呼「香港人加油」、「撐住」。

盧建民的律師團隊由兩名資深大律師李志喜和駱應淦領軍,分別處理定罪和判刑上訴,原審代表盧的大律師劉偉聰亦繼續參與。律政司則由即將獲委任為資深大狀的副刑事檢控專員林穎茜及高級檢控官張卓勤代表。

資深大狀李志喜陳詞指,上訴涉及四大理據,要求終審法院釐清非法集結及暴動罪中有關「共同目的(common purpose)」的法律觀點、「共同犯罪(joint enterprise)」原則是否適用於暴動罪,以及質疑三人或以上集結在一起作出危害公安的行為便構成暴動,門檻低且實屬隨意,違反《基本法》。

此外,針對盧的暴動罪,控罪指他與另外三名被告一同犯案,未有提及其他不知名人士;但陪審團無法就同案三名被告的定罪達成共識,卻在此基礎下裁定盧一人罪成,對盧構成重大不公,亦不符合「集結」在一起的控罪元素。李志喜補充指,該三人重審後更獲判無罪。

李志喜認為,原審法官彭寶琴就被告是否有協議、如何協議犯案、是否構成共同目的等指引犯錯,含糊不清。法官李義質疑,這關乎個別案件的案情而定。至於「共同犯罪」原則是否適用於暴動罪,法官李義透露「赴湯杜火」案的涉案人已就同一議題申請上訴至終審法院許可證明書,視乎情況或會一併處理。

官指終院一向不會處理刑期是否過重或過輕

資深大狀駱應淦則指,7年刑期實屬過重及不合比例,刑期與其他同類型暴動案不一致且有落差。法官李義反駁指,終院主要處理涉及重大法律觀點的爭拗,一向不會處理刑期是否過重或過輕;只有在非常罕有的情況下,才會觸及刑期議題。

駱回應指,其他同類暴動案的量刑起點只是5年,遠較本案輕,上訴一方有責任向法庭指出這落差的原因。況且下級法庭將會處理為數不少的暴動罪審訊,認為終院可藉本案向下級法院給予指示,就暴動罪判刑制定指引。

副刑事檢控專員林穎茜同意首項涉及「共同目的(common purpose)」的爭拗具有重大而廣泛重要性的法律論點,不反對有可爭拗之處;但對於「共同犯罪」原則是否適用於暴動罪、以及暴動罪是否違憲,她認為上訴庭已清晰釐清有關論點,無可爭論。

至於盧被裁定罪成、但同案被告卻罪脫這一點,她強調當日集結人數超過500人,證據清晰,不認為同案被告罪脫對盧構成不公。

法官李義問,在控罪中列明犯案者的身份是否律政司一貫做法,林回應指若控方知悉犯案者的身份,便會在控罪中指名道姓,但有時亦會寫「與其他不知名人士」犯案。

三位法官聽罷雙方陳詞,休庭5分鐘後作出裁決,決定受理盧針對定罪的上訴申請,但駁回刑期上訴申請。

涉案可爭拗理據如下:

一. 暴動罪的元素包括發生非法集結,而非法集結定義是指3人或以上集結在一起,作出擾亂秩序、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終院批准上訴的首項議題,是暴動罪是否須證明涉案者除了有意圖作出擾亂秩序等訂明行為之外,另外為了一個「共同目的」而集結;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是否須是特別為了達到「共同目的」而做;控方須否證明參與者就著「共同目的」有溝通和共同理解;須否證明參與者有共同的意圖,互相幫助抗衡任何反對「共同目的」的人

二. 「共同犯罪」原則是否適用於暴動罪;而若涉案人沒作出擾亂秩序等行為,可否單憑在場形成鼓勵而定罪

三. 暴動罪同案被告被裁定罪名不成立的基礎下,裁定盧一人罪成是否對他構成重大不公

【案件編號:FAMC12/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