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門前穿便衣戴口罩沒委任證 辯方:「點知你係警察? 就憑你一句警察呀?」 警員竟稱是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7 23:38

逾百名民主派區選候選人前年11月2日在維園舉辦選舉聚會,警方當日突擊搜查灣仔一個Airbnb單位,撿獲138支汽油彈與懷疑汽油彈半製成品以及易燃液體等,拘控四男一女,為反修例運動已知案件中撿取最多汽油彈及半製成品的案件。其中三男否認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罪,案件於區域法院續審。

獲法庭頒令匿名的刑事情報科警員SO1當日與4名同僚收到指示,到涉案單位爆門入屋。他供稱,當時下午約3時到單位所在大廈,先到4樓後樓梯「做準備」,其後到單位門外,聲稱當時「聞到好大陣汽油味」,SO1當時向單位大叫:「警察,開門!」惟單位內沒有回應,警方隨即用工具爆開單位門鎖,成功入屋後發現單位內沒人。

其後他從通訊機得悉,有5名不知名男女從4樓露台跳入3樓平台,故他離開單位掃蕩。他於5時12分在2樓電梯大堂旁防煙門外活動木板後方發現一男一女,即本案第一被告鄭錦輝及第二被告楊泳茹。SO1向首被告表明身份,並問他為何在該處出現,惟首被告沒有回應。

控方多張照片未能展示防煙門位置 官質疑警方內部溝通出錯

SO1同意發現兩人的2樓同層有一間雞煲餐廳。控方將案發當日拍攝現場情況相簿給予SO1,要求他認出發現兩人的防煙門及木板,但SO1揭過多張相片後,僅稱其中一張相片中「睇到個位置, 但睇唔到道門」。此言一出,引起法官葉佐文不滿謂:「主控官呀,其實你有冇一張相影到道防煙門呀?」葉官並連番批評稱:「防煙門影得唔好,木板完全冇咗影添啦,我咁樣理解啱唔啱呀? 」

葉官指,相片反映案情,並質疑拍攝警員與行動警員是否溝通出錯,抑或是得到不同的資料,「收晒隊,自己鍾意影咩就影咩? 」主控回應謂,現時影相取證是由不同部門處理,「睇嚟溝通可以做得更好」。葉官稱:「我唔係問責。影相嗰個人係咪證人呀?Call唔call佢你自己決定嘞。」控方確認拍攝者為水警警員4734。

在代表首被告的大狀盤問下,SO1承認當日他便裝執勤。辯方問到是否有警員戴口罩時,SO1先稱「我冇留意」;辯方再問當時他與3名同袍一同爆門,4人在任何時間是否有戴上口罩,SO1回應「進入大樓時冇」。

葉官聞言反問:「你講嘢咁得意嘅?」澄清之下,SO1才承認進入涉案大樓時,4人均沒有佩戴口罩,但在後樓梯準備時,4人各自戴上口罩,爆門一刻仍有戴上口罩。

辯方再問SO1當日所佩戴的口罩是甚麼顏色,以及當日是否有警員戴黑色口罩,SO1均稱「唔記得」。葉官不禁問:「你個口罩自己㗎嘛? 咩顏色唔記得㗎?你平時戴開咩顏色口罩呀?邊個叫你戴口罩呀?」

警指戴口罩因怕「破門有機會揚起好多塵粉」

SO1在法官提問下才稱,不肯定當日是佩戴藍色、綠色抑或是白色口罩,並解釋佩戴原因是「破門有機會揚起好多塵粉」。葉官追問破門「用咩工具」, SO1遲疑後稱:「法官閣下,呢個可能涉及行動技術層面,可唔可以唔披露?」

SO1承認,他向第一被告表露身份時,沒有脫下口罩,也沒有表明姓名、職級、所屬隊伍,但稱自己「有講警察」。葉官再追問他有否出示委任證、委任證又是否有掛在顯眼地方,SO1稱沒有,解釋:「因為我覺得拎出嚟係需要時間, 我嘅首要任務係需要掃蕩。佩戴會影響我嘅掃蕩行動。」

辯方指,四警爆門前稱「警方開門」,「如果門入面有人望出嚟,係會見到四個便衣、戴口罩,冇委任證嘅男人係門出面,係唔係咁樣?」SO1稱:「我唔同意。」葉官聞言問:「你唔同意啲咩?即係如果對門有塊鏡,你會見到啲咩呀?」SO1指「係會見到警察戴口罩。」辯方反駁謂:「點知你係警察呀? 就係憑你一句『警察』呀?」SO1稱是。

辯方再問,當日爆門是由誰發號施令。SO1稱他是第一個做這個行動的人。辯方追問:「嗰個你話唔可以透露嘅工具,係咪你拎住呀?」葉官附和:「呢條問題要答喇!」SO1承認工具是由他一個人操作,已可爆門。

本案共有五名被告,面對一項串謀縱火罪及交替的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罪。其中兩人早前認罪,判囚3年2個月。控方昨表明不會繼續檢控串謀縱火罪,餘下被告鄭錦輝、丘建威及黃建棋(年齡介乎20至25歲)否認交替控罪。聆訊明續。

【案件編號:DCCC97/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