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凌杰死因研訊︱警方與消防代表庭上互指對方才是現場總指揮 官質疑溝通理解出問題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8 15:16

前年6月15日反修例運動期間,35歲男子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高處棚架掛上標語,其間墮樓身亡,死因研訊繼續。警方證人早前供稱,當日消防負責現場總指揮。時任談判小隊隊長的署理警司今指,警方談判員及消防人員各司其職,他未能實際知道消防何時作出搶救,更謂:「無暇再為他人設想,恕我直言。」惟當日負責調度工作的助理消防區長則稱,以他理解,當日行動總指揮實由警方負責。死因裁判官聞言不禁稱:「似乎你哋啲溝通理解都……我哋聽到啲證供唔係咁。」

署理警司賈錦琳供稱,事發時為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總督察,兼任談判小隊隊長。他於當晚7時35分到場,已見有談判員展開游說工作。賈得知當日行動總指揮為消防處,而他則主要負責向助理消防區長黎健文及警方時任總督察聶凱更新談判工作的進展。經三人溝通後,賈確認當時會繼續由談判員進行游說,而後備方案則是由消防協助梁凌杰返回安全位置。

警談判隊長指與消防各司其職 自言「無暇再為他人設想」

談判進行期間,賈在工地外進行溝通工作,曾獲悉梁有意站回安全位置。惟到9時許,賈得知梁凌杰突然爬出棚外,他遂進入工地範圍,接替談判組策略員一角,並在消防人員協助穿上安全裝置後,跟隨在談判員林景昇後方。二人踏上工作平台,繼續向梁進行游說。其間賈留意到左方有一名消防員想上前搶救,惟梁「強烈掙扎」,及後不幸墮樓。

賈形容梁爬出棚外時「變化太大、太突然」,談判員及消防人員只好各司其職。賈得知消防人員會有準備拯救的工作,惟未能實際知道消防何時作出搶救。賈更謂:「無暇再為他人設想,恕我直言。」賈另表示,在整個談判過程中直至梁爬出棚外,他從未得知有其他人想接觸梁。

助理消防區長黎健文接續作供指,當日他負責消防員的調度工作,並得知因梁手持鎅刀,故消防會在確保安全後才上前配合救援,將梁帶回安全位置。惟黎亦指出,若發現企跳事主體力透支或有意外下墮風險,都會由前線消防員按現場情況決定是否作出即時搶救。

較細氣墊或可放入較窄地方 惟承受墮下高度相應降低

另外,黎指處理企跳事件時,均是以游說方式做主導,亦會配合高空拯救工具,由消防員作出搶救。氣墊往往只是最後的防線。

黎同意消防只得一款尺寸的氣墊,而在他認知中,市面上亦有較小型的氣墊。黎不否認較細氣墊或可放入較窄地方,幫助墮下人士,惟情況仍不適用於當日位置。黎又強調,不能單憑氣墊面積判定其功用,亦要視乎事主企跳的高度,以及是否能「跳中」氣墊。

黎估計當日事主的下墮高度為13至14米,而消防氣墊可承受30米的高度;至於一張闊約3至4.6米大小的細氣墊,只能承受10多米以下的高度。黎另指當時梁已站在建築物最高點,故未能使用俗稱「飛將軍」的方式,由高處垂直吊下消防員作出營救。黎庭上表示:「我認為當時可以做嘅,喺客觀限制下已做得最好。」

官:若消防主導可決定聽從警方談判員撤出建議與否? 消防同意

另外,黎指出企跳事件一般由消防負責總指揮,但如出現武器武脅,則會由警方作總指揮處理。死因裁判官追問黎,以他的理解,當日行動是否警方做總指揮?黎回應指:「呢宗案件係。」裁判官聞言不禁稱:「似乎你哋啲溝通理解都……我哋聽到啲證供唔係咁。」

黎再稱,當日未有收到梁已放下鎅刀的消息,一直只理解為梁願意返回安全位置。惟黎亦強調,如梁危站位置不變,並以游說工作主導,搶救行動不會因梁有否手持鎅刀而有所變化。

黎又謂當時根據警方談判員的指示,命令消防員在工地外戒備,以免刺激到梁。裁判官問到,假設當日由消防做主導,即使談判員建議消防員撤出工地,消防是否仍有最終決定權?黎同意,惟重申消防與警方談判員是互相配合,又指因游說工作是主導,故消防會聽從談判員的建議,黎亦相信該建議可協助游說。聆訊繼續。

【案件編號:CCDI481/19】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