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包容,香港就失去靈魂(何清漣)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8 02:00

香港美國商會5月中旬公佈的一項調查稱,該商會有42%的成員考慮在未來三至五年內離開香港,理由多是對北京去年6月底開始在香港強推國家安全法的疑慮。

在各種外邦人士當中,商界人士算是堅持到最後的。畢竟,香港曾是人居天堂,華洋兼收、五方雜處。有人說,香港之所以吸引萬方人士,乃因其奪下很多「世界第一」。除了眾所周知的壽命預期、生活成本、平均教育支出、保險業等居世界第一之外,還有世界最繁忙的跨境鐵路、位居世界第一的單一機場貨運站等。全球金融中心指數按照營商環境、人力資本、基礎設施、金融業發展水準、聲譽和綜合評估等五類競爭力評定,在全球百餘個金融中心當中,香港的排名一直在前五位。

如此優良的營商條件無法再留住外商,只能說港版國安法對香港帶來的傷害,已經超過香港所有的優越性。港版國安法等於向全世界宣告,香港再也不是一個包容性極強的自由港。包容性作為這個國際自由港的最大特點,在最近20餘年內雖然一點一點地逐漸消失,但港版國安法的出台,讓所有人失去了幻想的空間。

對媒體來說,香港的包容性就是新聞自由,但新聞自由從2010年代開始被逐步侵蝕。按照無國界記者每年公佈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排名,在180個國家與地區當中,香港2002年排名18位,2015年排第70位,滑落至部份失去自由區間。該機構在2021年的報告中提到,自從2020年6月香港開始實施國安法後,中國可以直接干預香港,對當地新聞業構成嚴重威脅,現已跌落至第80位。

無國界記者特別在報告中提到香港政府依國安法,逮捕並起訴了《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並稱香港的公廣機構香港電台正受到政府全面恐嚇。

北京沒考慮香港吸引力為何

在學術人眼中,香港曾有過非常寶貴的學術自由。香港中大曾有一個「大學服務中心」(USC,University Service Centre),這個中心的存在與消失,見證的就是香港的包容性從強到弱再歸於無的過程。該中心於1963年成立,在冷戰時期是西方中國研究者的大本營。1988年中心併入中大,更名為「中國研究服務中心」,擁有當代中國國情研究最齊全的圖書館,被稱為「中國研究的麥加」。2020年,中心終於被校方關閉,拆解分散到大學其他部門。1997年,我曾在這個中心做過短期訪問,該中心的館藏資料,對1949年以後的中國研究者有如寶藏。

香港曾被國際投資者視為不需要承擔政治風險就可進入中國大陸的通道,低稅率及完整的金融服務設施、獨立的司法及自由的媒體環境,都讓香港格外具有吸引力。北京一直希望香港繼續保持金融中心的地位,港府也希望維持經濟繁榮,但基本從不考慮香港的吸引力究竟在何處。習慣於控制一切的北京,侵奪了香港的新聞自由、學術自由,也剝奪了港人的集會自由,最後以消除顛覆、分裂國家和煽動叛亂之名義,通過港版國安法徹底破壞了對一國兩制執行到2047年的國際承諾。所有這些,當然影響到國際商界對香港營商環境的觀感,於是有了本文開頭所述調查。

現在的中國青年不可能了解當年逃港潮時,中國人為何視香港為天堂;他們甚至不了解,19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初期,是港台資本為中國改革開放助推。在口水仗中,他們甚至忘記以下事實:每逢大陸發生天災人禍,香港人總是慷慨解囊相助。歷史對中國人最大的嘲弄是如下事實:西方世界開門接納中國,不僅未能使中國民主化,反而幫助中共崛起,並失去了一個曾接納無數中國難民、包容力極強的香港。

何清漣

旅美學者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