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專題:家務揭性別定型 慈善事業分歧大 
蓋茨婚變從洗碟開始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8 02:00

手機用戶請按此放大圖表

美國微軟創辦人蓋茨與梅琳達宣佈離婚兩星期以來,婚變之謎仍是熱話。正如《時代》雜誌形容,這對前世界首富夫婦給人的印象,如像萬事達汽車:平實但可靠堅固。但財富、有行善的共同志業,又是27年的老夫老妻,兩人最終仍不能終老。是小三作梗?是灰髮離婚大勢所趨?還是疫情惹的禍?或許,一切從洗碟開始。

《蘋果》國際組

梅琳達自認是半途出家的女性主義者,洗碟是她覺醒的催化劑之一,也是實踐兩性平等的切入點。在前年出版《提升的時刻》(The Moment of Lift)一書和一輪宣傳訪談中,她重點提到有一晚她驚覺家人都沒事幹了,她仍在廚房洗碟,之後有一晚她叉腰發火說:「我未離開廚房,誰也不准離開!」此後洗碟成為蓋茨一家共同分擔的事。她說自己做過研究,女性一生為家務所做「無償勞動」,平均比男性多七年,「夠我考幾個研究生學位和哲學博士了」。

蓋茨夫婦這麼有錢,不是請工人就可解決問題嗎?但就算是聘用「外援」,管理他們的職責也落在妻子身上,加上維繫家庭需要大量關心和對話的「情感勞動」,實際也省不了太多時間,況且蓋茨夫婦這種中產出身向上爬的巨富,常強調想子女有「正常」的成長環境,洗碟和接送上下課這類家務都親力親為。

富裕家庭妻多犧牲事業

亞沃爾斯基(Jill Yavorsky)等美國社會學家曾有研究發現,美國收入最高1%男性,七成的配偶都是留家的主婦,縱然兩人教育程度都高,都會回到傳統男主外女主內的性別分工。由於女性事業上面對「玻璃天花板」,賺錢往往不及男方多,而富人家庭不必要雙職支持,女性就犧牲本身事業安家,讓男方拚事業更上一層樓,兩者又形成雞和雞蛋的問題。

梅琳達也說過,她懷大女珍妮弗時辭去微軟產品經理的工作,是有相同考慮。她指蓋茨對於同樣熱愛工作的她辭工感震驚,她這樣對蓋茨說:「我們很幸運,不需要我的收入,所以問題變成我們想怎樣養家。你是不會放慢工作了,而我也看不出我可以有時間把工作和家庭同時做得好。」

在梅琳達堅持下,蓋茨從每天工作16小時的工作狂,開始分擔家務。他在2014年一個訪問披露享受每晚洗碟。而他2000年從微軟行政總裁一職退下來後,翌年請纓每周兩次駕車送珍妮弗上學,視40分鐘車程為跟女兒傾談的機會。

分擔家事無助挽救婚姻

跟蓋茨有同樣興趣的超級富豪,有他的西雅圖老鄉、亞馬遜創辦人貝索斯。貝索斯曾說:「我晚晚洗碟,我甚為相信這是我最性感的作為。」美國有研究指洗碟這類不用花腦筋的家務,其實有像靜觀冥想的作用,讓人清空頭腦,減壓之餘可刺激創意。

不過貝索斯和蓋茨如何享受洗碟,始終先後成為「世紀離婚」的主角。蓋茨離婚也引起越南網民的辯論,不少男網民笑稱「就算有錢得像蓋茨,都不能透過洗碟拯救婚姻」,他們也不洗碟了;有老師卻抗議指「這種荒謬的假設,令性別定型更難打破」。當地社會學家指這課題在越南引起注意,皆因當地男人都不做家務。

的確,家務問題只是表徵,蓋茨夫婦的裂痕,涉及更深層次的平等問題和追求。退出職場的梅琳達,把慈善當成自己的第二事業,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成立初期,事務主要都由梅琳達幕後打點,但當蓋茨逐步從微軟引退投身基金會工作,她開始想走出丈夫的影子「尋找自己的聲音」。為了爭取共同撰寫基金會回顧和設定來年方向的年度通訊,她與蓋茨多次爭吵,自言那時「我想我們會殺死對方」,「此事或者令這段婚姻就此終結」。

梅琳達想尋找的聲音,是為婦女發聲。多年來在印度和非洲多國的慈善工作,令她深信扭轉性別失衡是除貧的關鍵。兩人名下的基金會,雖繼續聚焦衞生和教育等工作,但梅琳達成立了Pivotal Ventures,致力消除女性職業發展障礙;蓋茨也成立Gates Ventures,推動潔淨能源和醫療技術創新。雖然蓋茨與「淫棍富豪」愛潑斯坦的來往,據報是梅琳達尋求離婚的導火線,但兩人早在慈善事業有不同的世界。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