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盡鹹甜左中右 
裸命畫家 龍虎豹抗紅線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9 02:00
■黃澤雄認為,創作者不應自設紅線,因表達自由不能剝奪。

【創作自由】新常態下的香港,不止人人口罩掩口,還有無數紅線勒住喉嚨,連藝文界亦不例外。過去不沾渾水的本土藝術家黃澤雄偏偏臨老入花叢,在新一批油畫作品中,將自己化身為777、689,登上鹹書封面。他又把名畫變成香港各份報紙頭版,令清一色的傳媒更清一色。他以作品示範,如何在新香港繼續畫下去:「可能嗰條紅線根本唔存在,你幫自己畫咗好多條紅線先,咁你仲點樣去創作呢?」

記者︰關冠麒

Art Central明日揭幕,黃澤雄參展的一系列新作品始創於2019年初,風雨還未飄搖之時。最初黃澤雄只想以自嘲角度,醜化自己,扮演不同名人,現身鹹書,但社會劇變對他的創作起了重要影響。

「唔需要閃閃縮縮,《龍虎豹》咪《龍虎豹》囉,冇咩問題呀。」

他繪畫一幅幅鹹書自畫像時,想到一個兒時回憶。「我記得細細個嗰陣,見到啲叔叔買《龍虎豹》,好鬼祟。去到報紙檔買本《龍虎豹》,然後買張報紙夾住就攞走。」黃澤雄鹹書的封面故事,由甘地、希特拉、草間彌生,慢慢演變成林鄭月娥、梁振英等更貼近香港的人,全部由他赤裸上身。他反問,睇鹹書乃人之常情,何來禁忌?「好似喺呢個地方,呢啲嘢唔見得光,我希望可以好公開咁掛出嚟畀人欣賞,唔需要閃閃縮縮,《龍虎豹》咪《龍虎豹》囉,冇咩問題呀。」

用來包鹹書的報紙,亦成為黃澤雄創作題材。他用畫筆將香港左中右報章的頭版複製在油畫布上,但內容不再是新聞,而是古今中外的名畫:畢加索、亨利盧梭、馬諦斯、八大山人、石濤的畫作,統統變成頭條,香港從此「天天都是好日子」。「如果你攤開張報紙,好似睇緊張名畫咁,內容已經唔係咁重要,公信力去咗邊呢?」

由《龍虎豹》到報紙,作品極具諷刺意味。但其實黃澤雄過去的畫作,一直與政治大纜扯唔埋。回歸初期,他曾有十年時間埋頭繪畫一比一地鐵紙皮石油畫,將少人留意的香港特色,一格一格轉化成藝術,每幅最少畫半年。他笑說:「嗰陣平平安安、無驚無險,可以日日閂埋門畫格仔,唔去思考問題。」

「我最多唔展……但我可以畫㗎嘛。我哋畫畫佬好卑微,有幅爛鬼畫布,兩支顏料,我哋就畫得到。」

前年,面對社會動盪,原本政治冷感的黃澤雄也難以繼續附庸風雅,想將心中的千言萬語透過作品表達出來。但今天白色恐怖淹沒全港,難道他不怕畫作觸及紅線?「我覺得唔應該諗呢樣嘢先。如果你諗呢樣嘢,你唔好做創作囉,你做嚟做咩啫?」他以M+艾未未事件為例,所謂紅線只是一批人隨便噏,並非真的犯法,創作紅線並不存在。

黃澤雄認為,即使展覽方將來面對壓力,要將他的畫收起,他亦沒有恐懼,因藝術家的表達自由無人能剝奪:「我最多唔展……但我可以畫㗎嘛。我哋畫畫佬好卑微,有幅爛鬼畫布,兩支顏料,我哋就畫得到。」作品至今未被DQ,不過Art Central的預約已經全滿,有興趣的港人可在網上欣賞(https://www.artsy.net/fair/art-central-2021)。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