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旁觀者 2019始知血仍未冷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9 02:00
■黃澤雄以自畫像現身《龍虎豹》封面。

60年代出生的本土畫家黃澤雄原本在港讀設計,後來因成本考慮,放棄到西方國家進修,在80年代「逆潮流」往北京中央美術學院主修油畫。那時正值中國最自由的時期,「你鍾意講吓毛澤東又得,鄧小平又得,邊個都得,你搵邊個開玩笑都得」。1989年北京學運爆發,他亦到過人頭湧湧的天安門,但當時他的心態只算是旁觀者,六四前已乘港龍包機回港。

社會動盪 見證青年創意

到解放軍開槍,全國一片肅殺氣氛,但黃澤雄不少同學並沒有放棄政治題材的創作,包括今天的「中國當代藝術四大天王」之一方力鈞。不過黃澤雄始終沒有涉足這方面,「香港人一直都對政治都好鬼死冷感」。他的作品一直主要關於香港的日常,街道風景、地鐵站的角落。

直至2019年,他才發覺自己血仍未冷:「一百萬、二百萬人上街,唔好話,我連自己都嚇咗一跳啦。你唔覺得香港人會有咁嘅反應,無奈真係有咁嘅反應。老百姓覺得真係要行出嚟。到發生先知,自己係會有感覺。」

近年黃澤雄除了繼續創作,亦將自己的工廈單位以特惠價租給香港年輕藝術家、策展人,讓他們可以共冶一爐,一同創作。雖然面對社會動盪、疫潮以及高壓統治,但他見證這兩年反而是年輕人創作的黃金時期,「風平浪靜時,覺得都唔知講咩好。突然打個八號風球,哇,好似有嘢寫喎……佢哋會好直接通過作品表達出嚟。」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