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獨處竟被控違限聚令 控方指惹人聚集已犯法 霸氣哥反指警方無故包圍增加播毒風險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0 16:50

去年5月1日勞動節,網民號召到沙田新城市廣場「和你Sing」,到場採訪的網媒《社區前線媒體》兩名女記者、一名路過女子及人稱「霸氣哥」的曾建峯被指違反限聚令,遭票控參與受禁羣組聚集。案件今日開審,控方甫開庭便撤銷針對三名女被告的傳票,卻繼續檢控霸氣哥。警方確認霸氣哥被票控時,現場僅得他一人,他身旁沒有其他人,但指霸氣哥之前曾叫口號,指指點點,引致其他人聚集與附和,認為已屬犯罪。霸氣哥自辯時則指是警方包圍在先,增加傳播病毒風險。案件下周一裁決。

原本今日受審四名被告依次是人稱「霸氣哥」的曾建峯(46歲)、梁凱敏(27歲) 、連穎茵(21歲)及楊秋琪(55歲)。梁連兩人是網媒《社區前線媒體》記者。

曾建峯被指當日在新城市廣場一期3樓中庭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下參與受禁群組聚集,違反《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群組聚集)規例》。其餘三名女被告則被指同日在一期3樓328號Marc Jacobs店外犯案。

兩名網媒女記者及一名女途人獲撤控

控方甫開庭便向裁判官彭亮廷表示,控方對梁凱敏、連潁茵及楊秋琪三名女被告不提證供起訴,惟沒透露不提證供起訴的原因。彭官遂撤銷三名女被告的傳票。梁、連兩人今沒律師代表,代表楊的大狀則有訟費申請。

控方反對訟費申請,指當時現場有超過50人聚集,警方已勸喻現場眾人離開及發出警告,惟人群繼續留守,警方才會發出傳票,被告是自招嫌疑,反對楊的訟費申請,並謂法庭可傳召警員出庭作供。控方又指,警方早於4月30日致電楊的律師樓通知指律政司不提證供起訴,並在5月13日發信給律師樓。

楊的大狀確認收到信件,但指楊當時聽不到警方警告,僅是行街路過混亂現場,被捕後向警方表示僅路過上址,且現場閉路電視鏡頭沒拍到任何關於楊的影片。

彭官表示,以往未試過處理訟費申請時會傳召警員,又謂即使控方案情稱「警方票控6名不願離開的人士」,亦與辯方說法脗合,認為楊沒有自招嫌疑,批准訟費申請。

督察指現場多人高叫港獨口號及辱罵警員 「聲音好似去演唱會咁」

事發時為新界南機動部隊F連第3小隊副指揮官的督察王頌然供稱,當日穿上防暴裝,與同袍在新城市廣場附近高調巡邏,其後收到指示進入新城市廣場掃盪。

王續稱,他先到4樓處理示威者及記者,當時有很多人高叫港獨及辱罵警員的口號,「聲音好似去演唱會咁」,相信現場有超過100人。他看見有「霸氣哥」之稱的曾建峯當時身處3樓中庭,曾有節奏地揮動及緊握拳頭,大叫口號,身處中庭5樓或以上樓層的人士跟著叫口號。惟現場嘈吵,他聽不到曾建峯叫囂甚麼口號。

及後王與大隊長、女警17503林錦鶯及警署警長沿扶手電梯到3樓截停曾建峯,並警告指他違反限聚令。曾當時情緒激動,反問警方為何截停他,又強調自己沒違反限聚令。其他防暴警則用橙帶圍封現場,最終由女警向曾發出罰款通知書。

控方解釋檢控基礎時庭上傳出「癡線」二字 官提醒再說屬藐視法庭

王接受辯方盤問時同意,大隊長發出警告以及女警向曾發出罰款通知書時,他們周圍僅得曾一人,曾身旁沒有其他人,故亦沒其他人被票控。但王指當曾握拳叫喊口號時,中庭5樓或以上人士會跟著曾的節奏叫喊。辯方再向王指出,大隊長當時警告曾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曾有解釋他身邊沒有人。王答不同意,指曾當時沒解釋。

彭官指控方現時並非指控曾擾亂公眾秩序,問控方有關違反限聚令的檢控基礎是甚麼?控方指曾雖只得一人,但他曾經大叫,指指點點,行為引致其他人聚集,又拒絕離開,他人亦有附和,故已構成罪行。控方解釋控罪基礎時,旁聽席上不時傳出「癡線」兩字,彭官提醒旁聽人士不要再如此做,否則會構成藐視法庭。辯方則指,曾的身旁沒其他人,他亦沒叫口號,不構成違反限聚令。

票控「霸氣哥」的女警林錦鶯則指,當時現場有人高叫「五大訴求」的口號,她看到「霸氣哥」大叫口號,手舞足蹈,指罵警員,遂上前警告及票控他。

案件表證成立 霸氣哥反指警方包圍在先增加感染病毒風險

辯方向女警指出,「霸氣哥」沒叫口號;女警不同意,但承認聽不到口號內容。女警亦同意以她觀察所得,「霸氣哥」身邊沒其他人。當警員拉起封鎖線時,包圍圈內僅得「霸氣哥」一人,她亦沒票控其他人。

裁判官彭亮廷裁定案件表證成立,「霸氣哥」曾建峯自辯,稱當時從電視直播看見防暴警高調進入新城市廣場執行防疫法令,惟廣場內環境狹窄,又有大量消閒購物者,他擔心會引起執法不公;而消閒購物者包括一家大小及老弱婦孺,他亦擔心警方執法對消閒購物者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脅,於是獨自到新城市廣場質詢警方。

被告續稱,他抵達新城市廣場中庭,發現樓上有警員拍攝,遂質詢及與警員理論。被告今強調沒有指罵警員,其間亦沒有叫口號或唱歌,也沒人在他身旁。

官指應聚焦被告行為而非意圖 「否則成個商場嘅人都係聚集?」

控方指被告進入商場,反而加重人群聚集,被告不同意,更指自己沒有挑釁警方,卻突遭警方包圍,是警方加重聚集,亦增加他從警察處感染病毒的風險。他強調若非遭警方包圍,記者也不會上前拍照。

控方結案陳詞時指,應從較廣闊方向闡述聚集的定義。被告在現場經警告後拒絕離開,故毋須證明被告涉及組織行為,只需證明他有份參與,已屬觸犯法例。

彭官提及法例涉及4人的聚集,且亦需要考慮被告與他人的距離;假如不考慮距離因素,那麼路人甲與行街食飯者都會犯法。彭官認為,重點需要放在被告的行為上,而非被告的意圖,否則「成個商場(嘅人)都聚集?」

案件下周一裁決

控方則指,法庭需要考慮被告是否與在場其他人士有共同目的。控方認為被告「手指指」,又拒絕離開,實是故意進入新城市廣場與他人一起示威。

辯方則指被告當時僅獨自一人,包圍被告的大多是警員及記者。被告沒與現場他人有共同目的,亦沒跟他人交流。此外,事發當晚警方沒封鎖新城市廣場,當時是周五晚上,中庭出現人多情況實屬合理,望能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彭官將案件押後至下周一下午裁決,並續准被告保釋。

【案件編號:STFS5-9/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