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首案不設陪審團 高院拒受理覆核 官:律政司司長是唯一決定人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0 14:27

國安法首宗案件下月23日在高等法院開審,律政司司長早前引用港區國安法第46條,指示案件由三位法官取代陪審團審理。被告唐英傑質疑律政司未有解釋決定理據,申請司法覆核,上周在高院聆訊。法官李運騰今頒佈書面裁決,拒絕受理其覆核申請,直指在新模式之下,國安法案件是否採用陪審團,律政司司長是唯一決定人。

律政司司長今年2月引用國安法第46條,以「保障陪審員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及「若審訊在有陪審團的情況下進行,有可能會妨礙司法公義受為執行的實際風險」為由,發出證書指示案件不採用陪審團。

官指主權移交前高院案件被告人並不享有獲陪審團審訊的權利

覆核的核心議題,在於被告人是否享有獲陪審團審訊的權利,以及律政司司長引用國安法第46條一事是否只在特殊情況才可挑戰的檢控決定。

法官李運騰於判詞中指出,香港的普通法陪審制度經歷過修改,有不設陪審團的區域法院和裁判法院,案件亦可從高院法院移交到下級法院。李官分析,「權利」通常是可被放棄,但高院案件被告不可主動棄用陪審團;況且若然這是權利,則高院不應有權把案件移交至下級法院,剝奪被告權利。

法官認為,按照主權移交前的制度,高院案件被告人並不享有獲陪審團審訊的權利,因此唐英傑一方引用《基本法》「保留原有陪審制度」的條文,亦不成理據,而且所謂「保留」僅是指延續制度,不代表維持一切元素不變。

法官李運騰:國安法有豐富的人權內容

另一方面,李官指出,過往由於《刑事訴訟程序條例》規定,高院原訟庭審訊只能採用陪審團模式。惟國安法立法後,已變成有兩種模式,即使以往曾有「陪審權利」,如今在國安案件中已被廢除。新模式之下,律政司司長乃國安法案件是否採用陪審團的唯一決定人,第46條沒有明文規定司長事先要通知被告或聽取被告回應,反而著重司長有強制性權力。

法官續指,國安法第4條和第5條有豐富的人權內容;若有「陪審權利」,國安法應要求司長諮詢辯方。

此外,第46條列舉的不採用陪審團理由,包括保護國家機密、案件具有涉外因素以及保障陪審團,司長均不適宜亦沒理由在審訊前與被告討論;容許控辯雙方在正審前先進行「小審訊」爭辯這些事項,並不明智。法官認同律政司立場,第46條的決定應歸類為《基本法》規定「不受干涉」的檢控決定,只有在司長惡意或不誠實行事等特殊情況才構成違憲。

針對律政司沒有詳細解釋 官指司長已表明「顧及並考慮所有相關情況及資料」

法官又指,司長發出證書時不諮詢辯方,並不構成程序不當。證書引用了第46條列舉的理由,已然足夠,證書亦表明「經顧及並考慮所有相關的情況及資料」,唐英傑一方單憑律政司沒有詳細解釋,明顯無法通過特別高的覆核門檻。按司長提出的理由,用三位法官取代陪審團,並無內在不合理之處。

法官認為唐英傑一方的理據並非可合理爭辯,拒絕批出覆核許可。判詞最後指,敗訴方通常應向勝方支付訟費,但鑑於國安法尚屬新穎,案例稀少,而且本案議題有公眾利益,因此不會下令要求唐英傑向律政司支付訟費。

唐英傑被控去年7月1日駕駛電單車撞警察,並展示「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旗幟,成為首位國安法被告。案件於高院審理,原定須安排陪審團審理,惟今年2月律政司引用國安法第46條發出證書,指示案件不採用陪審團。證書列出兩個理由,包括保護陪審員和家人的人身安全,及由陪審團審理會令司法公正有受損風險,不過未有詳細解釋理據。

國安法指定法官李運騰並非首次處理唐英傑的法律爭議。他早前曾處理唐的保釋申請,及後被終審法院裁定錯誤詮釋國安法保釋條文。

被告唐英傑(23歲)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及恐怖活動兩罪。案件由三名國安法官杜麗冰、彭寶琴和陳嘉信審理。

【案件編號:HCAL473/21】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