驀然回首:《愛在瘟疫時》(區聞海)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1 02:00

這幾天在讀何福仁的詩集《愛在瘟疫時》,很好讀。 去年和前年我有一些詩緒,用這個專欄的空間鳴放了一下, 今年收拾心情 ,本來不多的詩意都束之高閣了,連讀詩的興致也一併雪藏,現在捧讀這本詩集的小詩,讀詩心情又回來了。特別喜歡的一首:

〈病毒醫生〉

有一天,他脫下口罩

發覺原來沒有鼻子

沒有嘴巴

沒有嘴巴

那是因為說了不該說的話

損害了免疫系統

但為什麼沒有鼻子呢

原來已沒有了呼吸

他也不能免疫

還好他留下了見證

那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

詩集中的詩有中英對照,譯者沈鄧可婷。我把中文原詩和英譯來回看,忽然體會到「可堪玩味」四個字的意思。隨手拈一例,這詩最後一節兩句,英譯:「Thank goodness there were his eyes / The clear, steadfast eyes where truth resides」真是如得其神,連音色節奏都在互相呼應。

這些詩是去年瘟疫以來,社交隔離處處底下寫的。我想起這是寫於2019年之後的香港,不免浮想,筆觸是否連結着我們這個有點一言難盡的城市時空?當然這是reading between the lines的行為,如若錯摸,與作者無涉。

《愛在瘟疫時》其中一些曾在網上發表。《別字》第25期刊登四首,「作者簡介」乾脆得很:「何福仁/寫作多年,近著詩集《孔林裡的駐校青蛙》,詩作大多未曾發表。」我這便又推想,這些詩得以與讀者見面,自有因緣。

區聞海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