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4歲男童指屬真陽性 潘烈文:病毒濃度較低難檢測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1 11:44
香港大學公共衞生學院教授潘烈文。資料圖片

日前被列源頭不明確診、就讀何文田漢師幼稚園的4歲男童(第11822號個案),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昨(20日)到檢測承辦商金域及深水埗南昌街醫務衞生署視察完後,表示2個實驗室均未見污染情況,相信該名男童屬真陽性。香港大學公共衞生學院教授潘烈文在電台節目指,4歲男童個案為特別例子,袁國勇的說法亦曾在較早前曾發生,因此暫未能就現時情況就真假陽性下定論。

港大基因排列測試與其他本質不同

男童樣本經港大微生物學系實驗室進行與金域和政府完全不同的核酸檢測後,最終結果仍是陽性。潘烈文表示港大的測試以基因排列進行,本質與其他測試不同,測試敏感度比單獨檢測某種病毒片段低,故未能在病毒濃度低的情況下,檢測出陽性結果。

他亦指出在是次情況,只能證明此刻基因片段中沒有COVID-19片段;而袁國勇曾指男童未有出現感染病徵,其體內抗體可能較低,潘表示感染病徵與體內抗體兩者存在關連,「通常越嚴重佢個抗體水平會高啲,一啲輕微病徵相對未有抗體產生。」

先後染不同病毒或致雙重干擾 影響病毒數量

對於袁國勇早前所提及的兩個可能性,分別是1月時已染疫,其後康復;又或是男童同時感染兩種病毒,出現雙重干擾。潘烈文認為兩個說法皆有其可能性,並指出曾有個案較早前感染後,隔一段時間再取樣本化驗後發現呈陽性,病毒濃度亦可能較低,因曾有先例,故不能排除此說法。

潘烈文又指,若曾先後感染兩種不同的呼吸道病毒,先產生的病毒將會刺激免疫反應,出現抗病毒反應,抑壓其他病毒的繁殖,而病毒數量可能因此而受影響,以致在不同測試中出現不確定因素。

而就曾感染的病人能否檢測出體內殘餘病毒的時效,潘烈文指大部份病人會在三、四個禮拜後開始無法在體內檢驗出病毒殘餘,但亦有一小撮病人會在數周或數月後,仍能檢測出陽性反應,亦會出現難以確定的復陽個案。這情況與年齡無關,視乎病毒存在於體內哪個部位,潘表示現時仍需科學研究才能了解準確原因。

對男童個案感奇怪 楊超發質疑處理手法

曾為男童看病的西醫楊超發在電台節目上表示,如4歲男童如袁國勇所指,在1月時可能已感染,他就對男童上月對病毒呈陰性,而接觸者未有受感染,但後來有樣本呈陽性感到奇怪。男童上月19日曾因扁桃腺發炎發燒而入院,當時病毒檢測結果呈陰性,到本月13日男童再次扁桃腺發炎,楊要求男童再做病毒檢測,但結果不確定,當局為審慎起見,就將男童送院。 此外,楊超發又指,在現行政策下確診患者的抗體要升至指定水平才可出院,質疑男童在沒有抗體之下,被定為確診個案,將會如何處理。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