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憶坐監熱到呼吸困難 
9萬人聯署促改善「煉獄」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3 02:00

【本報訊】炎夏未至5月天已「熱爆燈」,連日酷熱天氣打破歷來5月份最多熱夜紀錄,各區監倉變「煉獄」,令在囚人士日子更難捱。關注囚權組織「石牆花」前日發起「十萬火急行動」,募集10萬聯署要求懲教署從速改善獄中酷熱環境,截至今日凌晨,有逾9.3萬市民簽名支持。曾因佔中案入獄的前中大教授陳健民為囚友發聲,指自己坐監時曾因「蒸爐」般的監倉,「熱到連呼吸也有困難」,更因見囚友們如熱鍋上螞蟻,發火大罵懲教署違反人權。

「石牆花」聯署令人關注監獄炎熱問題,陳健民在fb專頁發文,指自己坐監時「真心地發了一次火」,就是在這樣的炎夏天。他指當時住頂樓監倉,經30多度太陽暴曬本來「就是一個蒸爐」,但一天收工回倉時,卻是「熱到連呼吸也有困難」,並發現原來當天下午有懲教高級官員巡視,前線職員將本已非常窄小的窗戶全部關閉,理由是囚友們用電芯將窗戶撐開做法違規。

監房較牆外熱兩三度

佔中發起人之一陳健民2019年4月被裁定串謀公眾妨擾罪及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成立,被判入獄16個月,扣除假期後翌年3月出獄,他指暴曬下監獄密封環境產生溫室效應,看見囚友們如熱鍋上螞蟻,「一時氣憤,對當值的職員破口大罵,說他們違反人權」。為應付酷熱監倉,陳指唯一降溫方法是到洗手間用水淋身,但從洗手間回到床上短短一段距離已全身冒汗。囚友睡覺時是赤裸上身,並「將孖煙通(囪)底褲盡量捲起,讓每個毛孔可以呼氣」。至於吹不到風扇的囚友更難入眠,只能「一面埋怨、一面在倉內踱步。他們最想舖(鋪)張蓆睡在地上,但規矩卻不容許」。

陳又引述從赤柱監獄轉過來的囚友指,在赤柱遇上最熱晚上時,「要用毛巾包着水龍頭,然後坐在洗手盆下,讓涓涓水流滴在頭上,就這樣坐着睡到天明」;此刻陳驚覺原來「一監還有一監熱」。陳又提到早前探訪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時,黎還讚香港監獄仍算人道,他便對黎說:「等到夏天你再說吧!」

石牆花前日傍晚6時發起聯署,盼今日前募集10萬人聯署,「令懲教署被(熱力)溶化,落實改善監房問題」。曾入獄的石牆花創辦人邵家臻解釋,酷熱難當是全港監房普遍現象,主要因大部份監獄位處郊區暴曬,加上保安理由採用少窗設計,窗口不大;監房多於早年落成設施陳舊,電力負荷及通風系統亦不足,故一般監房又熱又焗,炎夏時比牆外世界熱上兩、三度。

天文台昨午3時錄得赤柱最高溫度34℃,邵引述囚友常說赤柱有九個太陽,又形容酷熱天氣下,囚友活得「像在蒸爐裏的小籠包」。他批評香港監獄水平低於其他國家及地區,膳食較台灣及日本差;惟紀律管理方面香港監獄或較寬鬆,其中日本監獄不准囚友工作時說話,休息時甚至要面壁。

「唔覺智慧監獄有幾智能」

這邊廂石牆花發起聯署要求改善獄中酷熱環境;那邊廂林鄭月娥昨主持懲教署第一代「智慧監獄」大潭峽懲教所開幕典禮,邵直斥早前懲教署要求民主黨前主席胡志偉視像奔喪「唔覺有幾智能」,認為「最需要係人性監獄、陽光監獄,講人道、公道,而唔係咩從管理角度減省人手嘅智能監獄!」

懲教署回應稱,一直持續改善監獄內羈押環境,包括院所內空氣流通,除恆常更換風扇,亦加裝風力強勁牛角扇,並按部就班安裝通風效能較佳新式閘門及窗戶。署方稱今年初分階段安裝防自殺設計滾筒扇,預計今年第三季完成600個囚室,包括420間頂層囚室,並在明年第二季完成共1,500個囚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