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氣哥被控一人違反限聚令 官指控方說法荒謬兼荒誕誤解法律裁定罪脫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5 00:25

去年5月1日市民號召到沙田新城市廣場「和你Sing」,「霸氣哥」曾建峯稱當天從電視直播看到防暴警高調進入商場執法,遂到場質詢警員。雖然當時他只是獨自一人,卻被警方票控違反限聚令。裁判官彭亮廷今裁決時,批評控方錯誤理解法律條文,援引錯誤控罪,更指刑事控罪從沒有只涉意圖而不涉行為,否則思想都可入罪,直指控方說法荒謬及荒誕。裁判官更綜合辭典解釋,「聚集」包括集合與集結等意思,而被告獨自一人,「又如何聚集呢?」最終裁定被告脫罪。

被告「霸氣哥」曾建峯(46歲)庭外表示,認為彭官裁決合理。他又謂事發當日被兩度票控違反限聚令,另一案下月21日開審。被問及會否擔心控方會修改控罪,曾建峯直言「冇得擔唔擔心,我哋好被動」。

控方於審訊時指被告當日雖然獨自一人,但曾經大叫並且指指點點,引致其他人聚集及附和,更拒絕離開,已構成罪行。控方又指應從較廣闊方向闡述聚集的定義,認為毋須證明被告涉及組織受禁群組聚集,只需證明他有份參與,並指被告故意與他人一起示威,實有共同目的。

官引用兩部台灣辭典釋「聚集」定義 提醒不要過份解讀

裁判官彭亮廷今裁決時指出,兩名警員稱被告高舉拳頭、喊出看來有政治內容的口號,但因現場嘈吵,兩人聽不清被告叫喊的內容,亦同意被告被截停時僅得一人。被告則強調自己沒有牽頭叫喊及示威,與在場人士亦沒有共同目的,他只是到場質詢警方做法,更指反而是警員增加播疫風險。

彭官續指,控方確認被告當時身旁無人,亦沒有手持「大聲公」及展示橫額,而現場警員也不能確定被告叫喊的內容,認為法庭難以依據不能肯定的證供,妄下判斷指被告牽頭叫喊口號及唱歌。

彭官更質疑控方錯誤理解法律條文,援引錯誤控罪,並翻查牛津辭典、《台灣教育部國語教育辭典》及《台灣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對「聚集」一詞的定義。

他綜合辭典解釋,「聚集」包括集合、集結等意思,先決條件是兩人必須走在一起,而被告獨自一人,「又如何聚集呢?」不過,彭官不忘強調,中文導修課老師指該些辭典對所收字詞解釋深入及詳盡,提醒眾人不要就其使用相關辭典一事作出過份解讀。

指「距離」是規例中重要而關鍵條件

彭官又指,控方陳詞忽略刑事法中犯罪行為這原則。一般而言,控罪元素包含行為及意圖兩元素,從沒只涉意圖而不提及行為;即使是串謀罪,串謀協議亦屬行為之一,「否則思想都會犯罪」。彭官指控方僅著重被告的動機或意圖,而忽略行為,認為控方犯上法律錯誤。

彭官更批評,若控方說法說得通便屬荒謬及荒誕,直指當時到商場的人士都是為購物而來,難道到商場購物的人都違反限聚令。假設有5名人士購物,即使他們分處不同樓層,難道也是違反限聚令?莫非不准多於4人進入商場?彭官質疑控方錯誤理解法律。

彭官指他參考《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群組聚集)規例》的立法原意,兩群聚集群組人士的距離不得少於1.5米,人數不得多於4人,如此警方才有權驅散群組人士,可見「距離」是規例中重要而關鍵的條件,但被告當時僅得一人。

官指警方及律政司大可控以其他罪名 不明為何堅持以限聚令起訴

彭官不明白警方為何以限聚令票控被告,亦不明白律政司為何堅持以相同傳票罪名檢控被告。而被告其實亦承認曾指罵警員,警方及律政司可考慮對被告控以切題或較適合的控罪,例如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行為罪或阻差辦公罪。

彭官認為控方以限聚令票控被告,做法甚為牽強。彭官強調自己只是以事論事,絕無偏袒控辯任何一方,僅以證供考慮本案,最終裁定被告罪脫。

辯方指被告沒自招嫌疑,提出訟費申請。惟彭官不同意,認為被告行為上已構成自招嫌疑,被告僅是技術性脫罪;若他被控以恰當控罪,有可能罪成,故否決其訟費申請。

本案原有四名被告,依次是人稱「霸氣哥」的曾建峯(46歲)、梁凱敏(27歲) 、連穎茵(21歲)及楊秋琪(55歲)。其中梁連二人是網媒《社區前線媒體》記者。惟案件日前甫開審,控方便向裁判官彭亮廷表示對梁凱敏、連穎茵及楊秋琪三名女被告不提證供起訴,惟沒透露原因。

【案件編號:STFS5/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