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遊行案︱民主黨三被告求情 重提走入中聯辦指何俊仁堅守溫和路線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4 14:39
何俊仁

2019年10月1日反修例遊行案件,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支聯會李卓人及民主黨何俊仁等10名民主派人士被控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各人今早求情。何俊仁、楊森及單仲偕由大律師布穎琪代表求情,首先就法律觀點陳詞,強調本案涉及和平示威的權利,引述判詞指「和平示威是民主社會的基石」,以讓市民表達對政權的不滿,懇求法庭考慮和平與暴力示威之間確有界線。大律師又指何俊仁多年來一直堅守溫和政治路線,更提到民主黨於2010年獲邀與中聯辦商討政改方案,當時擔任黨主席的何俊仁亦有參與,最終民主黨未有爭取雙普選及取消功能組別,惹來其他泛民人士的猛烈抨擊。

布大狀指出,本案所有被告,不論是煽惑他人參與集結抑或組織未經批准集結,他們的意圖從來都只是涉及和平的示威和集結,希望法庭慎重考慮。

她續指,從案發前被告舉行的記者會以至案發當日被告接受的訪問可見,他們所主張的均是一個和平、行使憲法權利的示威遊行。在暴力事件發生之前,示威有序、和平,警方沒有介入。

布認為控方所引述的黃之鋒煽惑包圍警總以及網民「金正恩」煽惑包圍新屋嶺的案例,均不適用於本案,因兩案的案情均較本案的和平示威嚴重。法庭應考慮被告的個人行為,否則判刑會造成寒蟬效應。

法官質疑被告的行為不是真正的公民抗命

法官胡雅文引述書面陳詞,質疑被告的行為不是真正的公民抗命。布回應指被告在記者會中明言,市民和平示威的憲法權利被警方剝削,更非首次遭剝削,他們認為和平遊行須事先得到警方批准的做法違憲,故舉行和平示威以表不滿;而他們選擇在國慶這特別日期舉行遊行,表達意見,是行使和平示威的權利。最重要的是,被告非為私利而公民抗命,且是以和平、理性、非暴力及合理的方式公民抗命。

布又指出,何俊仁多年一直堅守溫和的政治路線,曾擔任機管局成員及廉政公署事宜投訴委員會等公職。布又提到,民主黨於2010年獲邀與中聯辦商討政改方案,當時擔任黨主席的何俊仁亦有參與。當時民主黨僅建議新增五個由全民選出的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未有爭取雙普選及取消功能組別,並在會員大會上通過支持有關修訂案,惹來其他泛民主派人士的猛烈抨擊。

布強調,雖然何俊仁因其溫和政見,成為眾矢之的,更曾經兩度受襲,成為暴力下的受害人,但他仍然毫不動搖地以和平方式爭取人權。

翻查資料,何於2006年參加遊行後,在中環一間麥當勞餐廳內遭四名兇徒用棍毆打,遇襲重傷;2019年11月,何又在天后港鐵站外被三名黑衣人用藤條追打,背部及頭部受傷。

過去為社會服務及公義奉獻一生 望能判三人緩刑

布及後簡述楊森及單仲偕的個人背景,提到兩人皆獲政府頒授銀紫荊星章,肯定他們過往對社會工作以及資訊科技發展的貢獻。楊森與單仲偕兩人過去擔任多項政府公職,為社會以至各行各業的發展作出貢獻。

布總結指,三名被告何俊仁、楊森及單仲偕過去為社會服務及公義奉獻一生,判處三人坐監不會有任何益處,又提到何俊仁及楊森早前在兩宗同類案件中皆獲緩刑,希望法庭採納同一判刑原則。若法庭早前認為不判處兩人坐監同樣可達致公義的判決,判處兩人坐監無疑有違早前兩宗案的判刑宗旨。

布強調,被告目的是保障港人和平示威的權利,希望法庭判處三人緩刑。

布其後提出楊森的陳情信,內容開宗明義指出「我認罪但我不認錯」,法官胡雅文隨即問信件內容與楊森早前於8.31案的信件內容是否一致,布回應指並非完全一模一樣,及後讀出信件。

楊森在信中指,他們以和平的方式示威遊行,目的是抗議警方濫權、抗議警方禁止市民和平示威。楊森直言不滿中央近年干預香港事務,將香港變成中央眼中的香港、而不是港人視之為家、深愛的香港。楊森在信中直言,「我會留守香港,同港人一起緊守崗位」,故此,他認罪並接受法律懲罰。

控方大狀林芷瑩反駁指,何俊仁與楊森兩人重複犯案,且從楊森信件可見,他對犯案沒有任何悔意,認為不適合判處緩刑。

本案10名被告分別為陳皓桓、李卓人、梁國雄、何俊仁、楊森、何秀蘭、吳文遠、黎智英、單仲偕及蔡耀昌,他們承認一項組織未經批准集結罪。首四人另承認一項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吳文遠及蔡耀昌則再承認一項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

【案件編號:DCCC534/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