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遊行案︱吳文遠:相信終有一天光明重臨 愛與同理心將戰勝歸來(附陳情信全文)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4 16:13
吳文遠
(蘋果日報)

2019年10月1日未經批准集結案,10名被告今日求情。吳文遠於自撰的陳詞信中提到自己較幸運,有機會接受良好教育,亦有一定的社會地位及財務自由,惟他卻眼見香港有著嚴重的社會不平等,窮人與少數族裔遭歧視,生活上沒有選擇的權利,故他參與政治,希望為不能發聲的人說話,「一直希望,一個較民主的制度能夠成為一道橋樑,彌合上述社會鴻溝,或者至少容讓我們選擇怎樣共同生活」。

資深大律師夏博義為吳文遠求情指,李卓人曾在記者會中明確表示,警方禁止遊行的決定違憲。夏博義續指,10月1日的遊行是基於各被告認為警方決定違憲,背後有其道德基礎,應與一般沒有道德基礎的刑事案件有所區別。

夏博義強調,吳文遠並非本案遊行的召集人,在案發時段亦從未發表演說,片段也拍不到吳曾高叫口號,唯一涉案行為僅是為其他被告「遞咪」,角色並不重大。夏博義又指,吳並非為人熟悉的公眾人物,單純身處現場,應不會鼓動他人加入遊行。

法官胡雅文質疑,由涉案片段中「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等遊行口號可見,當日遊行主旨並非針對《公安條例》。夏博義回應指,遊行主旨毋須針對有關條例,正如近年美國黑人平權運動同樣亦非針對特定法例,卻與司法制度密切相關。

夏博義最後回顧吳文遠的生涯,指吳原本在商界擁有高薪厚職,其後毅然棄商從政,致力推動社會政治上的改革,為弱勢社群爭取權益。

吳文遠陳情中文譯本:

法官閣下:

從小我父母便教我要有同理心,要關顧社會上相對不幸的人。儘管在早年職業生涯上取得不俗成就,但我從來沒有意欲將追求個人財富視為人生目標。

當我在國外生活了多年後回到香港定居時,我為這個我自豪地稱之為家的城市,存在如此嚴重的社會不平等而感到困惑和擔憂。 令我震驚的是,社會如何漠視對窮人和少數族裔的歧視。既有的社會結構,有時甚至會鼓勵這種歧視繼續發生。同時,我們也無法一如其他地方,享有基本的民主權利和自由。

這些都是我參與社會運動以至參與政治的動機。我希望盡己所能,為被忽視的弱勢階層鼓與呼,替不能為自己發聲的人說話。

與許多人相比,我很幸運能夠接受良好教育,並擁有一定程度上的財務自由和社會地位。我們很幸運,能夠過上舒適生活,並有自由選擇我們的道路。我選擇為社會平等而奮鬥。其實這個法庭上許多人都差不多,我們都喜歡香港,這個稱為家的地方。或許我們在生活中選擇了不同的角色,但目標都是相同:為他人服務。

可悲的是,我擔心我們已經逐漸成為社會制度中的例外。當下許多香港人根本沒有那些機會,包括貧困長者,欠缺向上流動機會、被邊緣化的年輕人,還有犧牲所有時間但只能為家庭僅僅維持基本生活的工人。這些人再努力,生活中的選擇仍然局限於維持生計。對他們來說,「選擇」是負擔不起的奢侈品,更不用說如何決定自己的命運。

在生活壓力下,我們的視野通常很難超越自身的社交圈子,更難的是對陌生人展現同理心。兩極化的政治分歧產生越來越多裂痕,令我們有時候無法互相理解、和而不同,亦不願意試圖尋求某種程度的妥協。

我一直希望,一個較民主的制度能夠成為一道橋樑,彌合上述社會鴻溝,或者至少容讓我們選擇怎樣共同生活。

2019年的動盪,為整個社會帶來了沉重的打擊。無論政治立場如何,我敢肯定這個法庭上有許多人,都為此而傷心欲絕。整座城市都被不信任、仇恨和恐懼所淹沒。今天固然不是討論這個問題的合適地方,但我希望法庭能夠理解,僅靠司法機構並不能解決已經根深蒂固的社會政治鴻溝。

我們需要集體力量、勇氣、誠實和同理心來修補我們的家。看看幾位同案被告,他們在服務社會方面有著非凡的紀錄。比起囚禁在監獄,我相信他們能夠對社會作出更大貢獻。

為了追求全體香港人的權利,我的確違反了法律,並且已準備面對法院的判決。令人敬重的幾位同案被告,畢生捍衛法治,為民主而戰,為無聲者發聲,我十分榮幸能夠與他們並肩同行。

我相信終有一天,籠罩我們城市的烏雲將會消散,光明將會重臨,愛和同理心將會戰勝歸來。

吳文遠

2021年5月24日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