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凌杰死因研訊︱陪審團一致裁定死於不幸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5 19:01

前年6月15日反修例運動期間,35歲男子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高處工地棚架掛上標語,其間墮樓身亡。死因庭就事件展開研訊,警方與消防的代表昨日已完成結案陳詞。死因裁判官高偉雄今早引導陪審團,著他們考慮梁凌杰最後一刻爬出鐵架的意圖是甚麼,並給予陪審團自殺、不幸及意外三個裁決選項。兩男三女組成的陪審團約於早上10時13分開始退庭商議,近6小時後一致裁定梁凌杰死於不幸。

陪審團對利基建築工程有限公司作出建議,指圍封範圍應涵蓋所有施工範圍,圍封板外需有清楚警告字句,例如「嚴禁非工作人員進入工地」或「高空工作,嚴禁進入」。

另外,陪審團建議所有企跳事件統一由警方指揮,以免混淆;並建議消防處研究增購其他高空拯救工作的工具及裝備,例如適用於香港地區、面積及體積較細的救生氣墊,以及不同面積的繩網或厚身帆布,以連接行人路與救生氣墊之間的空隙,減低企跳人士受傷或死亡的機會。

官:明白大眾會提出很多疑問和質詢 這是健康社會所容許的事

裁決後,死因裁判官高偉雄感謝陪審團一連多日的參與,對本港司法制度作出貢獻,並對一直缺席聆訊的家屬表示難過,希望他們展開新生活、生活愉快。裁判官又感謝研訊主任大律師葉志康、警務處及消防處法律代表熊健民與陳碧琪的協助。

裁判官又稱,明白在一些廣受公眾關注的事件中,大眾會提出很多疑問和質詢,這是健康社會所容許的事;而死因庭的設立,正是對有疑點的死亡個案作出調查。

裁判官續指,在這些受到關注的案件中,各方固然希望盡快召開研訊,以釋除公眾疑慮,以免引起猜測。然而,本港法例給予死因裁判官的權力,僅局限於要求各方盡快向死因庭提交研訊所需資料,不能向各方設下期限。

此外,香港死亡個案按年上升,每年有百分之十增長,即是死因庭要處理的個案亦相應增加。參考外國有死因庭的地方,當中包括擁有500萬人口的紐西蘭,設有17名死因裁判官;但本港有750萬人口,卻只得2名常設的死因裁判官。

裁判官又指出,現時人們對死亡事件的認知與以往不同,死者親屬提出的疑問亦比以往多,每個研訊的時間亦有所遞增,故案件有一定程度的積壓。他明白盡快召開研訊對死者、親人及證人來說是最好的情況;反之延遲研訊則會有較壞結果,亦可能會帶來不公平,但這是現時制度的局限。

裁判官昨曾強調,本案與社運有關,陪審團或有自己的看法,但不應因應某些觀點而假設某些人做事背後有既定原因,並形容這是陰謀論。

裁判官參考英國最高法院案例,引導陪審團不用以毫無合理疑點考慮梁凌杰是否自殺身亡,只需以相對可能性的標準,即考慮是否接納某些證供,來裁定梁有否了結自己生命的意圖。

自殺

裁判官指出,梁凌杰於6月15日前雖有做過某事情或有些計劃;但他於6月15日當日除了掛起橫額及穿著寫上訴求的雨衣外,並沒有口述或發訊息來清楚表明有自殺的意圖。惟陪審團亦可考慮梁已在鐵架上危站近5個小時,而他最後一刻爬出鐵架的意圖是甚麼。

裁判官又指,當時梁已危站接近5個半小時,警方亦慢慢接近他,陪審團可推論梁當時是否覺得自己無法久留,擔心警方會將他帶返地面,令他不能表達自己的訴求,才在別無他選下選擇爬出棚架。

裁判官提醒陪審團須考慮梁的意圖而非動機,即是思考梁當刻想怎樣做,而不是為何要這樣做。如陪審團認為梁凌杰有意圖了結自己生命、殺死自己,便可裁定其自殺。裁判官引導指,雖然梁曾於網上搜尋有關自殺的字眼,又致電查詢其人壽保險,以及填寫綠色殯葬意願書,但這些證據並不能證明梁爬上鐵架的意圖。

死於不幸

若陪審團認為梁凌杰曾意識到爬出鐵架有風險,但因想表達某些想法,導致最終判斷錯誤而墮樓身亡,則可裁定他死於不幸。裁判官指出,雖然梁爬出鐵架時雙腳懸空、並曾掙扎及不配合救援,但他在差不多墮下時曾望向地下。當時地上放有氣墊,惟與鐵架約有1.5米距離。若梁曾意會自己即使不配合救援亦會墮落到氣墊上,便是死於不幸。

死於意外

至於陪審團若認為梁凌杰當時是不想墮樓,亦不想死,便可裁定他死於意外。裁判官指這個選項代表梁當時是想被拯救,不想掉下,但在體力不支掉下時,未能及時捉緊鐵架。裁判官亦提醒,陪審團選擇此情況,則代表不接納消防證供,例如梁當時並非不配合救援及掙扎,因消防一方曾指若梁無掙扎,有信心可拯救他,又指梁有足夠時間捉住鐵架。

梁危站訴求 法庭不予考慮

至於建議方面,陪審團可考慮的範疇,包括警方談判組的政策、消防處對處理危站個案的裝備,以及圍封工地的安全等。裁判官強調,法庭無權要求政府改善政策上的問題,例如可否就特定議題立法;即使梁帶著相關訴求危站,但這是梁的動機,死因庭就此不予考慮。

就警方談判組的政策,裁判官表示,陪審團可考慮談判組是否應該讓陌生人參與游說而若作出這個建議,實質執行時會否有困難?另外,陪審團亦可考慮消防處應否添置其他尺寸安全氣墊,以符合香港的需要;以及圍封工地是否有需要貼上清晰的警告標示等。

另外,根據庭上證供,警方及消防處均互相指對方才是行動總指揮,兩部門對持有利器的危站人士準則亦有不同演繹。縱然本案並無因分工不清晰而引起問題,惟陪審團可就日後會否因應類似的情況而影響行動,建議處方作出改善。

根據庭上證供,梁凌杰於2019年6月15日晚上9時許從太古廣場4樓平台墮下到金鐘道行人路,最終不治。有地盤管工早前供稱,案中黃色雨衣男早於當日下午3時半已闖入現場工地範圍。

【案件編號:CCDI481/19】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