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事件兩個月 消防員旺角遭警拘控 脫襲警罪惟管有萬用刀罪成囚3個月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5 19:17
被告蕭志成獲准保釋等候上訴。
(蘋果日報)

前年8.31事件兩個月,多名便裝蒙面反黑組警員晚上在旺角警署對面截查途人。有身穿黑衫的消防員被指反抗,遭多人按在地上制服,及後被搜出身藏萬用刀。消防員早前受審,裁判官劉淑嫻今稱不能排除被告與警員的身體接觸純屬意外,裁定襲警罪脫,但認為當日旺角多處有人堵路及縱火,被告管有萬用刀,可在破壞公物及警民衝突時使用,裁定被告管有非法用途工具罪名成立。辯方求情時指,判決已令被告前途盡毀,不可繼續擔任消防工作。劉官最終判被告監禁三個月,但批准他保釋等候上訴。

裁判官劉淑嫻裁決時指,本案有三個爭議點,包括警員是否可靠、碰撞是否意外,以及涉案萬用刀是否符合控罪元素。就警員可靠性方面,她接納大部份警員證供,惟認為首先發現被告蕭志成(29歲)的警署警長梁世昌書面供詞與庭上供詞是兩個不同版本,故法庭不肯定他是否觀察到當時情況,拒絕接納梁的證供。另外,受襲警員稱被告欲衝向他的說法,亦為個人臆測,法庭不接納這點,惟全數接納其他證供。

就襲警罪而言,受襲警員15625賴展源指被告跑向他時,用手向他的胸口踭批,使他肋骨觸痛。裁判官卻認為不能排除意外碰撞的可能性,因受襲警身穿便衣,別人不易認出其警員身份。而警員聞叫聲轉身才見到被告朝向他跑來,當時只距離3至4步,劉官認為警員停步及轉身並非被告可以預計的事,而案發只是在1至2秒的電光火石間,被告可能只是反應不來而撞上警員,有意外成份,裁定此罪名不成立。

但是,第二項控罪指被告右褲袋藏有萬用刀的控罪,劉官指萬用刀有不同工具,加上被告全身的裝束且有勞工手套,而案發的2019年10月31日旺角多處有人堵路及縱火,認為涉案工具可以作非法用途使用,包括破壞公物及用於警民衝突,裁定被告管有非法用途工具罪名成立。

被告工作獲高度評價 與胞兄於同一消防局工作

被告一直報稱公務員。辯方求情時透露,被告與其胞兄均是消防員。大狀求情時指,被告與哥哥是新移民,2013年來港,父親是香港人。惟因父親爛賭,父母分離。兩兄弟與母親同住及照顧母親,見證過母親在艱難的日子如何為兩兄弟儲錢慳錢才能煮出一頓飯,故非常疼愛及孝順母親。

大狀續指,被告只讀到中七,為考上消防員付出很多努力,裝備自己,最終在2016年考上消防。被告與哥哥均在同一消防局工作,消防的責任艱鉅,被告一直擔任前線工作,是消防先遣隊,在颱風與緊急救援等情況下,往往是最先出動。被告在山竹襲港時,曾在救援行動中被榻樹壓傷,現仍有傷患。

被告只有小學學歷的媽媽親自撰寫求情,大狀指「信上面可能有啲錯字,希望閣下唔好介意,被告媽媽已經好努力為個仔寫呢封求情信」,信中提到兩個兒子孝順,以及心痛兒子因山竹而受的腳傷,希望法庭可以輕判。

被告胞兄寫上三頁紙的求情信,指胞弟工作亦不忘照顧家中大大小小的事項。兩人屬同一消防局,但不同隊,出勤時間不同,一人返工,另一人便照顧屋企。山竹襲港後,弟弟受傷,但弟弟沒有休假,不希望工作量轉嫁到其他同事身上,僅自費做物理治療。被告被控後一直面對壓力,家人亦十分擔心。說到此處,被告母親在親屬席上拭淚。

被告的上司及同事均有為被告撰寫求情信,當中包括消防總隊目,均對被告有高度評價,指被告為人熱誠。

被告曾投訴被捕後於警署內遭人掌摑

大狀指,被告沒有案底,今次是個別事件。被告過去為社會有所貢獻,被捕後已被停職,相信判決已令被告前途盡毀,不可繼續擔任消防工作,望法庭輕判。

劉官聽取求情後指,相關控罪並無量刑指引,但案件涉及社會事件,有其嚴重之處,被告遭截停的位置位於旺角,身上搜出勞工手套,胸前掛泳鏡,萬用刀則在褲袋伸手可及之處,法庭已裁定被告管有工具作非法用途。

劉官續指,考慮辯方求情,以及求情信顯示家人與同事均對被告有高度評價,犯案過程中被告也無使用涉案萬用刀,加上判刑會終結被告夢寐以求的工作,最終以判刑3個月為量刑起點,因案件涉及社會事件嚴重性而加刑一個月,另因被告對社會有貢獻而減刑一個月,最終判被告入獄3個月。

辯方為被告申請保釋等候上訴,劉官批准被告繼續保釋,惟保釋金由500元增至1萬元。

被告事發後曾向警方投訴指,被捕後與會見值日官之間,曾在警署被命令面壁踎蹲下,有人從後襲擊其後腦,另有人掌摑他左面一巴。

【案件編號:WKCC918/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