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五度促開庭 突然離港無音訊 
摯友:裁決未能撫平傷痕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6 02:00
■反送中運動中,梁凌杰所披的黃色雨衣已化身成抗爭象徵。資料圖片

【本報訊】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多次表示希望梁凌杰的家人出席研訊,但整個研訊,始終不見梁親友的身影,一直希望警方能加快調查、盡快召開死因庭的家人已於去年離開香港。也有人默默在關注,與梁相識廿年的摯友不諱言,研訊亦只是結合碎片般的資料,他透露兩人在案發前一天最後一次見面,如常沒談政治,亦不覺梁有煩惱或失意,為何他突然墮下,「只有佢(梁凌杰)一人最清楚」。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昨於研訊終結時說,向梁凌杰家屬就梁去世表示哀悼,感到難過,寄望他們可展開新生活、生活愉快。

父母曾稱為子發聲感光榮

親兒離世,令梁凌杰的父母活在悲痛之中。他們曾於案發後幾天接受本報訪問,當時梁母謂:「唔會平復到心情,平復到都係呃你哋。個個都十月懷胎,個仔咁突然間離開我哋,點會唔傷心?」他們表示,相信兒子是被政府所迫,才以示威宣洩憤怒,最終不幸離世。但是他們亦曾為兒子對社會不公義之事勇於發聲感到光榮,同時寄語年輕人保持冷靜,避免再有同類悲劇上演。

意外後,梁凌杰雙親及胞妹曾五度透過律師追問警方調查進度,盼能盡快召開死因庭,但警方一再表示仍在調查。

至前年8月,他們錄取口供後兩天突然離港。死因庭呈上三人的書面供詞中透露,梁與家人關係良好,常常溝通,但鮮向家人提及時事。當時三人不約而同表示,要待死因庭判決後,才會知梁的去世原因。

除家人以外,亦不見梁的朋友公開表示會到庭旁聽,但有人仍默默在關注。K是梁凌杰相識廿年的摯友,兩人自13歲起便相識。K眼中的梁凌杰是位心思慎密的人,談吐亦相當幽默。他指梁有很好的社交能力,是朋友間的「開心果」。K形容梁生前喜歡做義工,亦熱衷參與任何活動。

友前一天見梁 「不覺有煩惱」

二人最後一次見面,是在案發前一天。他們如以往般沒談及政治,但K不察覺梁對工作或社會感到煩惱或失意。庭上未能解釋梁墮下一刻的意圖或當中的來龍去脈。如K所言,一切都是突然的,「只有佢(梁凌杰)一人最清楚」。

K沒有到庭聽審,只因怕掀起久違的情緒。他感慨研訊只能結合零碎資料,沒有意義,亦遠不及撫平傷痕。

梁凌杰離開已700多天,K仍會在每年5、6月時忐忑不安,在梁沒有回覆的電話號碼留言,亦不敢再踏足太古廣場的現場。K最後表示,裁決是預料之內、亦是圓滿的結果。

案件編號:CCDI481/19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