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沒有世界警察的危險世界(古立)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6 02:00

5月23日,瑞安航空(Ryanair)班機按既定航線從希臘越過白羅斯飛往立陶宛。到達白羅斯首府明斯克上空,其總統盧卡申科親自下令米格-29戰鬥機出擊攔截,迫降航機;機上隨行特工拘捕26歲記者普羅塔塞維奇(Roman Protasevich)及其女友。公然蔑視國際法紀,其猖獗之處,尤甚於海盜。

有恃無恐 戰機劫持異見分子

瑞安是愛爾蘭的航空公司、飛機在波蘭註冊,兩者跟立陶宛和希臘一樣,皆為歐盟成員國。歐盟27國是以第一時間一致譴責此國家級恐怖活動、聲言將制裁盧卡申科及一干人等;措施包括禁止旅行、凍結其資產等指定動作。英美兩國齊齊聲討此野蠻行徑,不在話下。

盧卡申科有恃無恐,一來白羅斯早已備受制裁,一件污兩件穢,哪怕制裁升級,亦姿態多於實際,由是冇有怕。二來有俄羅斯的普京包庇,歐盟以至英美根本不能動白羅斯之毫毛。然而冒天下之大不韙以米格-29對付年方二十有六的鍵盤戰士,這個獨夫如何脆弱,不必多說。

何以非擒拿普羅塔塞維奇不可?盧卡申科自1994年掌權至今,歷時之久,整個歐洲無出其右,即使是2012年上台的普京猶有不及。然而去年8月大選,盧卡申科雖是保住了權位,卻為普羅塔塞維奇組織的連串抗議活動搞到雞毛鴨血,尷尬不已。大選後,反對派不是落獄便是逃亡;立陶宛收容了普羅塔塞維奇及反對派領袖季哈諾夫斯卡婭(Svetlana Tikhanovskaya)等為難民,繼續在境外為盧卡申科製造麻煩。那又焉能不除之而後快?

特工落手擒拿普羅塔塞維奇之際,機上乘客聽到他的哀鳴:「他們會將我處死。」會否落得如斯境地猶是未知之數,劫機翌日,白羅斯電視播出半分鐘片段,顯示普羅塔塞維奇額頭有瘀傷,但在電視機鏡頭前他聲稱得到良好待遇;其真正處境當然不容樂觀。

出動戰鬥機脅持異見分子,其狠辣之處,跟普京接連向異見分子落毒,同出一轍。去年8月,普京的死對頭納瓦尼從西伯利亞飛往莫斯科途中陷入昏迷,在鄂木斯克急降,由當地醫院轉送柏林救治方保住性命。事後發現,其底褲遭落毒;替他急救的兩名醫生瞬即離奇死亡。2018年,逃亡英國的俄羅斯特務斯克里帕爾(Sergei Skripal),連同女兒雙雙中了神經毒劑,可幸也給救活過來。無論是盧卡申科、普京以至一眾威權獨裁者何以肆無忌憚視國際法紀如無物?

引誘極權獨夫試探文明底線

西方自由陣營輕敵放縱有以致之。蘇東波、柏林圍牆倒塌以還,歐美共識莫不認為極權獨裁自此為世人唾棄,永遠不得翻身。1991年第一次中東戰爭,美國的精準武器且把極權獨裁者嚇破了膽。當大家以為從此可長享和平分紅矣,一場911卻將美國拖入史上最漫長的戰事;砸掉廿億美元戰費猶泥足深陷,至今未能自拔,以致形成厭戰民情。

覷準此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民情,標榜絕不再當世界警察的特朗普在2016年大選勝出;一方面促使沉醉於和平大愛的歐洲履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成員的義務,承擔軍費;另一方面則部署從歐洲及阿富汗撤軍。即使特朗普尚未上場,體察到歐洲貪圖安逸,普京在2014年一舉從烏克蘭手上攫奪克里米亞,至今猶陳兵邊界以為威嚇,而歐盟莫奈之何。到了奧巴馬任期末尾,又揚言將重返亞太,如同騰出空間為犯險冒進的普京及其附庸壯膽。

擺在眼前的事實是,本土若非受到侵犯,美國勢難重現當世界警察的民情;此獨善其身之取態形同引誘極權獨夫不斷試探文明世界的底線。克里米亞固然如此,米格-29劫機亦復如此。不奮發圖強,歐盟27國打定輸數,繼續給普京及盧卡申科般的獨夫剃眼眉好了。極權獨夫興事逞強,天下安能太平?沒有世界警察的世界將是個危險的世界。

古立

周一至周六刊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