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男生被捕 未見值日官或家長先遭搜身 警長否認違反程序僅稱情況不許可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6 17:13

示威者前年響應「破曉行動」在各區堵路,當日警方在大埔驅散人群並拘捕兩男,在他們身上搜出士巴拿。兩男否認管有工具意圖作非法用途罪,今日受審。署理警長作供時同意,為保障未成年人權利,應先帶當時年僅17歲的被告男學生會見值日官,並讓他在家長陪同下搜身;惟他稱當日有大量示威者被捕,認為「情況不許可」,故先為男生「快速搜身」,並在其背囊內檢獲涉案士巴拿,然後才帶他見值日官。

兩被告依序為案發時17歲的賴姓男生(現年19歲)以及廚師蘇駿賢(23歲),他們被指於前年11月12日在大埔安邦路與安慈路交界、即大埔藝術中心對出位置犯案。

開審前6天才補充供詞提及搜查涉案背囊 警否認忽然記起

署理警長A供稱,當日他與同袍接報往大埔超級城附近驅散示威者,其間制服及拘捕首被告,並檢獲一個黑色背囊。他將首被告帶返警署後,在訓示室為首被告搜身,並在該黑色背囊內搜出士巴拿及燒烤夾。及後他押解首被告見值日官,並展示檢獲的證物。

惟A在盤問下供稱,由於他當日隸屬特別戰術小隊、即俗稱的速龍小隊,故沒有進行即時的行動紀錄,包括警員記事冊。他又同意辯方所指,他於本案開審前6天才在第三份書面供詞中提到曾搜查涉案背囊;而他在首兩份書面供詞以至去年接受調查本案的警員查問時,完全沒有提及搜袋一事。

辯方質疑,為何A在事發一年半後才突然記起自己曾搜查首被告的背囊。A否認是「突然間」記起,解釋稱當日以涉嫌非法集結及蒙面罪拘捕首被告,故認為沒有必要在口供中列出搜查事宜。

A同意辯方所指,根據《警察通例》,警員進行搜身前,應先帶被捕者見警署值日官。惟他否認當日沒遵守程序,聲稱當日「情況不許可」,因警方拘捕了大量示威者,「好多人等見值日官」,他要先排除涉案背囊內藏有汽油彈等危險品。

警指先反手鎖上手銬再脫下被告背上背囊 辯方質疑無可能

辯方指出,見值日官是為了向被捕者解釋羈留權利。A同意,但不同意在首被告未知悉有關權利時搜身屬非常不公的做法,稱他當時只是作「快速搜查」,沒要求被告脫去外套。惟A同意,當時已知道首被告年僅17歲,而為了保障未成年人的權利,應先帶他見值日官,並讓他在家長陪同下搜身。

A亦在盤問下供稱,他在現場截停首被告後,先反手鎖上手銬,再脫下首被告揹在背上的黑色背囊。惟辯方質疑,A如何在首被告遭反鎖手銬的情況下脫去背囊?A聞言後更正,稱是先脫下背囊,再鎖上手銬。

辯方指出,A當日根本沒搜查首被告的背囊;他在開審前6天才補充有關證供,無非是為了增強證供。A不同意。

署理警長B則供稱,當日他與同袍接報到場後,發現數十名黑衣示威者,路邊則擺放了被拆除的欄杆。其後他在附近發現身穿黑外套、戴豬嘴及揹灰色背囊的次被告。次被告發現警方後,立即掉頭離開,B遂將對方截停。及後B將次被告帶返大埔警署,並在訓示室內搜查其背囊,搜出涉案士巴拿、紅色雨傘、索帶等物品。

辯方質疑,現場有數十名示威者,但B偏偏選擇追捕次被告,是因為當時次被告背囊後方突出半截紅色雨傘,引起其注意。B不同意,強調是因為次被告轉身逃跑的舉動,才將他截停;直至他為次被告鎖上手銬時,才發現該把突出的紅色雨傘。

開審前6天的供詞才提及紅色雨傘 署理警長「冇解釋」

辯方續質疑,B在開審前6日補錄的第三份書面供詞中,才首次提及次被告的背囊上插著一把紅色雨傘;B同意。辯方要求解釋為何於案發後錄取的首份供詞中完全沒提及該把雨傘,B僅回應稱「冇解釋」。

辯方指出,次被告從沒有收藏該雨傘,因現場有人聲稱該雨傘屬於次被告,故B在街上拾取後,將之「插劍咁」插在次被告的背後。B全部不同意。

B又在盤問下供稱,他在訓示室為次被告搜身前,並沒有帶次被告見值日官,事前亦沒發出羈留人士搜查通知書。而他搜身期間,將次被告戴著的兩隻手套放進其背囊內,然後將背囊與紅色雨傘放進透明膠袋,並交給「下一手」警員。惟他不知接收證物的警員是誰,交收時亦沒點算證物或作出任何書面記錄。

被問到沒點算證物的原因,B解釋稱「因為證物已經封好,我又唔想打開佢」,而且他認為接手的警員只負責看守次被告及證物,相信不會檢查證物。審訊明續。

【案件編號:FLCC1698/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