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務急救員被控違限聚令 控方指在場遊走聊天 官反問:唔係告佢非法集結喎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6 13:52

去年7.21襲擊事件發生九個月,數十名市民自發前往元朗西鐵站附近抗議,結果被警方票控違反限聚令。當天在場擔任義務急救員的年輕廚師不認罪,案件今於屯門裁判法院開審。有份檢控被告的警司供稱,被告曾於現場遊走及與幾名人士聊天,控方一度依賴共同目的作為檢控基礎,惟遭裁判官施祖堯質問:「遊走有咩問題?點違反限聚令?唔係告佢非法集結喎。」施官強調,控告限聚應聚焦於聚集人數及距離等衞生風險,反問主控:「如果有人坐喺屋企call人出嚟聚集,叫唔叫違反限聚令?」

控罪指,被告羅健星(19歲)違反《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第599G章),於去年4月21日深夜至翌日淩晨在元朗又新街13號外參與受禁羣組聚集。

現時駐守新界北區衝鋒隊的警司陳憲鈞,案發當日擔任新界北總區應變大隊的刑事隊指揮官,負責帶隊在元朗區進行踏浪者行動。陳今供稱,當日收到消息,指有人鼓吹在元朗聚集,目的是紀念元朗721事件。

警司指被告身材肥胖留有金髮 特徵容易辨認

陳於當晚11時許乘坐警方私家車,在元朗大馬路近又新街進行觀察,其間看到一批人在又新街聚集,陳遂與新界北第二梯隊大隊到場採取人群管理措施。

當時第二梯隊的警員在又新街及元朗大馬路交界,設置一條面向阜財街的警方防線。陳續供稱,當時又新街的行人路上有超過50人聚集,大部份穿著反光背心,疑似是記者及救護員。當時第二梯隊指揮官不斷向在場人士發出警告,指他們違反限聚令,要求他們離開,否則票控,惟大部份人士未有離開。

此時,陳在防線後注意到身穿反光衣的被告,觀察被告近6分鐘後,發現他在又新街行人路上遊走,又曾與4至5名穿反光衣人士交談及嬉笑。陳指出,被告身材肥胖,當時留有金髮、穿黑色短褲、淺灰色靴子及攜有紅色腰包,特徵容易辨認。

被告曾受訪自言正買燒賣:真係好唔公道,我一個人被警方開傳票

陳於12時許上前將被告帶到防線後查問及搜身。被告當時聲稱自己是義務急救員,陳則向他表示,因他並非受僱於任何機構在場工作,故不獲限聚條例豁免。其後陳指示警員18115票控被告違反限聚令參與群組聚集。陳未有在被告身上搜出武器,搜出的大多為急救用品。

控方庭上播放片段顯示,被告曾接受有線新聞訪問,自言案發當晚12時03分自己一人在「元朗燒賣皇后」店外買燒賣,「真係好唔公道,我一個人被警方開傳票」。

控方庭上一度以共同目的原則,指被告當時曾在場遊走及與他人聊天,違反受禁群組聚集。施官聞言反問:「遊走有咩問題?點違反限聚令?唔係告佢非法集結喎,但你哋講緊限聚令。」主控欲呈上非法集結案例解說,惟施官拒絕,並謂:「集結同聚集點可以係同一件事呢?」

官直言限聚是為防疫 應從聚集人數及距離考慮

施官再提醒主控,預防及控制疾病規例設立的要旨,是基於有公共衞生風險,故限制人群不應聚集。施官反問主控:「共同目的夠唔夠呢?如果有人坐喺屋企call人出嚟聚集,叫唔叫違反限聚令?」施官提醒主控,應從聚集人士的距離、人數及位置去考慮他們是否違法,「physical gathering要考慮physical circumstances」。

陳警司在主控和施官協助下澄清,指被告當時在又新街行人路範圍內,先後與多於5名人士單獨對話;而被告與該些人士及其他群眾的距離,一直僅相距1至2米。陳又補充指,與被告對話的5人,分別站在人群中不同地方,似乎互相認識,並在該處有共同目的地聚集。

裁判官下午裁定案件表面證供成立,被告不自辯,但將傳召一名證人,案件明續。

【案件編號:TMFS3/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