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員與學生被控灣仔暴動 女警誤將護膝寫成電話辯稱手民之誤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6 15:13

前年8月31日警方反對民陣擬定的遊行,惟仍有大批市民上街,最終演變成警民衝突,大公報灣仔辦事處外牆平台標誌遭破壞。當晚有護理員及女生在灣仔被捕,女警聲稱在女生背囊內找到激光筆。案件今續審,辯方質疑女警記憶不清晰,供詞曾出錯。女警辯稱只因手民之誤,才誤將護膝寫成電話;又強調當時從背囊搜出眾多物品,故印象深刻。

案件由法官李俊文審理,兩名被告楊光智(25歲)與學生湯嘉欣(20歲)否認暴動罪,兩人涉於案發當日在灣仔菲林明道與天樂里之間的軒尼詩道及天樂里一帶干犯暴動罪。湯另否認藏有在公眾地方管有雷射筆攻擊性武器罪,楊則於早前承認一項管有無線電通訊器具罪。

截停次被告的督察朱福弘,事發時駐守機動部隊E大連,現時駐守中區公眾活動小隊。朱今早供稱,他事發當晚發現次被告從灣仔道及安樂里向東跑,身穿上黑衫黑褲,手持雨傘,頸有黑巾圍著,揹上背囊,最終在灣仔道近陳東里截停及制服次被告。她的行山杖、雨傘及手機則跌在附近路面。

辯方盤問朱時播出現場一段閉路電視片段,片中隱約可見次被告跑過天樂里及灣仔道交界時曾彎下身。朱同意次被告曾彎身,但不清楚次被告當時是否執拾手機。

在次被告附近「擸」起背囊

女警19083許小鳳事發時駐守機動部隊E大連第4小隊,現時駐守水警東分區巡邏小隊。她供稱事發當晚約8時,她從通訊機得悉有百多名示威者在大公報外聚集,亦有人破壞大公報設施,她與同袍遂奉命到摩利臣山道進行掃盪及拘捕行動。

許續稱,她從通訊機得知需要到鵝頸橋一帶支援,抵達灣仔道近天樂里時,發現同袍已控制次被告,次被告當時穿上黑色衫褲、頸有黑色頸巾,戴有3M濾盒防毒面罩,身旁則有黑長雨傘、行山杖及手機。同袍為次被告鎖上膠手銬。截停次被告的督察朱福弘則向她交代指次被告從安樂里跑入灣仔道,朱懷疑次被告與大公報破壞案有關。

許又表示,同袍為次被告執起雨傘及行山杖。她看見次被告的背囊亦在附近,遂一手「擸」起背囊,並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次被告。同袍在現場為次被告簡單搜身,但沒從次被告身上搜出任何攻擊性武器。

許其後押解次被告連同行山杖、背囊等物一併返回警署,在警署再在次被告背囊中搜出黑色護膝、鴨舌帽、迷彩頭盔、透明護目鏡、粉紅色iPhone手機、手套、竹造護臂、三卷魚絲、木棍及一支可發出藍光的激光筆。

控方庭上播出次被告被截停後的警方影片,次被告起先仍在馬路上跑,其後由警員帶返對開行人路,背囊、手機、雨傘、行山杖亦放在行人路。身穿防暴裝的許問次被告身份證放在哪裡,次被告答放在背囊內,許隨即從背囊中拿出次被告的身份證。

事隔年半 上月始完成第二份供詞

辯方問許,從背囊搜出次被告身份證後,許與同袍為何沒有在現場繼續搜尋次被告的背囊。許解釋指當時收到指示需要盡快離開現場,故沒有再搜查次被告的背囊。

許同意無論是在記事冊或證人供詞,她都沒提及在現場保管行山杖、手機、防毒面罩等物。辯方指出,次被告在現場已向警方解釋手機並不屬於她,許稱沒留意。

許同意她搜出激光筆,但沒就此事拘捕及警誡次被告。許亦同意次被告在警署內曾表示自己受傷,惟她忘記記錄此事。

辯方又指,許的首份證人供詞於前年9月完成,至今年4月完成第二份證人供詞,當中指出首份供詞出現一個錯誤,誤將搜出的護膝寫成電話,故才有第二份供詞。辯方問許為何在18個月後才更改證供,許今解釋,案件主管給她觀看證物照片時,她才發現自己手民之誤寫錯口供,將護膝寫成手機。

辯方質疑許從次被告背囊搜出甚麼證物,其實並不清晰;許不同意,強調肯定是從次被告的背囊搜出,其後又強調因背囊內搜出種類繁多的物品,故印象深刻。聆訊下午繼續。

【案件編號:DCCC512/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