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自肥企画》的時代意義(貝加爾)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7 02:00

1989年六四凌晨,中共血染北京城一幕,令一直對學運出心出力之港人悲憤交集,一時間對香港前途之信心驟然谷底。那年底,大台於黄金時段播放《他來自江湖》,周星馳憑其抵死搞笑演出,加上譚詠麟主題曲《明天仍要繼續》,竟成當時撫慰人心之電視娛樂。港人對六四之悲憤、對九七之恐懼無處宣洩,惟有縱情聲色犬馬,今朝有酒今朝醉。正如許冠傑當年一曲《話知你97》歌詞中「咪匿响屋企速速Call機Call班知己 / 睇返齣無厘頭搞笑戲」,吐盡當時港人入戲院笑一餐,自我精神麻醉之安慰劑。

以有限製無限

類似安慰劑於運動兩年後終於出現,ViuTV綜藝節目《ERROR自肥企画》突然受網民大力追捧。當然有人認為《自肥企画》蛇蟲鼠蟻屎尿屁、整蠱挑戰大懲罰,大玩低級趣味根本乏善足陳。然而當年周星馳亦曾被彈為無厘頭,而港人正是看着ERROR四子被人如此糟質,方能夠在兩年間如此高壓環境下舒出一口烏氣。而且觀眾力捧ERROR,亦出於奶共電視台加上撐警藝人之一番挑釁言論。加上節目結尾之自我批判式短劇,更非政治哲學書《娛樂至死》所描述,麻醉大眾之普通娛樂節目所能比擬。

至於ERROR四子能否如當年周星馳竄紅,193又能否如當年「星仔」變「星爺」般,由「三哥」變「三爺」,情形則是大有不同。當年影圈既有江湖人士肯大灑金錢拍出多部賣座喜劇,而周星馳接拍《國產凌凌漆》戲謔大陸政權,今天必定成為禁片。又甚者黄子華《秋前算賬》等九七前一系列棟篤笑大揭中共瘡疤,也未曾被秋後算賬。不過如今影視圈急速萎縮,創作禁區處處,可捧出新一代笑匠之土壤不復存在。但要記住,不是香港出不了第二個周星馳,而是周星馳放在今日香港亦難以出頭。

而正是周星馳那一代香港人,當年沉溺聲色犬馬自我精神麻醉,缺乏抗爭意志太早認命,結果賠上了下一代人之前途與自由,今人更應引以為戒。今日年輕一輩前路縱然荊棘滿途,然而於眾人集氣之下依然捧紅了MIRROR及ERROR,足證於僅餘之空間內仍可闖出一番天地,而香港亦毋須複製另一個周星馳。至於「無制限OT編集団」在僅有之資源及空間內,仍可製作出有如此強烈訊息之節目,正是節目終結時其打出「以有限製無限」之精義所在,「偉大的作品不是靠力量,而是靠堅持來完成的。」

正如在《ERROR自肥企画》及前作《花姐ERROR遊》中,製作組不斷戲仿之「ERROR流忍者」,並為ERROR四子所進行之體格及精神訓練一樣,只有自我突破及挑戰,方能克服時代考驗。忍術又稱隱術,其義在於遁,遁同遯,為《易經》六十四卦之第三十三卦,下艮上乾天山遯。遯者退也,有小人道長,君子道消,君子力圖改變卻無力抵擋,惟有隱匿避難遠禍之意。然而遯後便為雷天大壯,有猛力衝撞,大撞之意。當遯退大壯來時,屆時全香港人或許可如節目中一樣,大喊「ERROR流忍者,行きます(行動吧)!」

貝加爾

自由撰稿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