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任之由之(區家麟)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7 02:00

近日,特首與前特首隔空暗戰,國家領導人政協副主席梁振英紆尊降貴,愛在臉書品評現屆政府施政,前特首竭力做好公民責任,愛港之心光昭日月;現任特首林鄭月娥被問到有何回應時謂:任何時候都有很多人發表意見,特別近來有好多KOL,我不逐一評論……

花生滿地,惟梁姓KOL最近言論中,有四個字,確實要好好評論,他在臉書談到「谷針」,謂「要讓拒絕接種疫苗的人付出代價」,最後結論一句是「不能任之由之」。

「任之由之」四字,印象中梁先生常用,翻查剪報資料庫,最近三年,他曾把「反對電子煙」與「反對分裂國家」並舉,謂不能以自由為名「任之由之」;又最少兩次談特首選舉,指摘提出「公民提名」的人,「去中央化」,不能「任之由之」。

最近一次,則在臉書中指現屆政府疫苗策略有誤,以「通關」誘使市民打針無用,因為大多數香港人少回內地,更會「做成不希望香港和內地恢復正常往來的一群人繼續抵制接種疫苗」,謂「要讓拒絕接種疫苗的人付出代價,例如規定在限期過後才接種的人付全費……市民是否接種疫苗,一如其他防疫規定,不能任之由之。」

既離地又無情更陰險

「任之由之」,可圈可點,這四字也見諸好些黨報的其他評論文章;每次讀到,總浮起莫名異樣。為甚麼呢?凝視這四個字,再細心咀嚼就會明白,原因很簡單,因為「不能任之由之」幾字,隱含了三種意態:一,出了問題,責任完全在對方;二,香港人是要管的;三,我有權來管你。

市民接種疫苗比率低,原因很多,其中一個原因是不信任政府,舊恨新仇,一言難盡。如果有市民真的抵制打針,掌權者應思量為甚麼,為甚麼民意調查到今天仍有四成市民給林鄭零分?門常開內衮衮諸公欠感召力、欠說服力、欠民意認受性,乃不爭事實,卻仍然囂張傲慢,以國安之名打擊一大片,手握絕對權力卻從無實質行動修補信任,轉頭又叫市民合作,還自我感覺良好,猶如夢遊仙境。就算談抗疫,一人染疫全幢隔離給你劣食,這叫無情;疫情紓緩時,容許主題公園爆滿、幾千人坐困郵輪、演唱會萬人哄動、沙灘泳客人人除罩,卻仍維持四人限聚,不准室外示威,禁絕街頭呼號,誓要六四燭光熄滅,這叫陰險。既離地又無情更陰險,路人皆見,又豈能推卸失信的責任,更妄想脅迫市民打針,「不能任之由之」?

一講「不能任之由之」,潛台詞就是你們太自由,香港人是要管的。香港一向自由,否則5、60年代不會有大量資本家、學者文人、平民百姓都蜂擁到香港尋一隅自由。自由是香港基石,是核心價值,甚麼時候開始變成問題?就是當權貴們連年毀諾,無止境擴建《基本法》,人民怒哮不絕,令權貴們不高興,就是你們太自由的時候。

吐出「不能任之由之」的人,姿態總是高高在上,隱含着「我有權」的威風,但他們憑甚麼呢?一個只得千多人選出來的特首、加一個殲滅了異見的議會,不見得有任何道德力量。你們的威風,只是憑藉忠誠勇毅邪骨勝正的槍枝與水炮,只是憑藉推陳出新的法律武器、律政能人、強力國安和監獄高牆、只是憑藉納稅人供養你的公帑。

毫無懸念,橡皮圖章立法會只用了幾星期,順順服服就閹割了自己,把選舉制度「完善」掉,把庶民聲音擠壓成少數。掛着「愛國」名銜者壟斷議會,全面掌握法律武器資源,眾多衣冠楚楚的忠誠愛國者可以怒目疾呼:「你犯法就是犯法。」他們可以冠冕堂皇,拿起法律武器,對準傳媒、老師、對準各種仍享自主的專業、對準每位不甘心的庶民。

一直還在堅持的人們,不能任之由之。

區家麟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