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帶被指屬適合作非法用途工具 上訴庭質疑條例中英文意有分歧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7 14:27
法官潘兆初、彭偉昌及彭寶琴(左起)

前年11月民主派區議會候選人在維園進行區選集會,遭警方腰斬,演變成警民衝突。其間一名已婚地產經紀被搜出48條索帶,經審訊後被定罪及判監5個半月。他不服定罪及判刑,提出上訴,上訴庭原定今日處理案件,惟法官關注涉案法例《簡易程序治罪條例》 第17條的中英文寫法,在文意上有分歧,要求控辯雙方就如何詮釋條例中「其他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作進一步陳詞,押後至8月6日審理。

上訴人陳俊傑(34歲)被裁定管有攻擊性武器或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名成立,違反《簡易程序治罪條例》 第17條,控罪指他於前年11月2日在銅鑼灣波斯富街及羅素街交界管有一包48條索帶,意圖將其作非法用途使用。上訴聆訊原定今年2月在原訟庭審理,惟律政司以案件複雜且會對處理中同類案件具影響力為由,申請將案件交由上訴庭處理,冀能就同類控罪定下判刑指引或參考,最終獲法官張慧玲批准。

官指須考慮條例目的與作用

涉案條文指:「任何人管有任何腕銬或其他為束縛人身而製造的工具或物件,或管有任何手銬、指銬、攻擊性武器、撬棍、撬鎖工具、百合匙或其他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意圖將其作任何非法用途使用,可處第2級罰款或監禁2年。」

案件今由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法官彭偉昌及原訟庭法官彭寶琴處理。上訴方援引1968年Tang Chi-ming v The Queen及1994年R. v. Chong Ah Choi and others案例,指出條文中「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應按「同類規則」詮釋、即只限於與「撬棍、撬鎖工具、百合匙」相類似的工具、而用途為非法入侵處所或密閉空間的工具,並不包括本案涉及的索帶。

法官潘兆初甫開庭即謂,判斷索帶是否屬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應取決於條例立法目的。他指出17條的中、英文寫法在文意上有分歧,英文寫法的確符合案例的意見;但中文寫法則沒規限「其他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只限於撬棍等。而根據《釋義及通則條例》第10B條,若兩種法定語文條例的詮釋意義有分歧,則須考慮條例目的與作用。

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潘兆初:法庭演繹法例必須與時並進

法官彭寶琴亦指,條文中所列舉的工具以「頓號」分隔,質疑上訴方能否將條文所提及工具切割、分類,將「其他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歸納為與撬棍、撬鎖工具、百合匙相類似的爆破工具。法官潘兆初亦謂,若可如此分類,立法時直接寫明爆破工具便可,但實際並非如此,並指法庭演繹法例必須與時並進。

法官彭寶琴補充指,上訴方援引的案例是1968年,當年17條包括要求被捕人對涉案工具作解釋,惟有關條文其後被剔除;既然條例有變,法庭現今應用案例時有否影響?法官潘兆初續指,條例對同類案件影響甚大,希望上訴方與律政司就此進一步陳詞。

代表上訴人的大狀關文渭指出,有關頓號、逗號的應用及對文意的影響,或需時進一步研究台灣文法典範。法官彭偉昌指出,香港、內地、新加坡等地或有不同的文法應用,法官潘兆初則謂重點在於如何詮釋「其他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毋須斟酌各地標點符號的應用。

【案件編號:HCMA242/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