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是真實的香港史●第十三集︱【拆解歷史用語】「港英」隱含政治立場 暴動原來解去滾?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7 23:59

本欄之前3星期談60年代暴動史,嘗試呈現香港殖民地其中一段矛盾最深刻時期的史事,內容較為嚴肅。今個星期,不如輕鬆一點,再從字詞角度聊聊香港的歷史。

收看節目

《蘋果》YouTube頻道

《蘋果》果燃台

既然談過六七,不如順水推舟,談談「港英」這詞。經典文宣《我們必勝!港英必敗!》,將「港英」與「我們」對立。「我們」,自然就是被壓迫的香港愛國革命群眾;「港英」,就是左派眼中施壓的政府當局。那甚麼是「港英」?

九七後一般人以為「港英」即殖民地或殖民地政府,有歷史教科書甚至將之用作規範歷史名詞。然而,中共建政之前的中文文獻並無「港英」一詞。例如孫中山於1923年到香港大學演說,英語演說辭用「The Colony of Hong Kong」,華語報紙報道時將之譯成「香港」。換言之,「港英」並非自有永有的中文概念,它是中共建政後才出現。由於官方不承認3個不平等條約,其對於「香港政府」的稱謂也作出相應調整,改稱「香港英國當局」;強調「英國當局」,意即這是非法霸佔中國領土得來的,中國不予承認。「香港英國當局」,簡寫便是「港英」。

六七暴動時,「港英」一詞轉趨激進,變成「香港英帝國主義」(British Imperialism in Hong Kong)。所以,《我們必勝!港英必敗!》中的「港英」,已成鬥爭用語。不難看出,「港英」富有情感、政治化的鬥爭元素,在需要申明政治立場時使用無妨,但在需要貫徹歷史中立原則時,「殖民地政府」、「英治香港政府」、「香港」等可能會較為適合。

類似案例還有「滿清」。這詞雖然使用頻繁,但不代表它客觀中立。大家若有機會到北京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查閱清代檔案,便會發現,清代文書不會使用「滿清」。有清一代,國號「大清」,所以中國銀行的前身是「大清銀行」(而非「滿清銀行」),還有大清郵政總局、《大清會典》等,當然清廷與外國簽署條約時,也是使用「大清國」的。

是誰變大清為滿清?首先,我們須明白「滿清」之意:清廷只屬於滿人,不屬於我們漢人。誰會抱持這個看法?對,是革命黨。例如孫中山於1904年《駁保皇報書》寫道:「今有滿清政府為之鷹犬,則彼外國者欲取我土地,有予取予攜之便矣。故欲免瓜分,非先倒滿州政府,別無挽救之法也。」將大清邊緣化成為滿清,符合革命綱領中「驅除韃虜」的需要。當暴力革命成功、「孫逆」成立中華民國之後,革命用語「滿清」開始進入日常生活。一般情況使用之,無傷大雅,但若在歷史討論中無條件使用,潛台詞便可能是「本文是用革命黨的觀點審視清朝」,這樣便可能影響中立。我們未必要用「大清」,但清朝、清廷、清政府等中立詞語會較為適合。2005年以來,我在考評局管理歷史科,也是使用這個原則。

六六、六七暴動,關鍵詞是「暴動」。暴動除「集體暴力行為」外,還有其他意思嗎?我曾聽過粵語諧星鄧寄塵的一首歌,有所啟發。鄧寄塵是粵語長片年代的著名演員和歌星,與新馬司曾合作的「兩傻」系列是諧劇經典,他的粵語流行曲更是一流的粵語教材。其名曲《十號風波》(即十號風球)有以下歌詞。鄧唱:「昨晚吼正打風,搵舞女何艷容,玩通宵確疏肝,喺舞女竇亂貢。」飾演其妻的李慧唱:「衰鬼乜你擒晚借意暴動,呢一趟撞板,難捱肉痛。」

「搵舞女何艷容」係「借意暴動」。上文下理很清楚,「暴動」的意思是「男人去滾」。該曲出版於1965年,可見六六、六七暴動之前,「暴動」有另一個頗為生活化的意思。

何艷容這個名字,不似越南佳麗,應屬華人無疑。戰前外國人來華從商,也需要找華人女傭,一般稱為「阿嬤」(amah)。這幫阿嬤最讓外國人頭痛的是,若由她們帶孩子,孩子便會帶一口中式英文。這種英文,稱為「洋涇濱英語」(Pidgin English)。這個詞,中英文詞源並不一樣。中文名而言,雖然洋涇濱英語一開始時盛行於十三行時期即鴉片戰爭前的廣州和開埠後幾十年的香港,惟「洋涇濱」乃上海外灘一條河濱,現已填平為延安東路;取上海河濱為名,反映上海作為新興條約港,中外薈萃,中式英語盛行。

Pidgin之原意,已不可考。據19世紀文獻,一般人相信最初中國人讀business一詞只能發音成pidgin,所以pidgin便是洋涇濱英語「生意」之謂,這種英語也稱作Pidgin English(business English)。

這是一種雜交語,使用不少英語和外語的詞,然而語言邏輯卻是中文的,所以其動詞沒有時態變化。人們以為,Pidgin English隨着20世紀正規英語教育成形後已慢慢消失,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以下略舉數例說明之。

漢字是方塊字,一字一音,所以不諳英語者,需要將英語尾音實化,例如miss變成missi、wife變成wifu。這種讀音,不少香港人仍然掛在口邊。

以下介紹Pidgin English的造字邏輯。Joss來自葡語deos,「神」之謂也。Joss stick者,神用的棒子,即拜神用的香也。Joss pidgin,即god’s business,宗教也。Joss pidgin man,從事宗教的人,教士也。Number one topside joss pidgin man,主教也。

Can do是all right之意。「不可能」應怎麼說?Must no can do!

有些詞語來自漢語。Man man(慢慢),即wait for a bit;chin chin(請請),用於日常打招呼。

對洋涇濱的態度,中外人士不一而足。操洋涇濱英語的中國人真心相信,他們說的是正統英語,他們覺得英國人來華幾十年若不懂洋涇濱,便是「英國人不懂英文」。另一邊廂,不少外人相信這種語文並不文明(barbarous),甚至將pidgin用作貶義詞。民國時期,坐船不買票、偷運貨物不付費,稱作pidgin passenger和pidgin cargo。外人期望中國人學習正規英語,甚至希望中國人能廢除落後的漢字,走「先進的」歐美拼音化道路。然而,幽默大師林語堂對此不以為然。他認為洋涇濱的表達能力相當強,更認為英語的總體發展會走漢語之途。30年代出現的electric report(電報)、electric picture(電影)、no-wire electricity(無線電)等詞,林語堂頗為欣賞。

後來的發展,最小部份印證了林語堂的看法。Long time no see已昂然進入英語口語。No money no talk這個句式在英語也變得多用。

本文看似雜亂無章,其實有一條主線貫穿其間:在複雜多變的字眼世界,在公共空間用得最多的未必就是最中立、最客觀,當中有些意識形態甚為明顯,求真求實者,使用時務必小心謹慎。相反,人們眼中不文明的雜交文化,卻有着人們不願承認的頑強生命力,甚至有能力進入別人的主流文化之中。選美文化一向認為,混血兒最漂亮。

楊穎宇博士簡介

楊穎宇,香港大學歷史系文學士、哲學博士。唸大學時以為秉筆直書乃歷史之理所當然,畢業後才發現這並不一定是常態:教科書「殖民地」、「華僑」、「香港位於中國南方」等字句,公開試客觀描述那些年中國大舉向日本學習的史實,竟會犯禁。這不是真實的歷史。

香港開埠前,中國人說它是小漁村,英國人說它是「貧脊的石頭」,但無論如何開埠後半世紀它便躍升為全球第一貨運大港。本專欄將選取殖民地時期香港歷史的點滴,與讀者分享那些年、那些真實的歷史。

楊穎宇主持的全新節目《這才是真實的香港史》逢周四晚10:30pm在果燃台及蘋果動新聞YouTube頻道播出,敬請留意。

你可以在果燃台自由選擇一個金額,或在YouTube收看直播時,自由定價購買貼圖或留言支持!你的每分支持,《蘋果》會分予節目合作單位,攜手撐同路人。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