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遊行案︱法官指被告在動盪下刻意違法 所謂恪守和理非說法天真而不切實際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8 15:46
10.1遊行

2019年10月1日反修例遊行案件,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支聯會李卓人及民主黨何俊仁等10名民主派人士被控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各人早前認罪,區域法院法官胡雅文今判各人入獄14至18個月,其中只得單仲偕及蔡耀昌獲緩刑。法官在判刑中指,被告在香港脆弱之時刻意違法,挑戰公眾秩序,是重要的加刑因素之一。雖然各被告均強調遊行前已不斷促請市民恪守「和理非」原則,但法官指以香港當時的社會實況,被告必然明白當日舉行遊行的潛在風險,惟有關風險卻被漠視,兩度斥責眾被告「天真而不切實際」。

本案被告依次為陳皓桓、李卓人、梁國雄、何俊仁、楊森、何秀蘭、吳文遠、黎智英、單仲偕及蔡耀昌。

法官解釋判刑原則時強調,2019年6月開始,社會動盪隨時間演變得更為暴力與令人不安,遊行前一個月,示威和暴力事件不斷發生,部份為大型的暴動和非法集結。遊行前兩天,警方估計示威者單日投擲了200枚汽油彈。

法官強調,雖然《基本法》及《人權法》保障港人集會遊行自由,但有關權利並非絕對,而是受法律約束。本案第三被告梁國雄曾以司法覆核挑戰《公安條例》的合憲性,最後終審法院於2005年裁定有關限制合憲。法官指出,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有非常類近的限制,集會遊行自由同樣受到規範,個人政治理念對判刑而言無關重要。

官:不斷重複的宣稱不會使宣言成為事實

法官續指,首四名被告在涉案記者會中強調和平遊行是基本權利,毋須警方批准,並促請市民恪守「和理非」原則參與遊行。惟法官強調,當時香港每日暴力事件不絕,直斥被告有關說法是「天真而不切實際(naive and unrealistic)」。

法官又指,雖然有被告曾公開聲言現時的法律剝奪人權,但不斷重複的宣稱不會使宣言成為事實,亦不會被視為減刑因素。法官認為,各被告均對《公安條例》相當熟悉,不可能真誠相信警方禁止遊行的決定違憲。

法官基於案情指出,本案無一位被告曾經回應或反駁上訴委員會及警方的決定,亦沒提及警方評估當日發生暴力可能性的情報,僅強調遊行將會和平進行。法官一再重申,被告相關言論天真與不切實際。

強調公民抗命必須是和平及非暴力

雖然所有被告都求情指他們只欲進行和平遊行,不應為遊行結束後的暴力事件負上刑責;惟法官認為,被告情緒化地煽動群眾參與遊行,行為對所有人都有後果。

法官強調,10.1遊行路線的範圍內發生堵路、刑事毀壞及縱火等暴力事件,公眾秩序受到嚴重影響,可見當日遊行並非和平。被告在香港如此脆弱之時,刻意違法挑戰公眾秩序,是重要的加刑因素之一。

法官又認為,本案遊行前數個月甚至數天前,遊行頻繁地演變為暴力活動,被告必然明白當日舉行遊行的潛在風險,惟有關風險卻被漠視,危害公眾秩序。法官強調,公民抗命必須是和平及非暴力的行為。

指遊行路線暴力風險甚高

對於辯方要求法庭採納早前8.18及8.31示威案的量刑指引,法官指出,本案與之前兩案不可類比,明言香港於10月時的社會不穩及動盪情況,明顯比之前8月時嚴重。辯方力陳被告所主張的是一個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集結,絕無意圖煽惑或鼓吹暴力行為,認為控罪不適合判監,即使判監亦應以緩刑方式處理。惟法官強調判刑必須具阻嚇性,被告的個人背景並非主要的考量因素。

就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法庭須考慮煽惑的手法以及所煽惑的人數等,明言首四名被告在案發前一日於終審法院外召開記招,確保有廣泛報道,有預謀犯案。首被告陳皓桓隨後在臉書出帖,加強煽惑效果。四人表明希望有大量市民參與集結,而起點在銅鑼灣,終點在中環,他們必然預計途經的道路會被阻塞,更會經過灣仔及金鐘等多次爆發暴力衝突的地點,暴力風險甚高,最終以24個月監禁作為量刑起點。

分別接受訪問、帶領遊行、呼喊口號、跟大隊行事 各被告罪責相同

至於組織未經批准集結罪,首四名被告以24個監禁為量刑起點,餘下被告當中,有人接受傳媒訪問、有人手持橫額帶領遊行、有人呼喊口號,亦有人跟大隊行事,罪責相同,以18個月監禁為量刑起點。至於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法庭以12個月監禁作為量刑起點。

法官最後宣讀每名被告的總刑期,並解釋判刑理由。她首先指陳皓桓身為民陣副召集人,求情時強調是基於公民抗命而犯案故屬無罪。而李卓人的多封求情信顯示,李服務社區多年,尤其關注勞工權益。法官就二人的煽惑罪及組織罪,各判24個月監禁,基於認罪給予6個月扣減,最終兩罪同判處18個月監禁,同期執行。

至於梁國雄,法官考慮到梁多年來對社會不公議題的付出,亦關注難民及老人等弱勢社群的利益,且親自撰信表明不會替自己辯護,會全盤接受犯案的後果。至於辯方要求法官考慮被告於8.18及8.31的刑期,法官認為將三案比較並不合適;惟基於梁的認罪決定,給予6個月的刑期扣減,就兩罪判處18個月監禁,同期執行。

黎智英入獄14個月

法官續指,何秀蘭於8.18案中被判入獄。她撰寫求情信明言替行政機構與公眾之間缺乏信任感到惋惜,認為兩者需達到和解。辯方強調何秀蘭於1998年至2016年期間擔任立法會職員,並參與逾150項議案。法官就何秀蘭的組織罪以18個月為量刑起點,給予6個月的刑期扣減,終判入獄14個月。

至於吳文遠,辯方陳詞強調他並非故意蔑視法律,他真誠相信《公安條例》規定和平集結必須事先得到警方批准的做法違憲,故行使公民抗命的權利。辯方又指吳並非核心組織者,望法庭考慮他只是希望為社會帶來改變。法官重申,集結涉及暴力,惟法庭當然不會考慮案發當日在九龍及新界的暴力事件。法庭考慮所有求情信以及其同住年邁長輩的身體狀況後,兩罪判他入獄14個月。

至於年屆73歲被告黎智英,辯方指他參與度低,沒意圖鼓吹暴力或破壞行為,案發當日碰巧發生暴力事件,希望法庭判刑是基於黎的個人行為。法官指在考慮黎的個人及商人背景、家庭及身體狀況後,判他入獄14個月。

官指楊森何俊仁重複犯案不再適合緩刑

至於何俊仁、楊森及單仲偕,辯方律師求情指,三人真心相信警方濫用權力以反對和平遊行,以及剝奪被告和平集會的憲法權利。辯方又指雖然何及楊於同年8月干犯同樣罪行,但同年6月起社會已持續動盪,二人於三案的犯案動機均相同。

法官則指8.18案中判處何俊仁緩刑,但何於短時間內重複犯案,認為本案判處緩刑並不合適,就何的兩項罪名以入獄兩年為量刑起點,給予6個月認罪扣減,判處18個月監禁。

法官亦於8.31案判處楊森緩刑,當時已考慮到楊的背景,包括獲得銀紫荊星章,但基於與何俊仁同樣的理由,認為緩刑並不適合,就楊的組織罪以18個月量為刑起點,基於認罪給予4個月的扣減,判處14個月監禁。

單仲偕蔡耀昌角色被動准緩刑

至於單仲偕,他並未參與8.18及8.31的案件。法官考慮到他已年屆61歲,多年服務社區且獲得銀紫荊星章,亦是長期的區議會及立法會議員,加上案中角色被動,只於遊行前半小時出現,並未接受任何採訪。而當陳皓桓及梁國雄召開記者會時,單只是站在二人身旁。法官就組織罪以18個月量刑起點,給予4個月認罪扣減,終判處14個月監禁刑兩年。

最後,法官引述蔡耀昌的求情指,蔡現於一家社福機構工作,從求情信可見,他一直關注及協助社會上的邊緣人士,對基層市民、釋囚、弱勢社群的付出毋庸置疑。

法官考慮到蔡多年來對公共服務的付出,加上他案發當日的角色被動 ,並非站在前排,亦未有接受傳媒訪問,最終判處他入獄14個月,但緩刑兩年。

【案件編號:DCCC534/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