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遊行案︱社工系學生難忘楊森第一堂課 願與面臨不公義的囚犯共苦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8 11:37

大學第一堂課,老師叫學生估算一下,港大學生居於私樓和資助房屋的比例。「大家都好奇點解咁問」,呂綺珊憶述,當年的答案是七比三,老師再延伸討論社會不同階層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引導學生思考,「其實教育是否有價?」

呂綺珊當上社工後,遇上政策不公或傾斜時,就會想起10多年前這一堂啟蒙課,讓她了解到社會問題背後的不同原因,再反思方法去填補空隙,「這是我畢業多年後,仍記得第一堂課的開場白」。

那老師是楊森,今天判刑14個月。

記者:王家文

被問港大生入住公屋率 啟蒙幫助基層

現職社工的呂綺珊,2010年畢業於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她在港大上的第一堂課是「Introduction to Social Administration」,楊森是老師,那段開場白,她很感意外,沒料到住屋之別,也反映升讀大學的機率,尤其是港大,學生來自小康或較富裕家庭佔多,未必單純因個人能力差異,或牽涉社會資源分配問題。

「佢係其中一個開啟我行CD(community development,即社區發展)嘅路。」當上社工後,呂綺珊專責社區發展工作,面對基層失業、住屋以至貧窮等問題,回想起當年楊森拋出的引子,除了個人因素外,也可能涉及政策缺失或斜傾,「唔好覺得每件事順理成章就係咁,背後可能有不同理由,再反思有冇辦法去填補空隙」。

楊森在港大執教逾40年,1991年晉身立法局議員後,一直都身兼兩職。同樣是港大舊生的阿欣,也曾是楊森的學生,每次見到他匆匆忙忙,就知趕去立法局。當年的立法局在現時的終審法院,港大則位於半山般咸道,「我哋個個都記得佢好忙,忙到不得了,成日碌落去開會」。那是九七回歸前的事。

阿欣說,當年楊森已很有名氣,他任教社會政策的課堂,很多同學都慕名報讀,其中一班導修課由他負責,更成搶手貨,「之後同學就後悔」。她笑說,因楊森要兼顧議會工作,經常「甩堂」,需由其他導師代課,「所以會有啲落差」;但同學都欣賞他的教學熱誠,「咁忙都要教書,相信佢自己有好core(核心)嘅理念」。

教社會政策,楊森最在行。「佢同我哋分享好多活生生嘅資料,教我哋睇白皮書、綠皮書,真係落地去講香港發生緊乜事」,阿欣說,當年楊森是少數講師會邀請不同議員和社福機構主管來講課,「佢真係諗policy(政策)嘅人,可能因為佢係立法局議員,睇嘢會macro(宏觀)啲,當時覺得係有難度。但工作多年後就明白,原來社工唔單止處理個案,亦要睇政策,涉獵醫療、房屋等不同範疇」。

「見步行步,同行嘅人總有出路」

今天的阿欣已是資深社工,昔日的老師卻成階下囚。年屆73歲的楊森,因參與前年10.1反修例遊行,被控組織未經批准集結,被法庭裁定罪名成立,判處監禁。

「我覺得秋後算賬係唔公義。」楊森入獄,阿欣坦言擔心,「始終係一個曾經教過你嘅老師」。但令她最難受,無論是六四集會或10.1遊行,香港人原有的權利被剝削。她認為,楊森與另外9名被告只是行使他們應有的權利,卻被判有罪,雖然失望,但不會灰心,「失望係明白現實無法做返之前嘅嘢,但經過傘運同反修例,畀到我最大啟示係仲有其他方法可以表達我哋嘅意見」。

呂綺珊也感難過,但從不同訪問中知道楊森會泰然面對,「佢自己都講過,如果嗰樣嘢你係相信,就唔應該畏懼,應該去實踐」。她坦言,今天的社會環境,對於任何一個人被判刑都不會太大意外,「但唔會太消極,雖然大家未有答案,都係見步行步,同行嘅人總有出路」。阿欣亦希望讓不公義被判囚的人知道,「佢哋嘅遭遇,我哋知道、明白同感受到,而佢哋受嘅苦,我哋一齊受」。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