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官二代港大精算男生涉襲三警 辯稱墮電話騙局被指派化身國安查案 自嘲高分低能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8 19:04
被告杜立衡

就讀香港大學精算系、父親任職國家稅務總局的內地官二代男生,被指牽涉假公安騙財案,約見事主時遭埋伏探員拘捕,最終欺詐一事獲撤控,卻因涉嫌反抗襲擊三名探員,被控三項襲警罪,案件今日續審。被告出庭自辯,自言當初誤墮電話騙局,並相信騙徒為國內公安,委派他擔任國安局調查員查案。至於他反抗警察,只因以為他們是犯罪集團首腦派來殺人滅口的爪牙,而且「無論便衣與否,精神面貌要好,身高體重比例要合標準」,故不相信他們是警察。控方指自稱受騙的他應是非常聰明的人,被告則稱:「看你從甚麼角度,自我評估是高分低能。」並謂:「象牙塔的聰明與社會上的聰明,是歷練的差別。」

被告杜立衡(20歲)原本被控一項以欺騙手段取得財物及三項襲警罪,控罪指他去年8月31日在彩盈邨盈康樓某單位假冒中國公安,不誠實地取得一名鄧姓男子的人民幣46.52萬元(折合約52萬多港元),另於同年9月3日在盈康樓3樓後樓梯意圖抗拒拘捕而襲擊三名警員。惟控方今年2月已將騙財罪名撤銷,據知原因是證據不足。

自言成績彪炳 曾獲蘇州市內第一名

裁判官屈麗雯裁定被告三項罪名表證成立。被告選擇出庭以普通話作供,宣誓後,被告主動詢問裁判官是否聽得清他的聲音。

辯方資深大律師黃敏杰先略述被告去年9月3日遭警方拘捕後的法庭程序。被告被捕後遭控以4項罪名,分別為一項行騙罪及三項以《侵害人身罪條例》檢控的抗拒與襲擊警務人員,並於9月7日提堂。

案件其後多次在裁判法庭提堂,被告均不獲保釋。及至11月13日,被告向高院申請保釋,並在誓章內提供行騙受害人的經過後,才獲批保釋,前後已整整被還押了72天。至今年2月8日,控方撤回首項行騙的指控,另外三項控罪則修訂為以《警隊條例》控告的襲警罪,較之前的控罪輕微。

現年20歲的被告,出生於江蘇省蘇州市崑山,成績彪炳,曾獲市內第一名,2018年8月22日來港,在港大升學。辯方同時呈上被告在國內優異獎狀證書。除此之外,被告在書法、國畫及英文方面都有傑出表現,又曾於2019年遠赴非洲加納參與義工工作,為當地興建廁所及教導小朋友。

被告因涉犯案被關柙,一度被迫申請暫停學業。及至獲擔保外出後,被告於今年1月8日恢復學業,同時獲教授嘉許支持。

自言接獲通訊管理局預錄來電轉駁至深圳福田公安局

被告自稱不諳廣東話,不會聽也不會講,至於個人的普通話能力,他也曾認有上海腔,因此與本地人用普通話溝通時,雙方都需要慢慢講,才能明白對方意思。

被告其後在代表大律師引導下,詳述他自言去年誤墮電話騙案的經過。去年8月25日早上9時,被告接獲聲稱發自通訊管理局的預錄來電,指其使用的電話號碼將要被停機。被告深感困惑,想確認是否屬實,於是按指示回駁來電。

接聽的女聲聲稱為通訊管理局員工,收到深圳福田公安局的指示,指被告於內地的深圳電話號碼涉嫌違反國安法案件,因此會將其名下其餘電話號碼凍結。被告沒有深圳號碼,心中疑惑欲報警。女聲則聲稱獲深圳福田指示,他應該聯絡相關部門,並替被告將電話轉駁往所謂的福田公安局。

對方經轉駁接聽電話,自稱是公安局的江浩,並報上職員編號及姓名。江指根據報案規矩,被告需親身以面對面方式前往福田報案。被告提出難以即日往返,江遂提出可替他往公安局的筆錄室,為其完成錄取口供,但其間不能再接聽陌生來電,並需確認顯示深圳公安局的來電才能接聽。

WhatsApp視像來電頭像為公安警徽 對方穿民警制服身處公安辦公室

約10分鐘後,被告確認區號及最後三位數為110的來電,江透過電話為其筆錄口供,聲稱可以立案,又指被告可能被人假冒,並自言會主動替被告向內地公安系統查閱他的資料。

惟江稍後再次通話時卻怒斥被告報假案,並指被告為國家檔案嫌疑人,涉及洗黑錢。被告心慌之際,聽到電話中有人喝斥江對報案人態度不佳。對方隨後拿起電話,自稱是深圳福田公安局刑偵三隊楊斌,自我介紹後安慰被告,又指案件現由他接管,重新為被告筆錄口供。

未幾,被告收到WhatsApp一個11位號碼的視像來電,對方身穿民警制服,身處公安辦公室,聊天備註為楊隊長,頭像則為公安警徽。被告將個人資料透露給對方,錄取口供近半小時。過程中,對方的視像鏡頭只開了三分鐘,惟一直要求被告開鏡頭。

Google搜查對比網址幾乎一模一樣 遂信以為真

楊向被告指出,被告的姓名遭人冒充,在內地從事非法活動。楊相信他是無辜的,惟楊並無決定權,因此需要幫他向上海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陶建平匯報作特派處理,以爭取優先調查機會。

被告其後又獲一個8位數字香港號碼以聯絡陶。經過幾番電話,被告得悉楊隊長曾在陶面前為其求情,因此獲優先處理。陶要求被告登錄中華人民共和國檢察院的內部網站,並輸入獲得的嫌疑人編號及密碼登入。被告發現印有陶建平印章的通緝令及資產凍結令。按照陶的指示,被告輸入銀行賬號及資金等資料,聲稱鈔票上的編號對比可替他洗脫洗黑錢嫌疑。

被告表示曾懷疑對方是否假扮他人行騙,其間曾用Google搜尋器以關鍵字作比較,發現兩者網址幾乎一模一樣。據被告認知,內地政府網站外部與內部相近司空見慣,因此經查證後沒再起疑。

當晚8時許,被告再接獲楊的來電確認細節,楊又叮囑他不要再接聽陌生者來電,並謂公安已拘捕案中犯罪集團首腦張健,但相信其爪牙遍佈世界各地且試圖營救張及毀滅證據,阻止公安調查。

被告指對方手握他的相片 是續辦身份證時在公安局內拍攝

翌日,被告再接獲陶的來電,聲稱團隊漏夜分析,被告父母亦有莫大嫌疑,同時列出一堆父母朋友的姓名,查問關係,並恐嚇他若態度不佳,他大可選擇直接自行前往香港國安處報到,有人會押解他到深圳受查。

被告如實交代後,陶又明言在香港有多名像被告般涉案或被冒充身份的無辜者,因此需要被告協助幫忙送物資給他們。陶同時向他發送張健被公安機關審查的視頻,並給予「溫馨提示」,叮囑被告提防遭張的爪牙殺人滅口。

辯方呈上被告去年被捕時從身上搜獲的公安證,證件上列有「立警為公,執法為民」的字樣,姓名為杜立強,部門為深圳市人民檢察院,職務為國安局調查員,編號為310918。被告稱根據陶的指示,公安辦事要出師有名,所以獲發臨時調查證。而證件中的相片,由對方透過WhatsApp以PDF打印。

被告指,該相片是自己去年重新續辦身份證時,在蘇州崑山公安局內拍攝。由於外界不可能會擁有這相片,因此被告更相信對方的公安身份。被告相信自己已獲委任為國安局調查員,協助內地公安與香港警方調查跨境洗黑錢案,並被指令執行任務期間須隨身攜帶證件,而香港警方已知悉事件,不會作出阻撓。

不相信對方是警察 「精神面貌要好,身高體重比例要合標準」

至去年9月3日案發當日,被告接獲陶的秘書陳書記以WhatsApp通知事主鄧伯的彩盈邨地址,並着他前往將包裹交給對方。被告抵達現場,在寓所附近確認鄧伯後,尾隨他上樓,甫離開升降機,被告雙手已被擒住並遭三人包圍,被告驚魂未定,以為是張健派來的爪牙,於是大喊救命。

被告為求自衞,極力掙脫,以提膝方式奪路而出,向梯間逃跑,惟在兩道防煙門之間再次被擒。他大喊:「甚麼事?甚麼事?我甚麼都沒做,你們幹甚麼?」惟對方未有回應,亦無表露身份。被告感到後背受重擊,因而前傾跪倒,隨即趴在地上,順勢被人鎖上手銬,脊背亦遭膝蓋重壓至少一分鐘,「胸腔特別痛」。被告自言當時不能呼吸,要求對方放開他,又質問對方是甚麼人,但無人理會他。

辯方大律師問被告為何不相信對方是警察,被告解釋因父母工作關係,常與內地警察有接觸,他指:「無論便衣與否,精神面貌要好,身高體重比例要合標準,不可能過瘦過胖,女警也不能留過長頭髮,尤其是拘捕任務的警察。另外男警最好寸頭。」他又補充,負責拘捕的女警不會穿裙,更不可以染髮。

就讀港大精算系 被告:自我評估是高分低能

其後被告接受控方盤問,控方質疑被告接獲通訊局來電,只需致電通訊局便可核實來電真偽;被告則指當時只關注電話號碼被停機的事項,而非來電的單位機構。

控方續指,被告能夠入讀港大精算系,應該是個非常聰明的人;被告則謙稱:「看你從甚麼角度,自我評估是高分低能。」控方指,被告來港生活兩年,亦曾獨居過,但起初騙案電話中對方指出要面對面錄口供,其後卻又指可透過電話錄口供,難道沒有懷疑過;被告解釋,當時認為對方因照顧其特殊情况,才會有所改變。

遭質疑何不聯絡本港當局澄清 被告反問:你覺得普通人可隨便聯絡國安?

控方又指,被告接獲來電指他涉案,大可向內地鄰居刑警大隊長請教。被告則答稱:「如果我當時做了,也不會被騙。」又指因對方要求保密,因此也無向父母求助。

控方大律師指,內地慣用微信而非WhatsApp ,而且副檢察長會有香港8位數字的號碼與其溝通,匪夷所思。被告則指,內地可透過VPN翻牆,而陶曾解釋為方便與香港警方溝通,因此才有8位號碼,不足為奇。控方指,騙徒訛稱被告涉國安法洗黑錢,他可曾聯絡香港國安部門,被告反駁謂:「你覺得普通人可以隨便聯絡國安?」他亦未曾向香港警務處求助。

自言未向任職國稅局父親查問是最大錯誤

另外,被告作供曾指福田公安刑偵楊隊長曾以自己職位作擔保,為其在陶面前求情,對一個涉嫌洗黑錢、又素未謀面的犯罪嫌疑人,實在不合情理。被告解釋,因對方曾筆錄並了解其大學生背景,「他認為我是一個被冤枉的好人,所以要令我感動,落入他們的圈套。」被告又自嘲謂:「象牙塔的聰明與社會上的聰明,是歷練的差別。」

控方又指,騙徒提供的內地檢察院網址理應是「.cn」而非「.com」,被告聲稱當時不知道。至於洗黑錢若以轉賬方式,不會有鈔票號碼作核對,被告稱當時心中慌亂,因此無時間認真細想,甚至承認未有向任職國稅局的父親查問,是自己最大的錯誤。被告又表示,接到電話後因感到慌亂,所以連家人都不敢透露,也不敢懷疑對方的要求,因此愈陷愈深。

另外,控方提問時,被告突然未經翻譯回答問題,控方質疑被告根本聽得懂廣東話,質疑被告滿口謊言「作故仔」,被告笑言,只因該問題於辯方主問時曾提及過,他才會明白,並自言所有證供皆屬實。盤問尚未完成,案件押後至下月4日繼續。

【案件編號:KTCC1556/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