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2︱支聯會街站派電子燭光 警票控一人違限聚令:我啱啱睇到你周圍有人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9 20:06
支聯會、職工盟和社民連藉街站呼籲港人「說出真相,拒絕遺忘,尋求公義,呼喚良知」,並在六四當日繼續燃點燭光。本報記者攝

警方拒批准六四遊行及維園燭光集會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又駁回支聯會上訴。支聯會、職工盟及社民連代表今日(29日)傍晚到葵涌廣場外擺設街站,向途人派發電子燭光及宣傳單張,呼籲港人毋忘六四。現場警員突然指控一名正直播的職工盟幹事違反限聚令,「你而家可能係自己一個人,但我啱啱睇到你周圍有人。」

支聯會、職工盟和社民連藉街站呼籲港人「說出真相,拒絕遺忘,尋求公義,呼喚良知」,並在「六四」當日繼續燃點燭光。眾人均有遵守4人限聚令,並分隔開1.5米。

不過逾10名警員到場,即指現場各人及記者違反限聚令,要求途人散開,又先後抄下兩名職工盟組織幹事的個人資料、拍攝在場人士面貌、以及將揚聲器放到記者附近廣播。

警員:你而家可能自己一個,但我啱啱睇到你周圍有人

警方又突然指控一名正獨自直播的職工盟組織幹事林小姐違反限聚令,要求她出示身份證明文件及向她發出告票,但警方未能清楚解釋林小姐違規原因,更未能指出林的同行者,只是多番開咪說:「你而家可能係自己一個人,但我啱啱睇到你周圍有人。」

林小姐表示,現階段不考慮繳交罰款,強調:「如果係咁唔合理嘅情況下都交罰款,某個程度上即係認同咗一個人都會違反限聚令,咁香港人以後就唔可以行街,因為而家喺條街度,每一個香港人將來都有機會畀警方控告違反限聚令。」

陳寶瑩:一定有其他方法表達意願

有到場的社民連副秘書長陳寶瑩稱,在中國領土上,多年來只有香港能舉辦六四集會、燃點燭光,直言強權用盡一切方法打壓,只為令港人遺忘。她明言,自己會繼續派發宣傳單張及電子燭光,「我諗佢(政權)嘗試用嚴刑峻法去令香港人唔出聲,但我覺得我哋一定會有其他方法,喺當日表達我哋嘅意願。」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就形容,六四集會是港人多年來的信念及習慣,質疑港府利用防疫拒批不反對通知書,難以令人信服,「賺錢嘅經濟生活聚集就可以保存,政治表態嘅聚集就唔可以保存?」

她指,近日目睹身旁戰友身陷囹圄,令她認為自身要出多一分力:「更加要做多少少嘢,更加要企出嚟,更加要做多啲嘅努力,等佢哋可以快啲出返嚟。」

鄒幸彤:六四當晚繼續燃點燭光

鄒表示,六四當晚她依舊於晚上8時正,在公眾地方燃點燭光,悼念六四,坦言在強權統治下,難以預料未來能否舉辦六四集會,但「我哋只能夠堅持做自己應該做嘅事情,佢幾時一把大刀斬落嚟,我哋無法預測,只能夠做好自己嘅準備工作」。

陳劍琴:從行禮如儀重新賦予港人多一重意義

有現身街站、參與六四集會多年的荃灣區議員陳劍琴坦言,過往曾猶豫應否出席六四集會,因覺得每年一度集會只是行禮如儀,沒有實際作用,但自前年反修例運動後,她覺得六四集會賦予港人多一重意義,「大家係共同去追求一個民主、公義嘅社會」,「係一個記憶遺忘(與否)之間嘅選擇……令到我哋去重新每一年都recall返,到底幾時發生過一啲唔公義嘅事情,而嗰樣嘢嘅真相,係未被平反、彰顯。」

陳劍琴強調,港人有責任將真相一代傳一代,包括前年反修例運動,「我哋可能有經歷過、有見證過個運動,咁但係我哋嘅下一代呢?再下一代呢?」她深信港人和內地人,以至極權下生存的人都是「共命運」,因此她會繼續用自己的方式堅持悼念六四,永不遺忘。

六旬婆婆搖頭嘆息:我真係唔知講咩好

身穿《蘋果》黑衣「Truth is Power」T裇的梁小姐就指,去年是她首次參與六四集會,因自己一直對政治事件、新聞都「唔係好上心」,但自前年反修例運動爆發後受到啟蒙,頓覺需要「企出嚟」。她相信政權只能禁絕人民身體上的表態,但禁絕不了人民思想自由:「用咁多方法打壓我哋令我哋唔出嚟,我哋嘅心都會喺度(悼念六四)。」

未有出席過六四集會的六旬婆婆Ada透露,1989年中共一幕幕殘忍的鎮壓手法, 早已成為她心中不能磨滅的畫面,時至今日仍歷歷在目,「睇到北京嘅學生,點樣去為自由去抗爭,亦都睇到佢哋點樣犧牲」,「覺得佢哋(北京學生)好慘,啲眼淚好似忍唔住咁(流)。」

她憶述當年港人同聲疾呼,為北京學生抱不平,質疑政權用殘忍手段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可惜32年後竟出現「外國傳媒捏造」、「假新聞」之說,更有政府高官反臉說反話,令她覺得十分離譜,在受訪期間多次搖頭嘆息:「我真係唔知講咩好」。

「忘記唔到,我諗我呢一世都忘記唔到」Ada謂現今唯有一代代人口耳相傳,才能令這段史實免於消失在時代巨輪之中。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