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2︱「疫苗接種不理想」 支聯會六四遊行集會上訴被駁回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9 18:50

警方早前拒絕就明天「毋忘六四」遊行及六四維園燭光集會發出不反對通知書,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今早聆訊。支聯會質疑,《公安條例》不包括公共衞生,警方以此作為限制遊行集會的理由是越權;又指警方質疑主辦方限疫安排卻未有提出建議,「係咪有啲唔方便寫出嚟嘅考慮?」警方及律政司強調,尊重市民遊行集會權利,但引述衞生署意見,指確診數字回落但仍要避免聚集,否則將對市民構成重大健康威脅。委員會最終以限聚令和疫苗接種率未如理想等理由,駁回支聯會上訴。

今年是六四32周年,繼去年被當局以疫情為由禁止舉辦六四集會,今年再度以同一理由拒絕舉辦申請;原定明天舉行的六四遊行也遭禁。支聯會就此提出上訴,今早舉行聆訊。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主席為陳耀莊,他先後在2019年9月駁回天水圍親子遊行及去年1月民間集會團隊的「天下制裁」遊行上訴。黃浩明、楊卓姿和葉振都為聆訊成員。

蔡耀昌:警方律政司嘗試將公共衞生當成公共安全是越權

上訴方、支聯會蔡耀昌在聆訊內表示,相信大家同意和平集會權利受《基本法》保障是大原則。他指,警方若要在和平集會遊行上施加限制,首要考慮有關限制是否根據法律(according to law)作出。警方以《公安條例》限制5.30遊行和六四集會,惟有關條文是針對公共安全和秩序等,沒有賦權予警務處處長將公共衛生作為限制的合法理由,質疑警方和律政司嘗試將公共衞生當成公共安全是越權。

蔡耀昌指,同意限聚令是現行法規,「但唔係答案嘅終結」,在計算疫情風險時,限聚令非唯一考慮理由。他稱,去年六四集會首度被禁,而相比去年同期,現時疫情顯然放緩,近日更有專家表示本港已接近「清零」;維園足球場去年6月仍被圍封,至今年2月已陸續重開。

蔡續稱,警方在拒絕六四集會的信件上稱參加者移動時未必可保持1.5米距離,但六四集會定點進行,主辦方可以事前「畫好啲圈」確保4人一組和距離,已是作出平衡,質疑警方「係咪有啲唔方便寫出嚟嘅考慮?」

警方:一旦活動有隱形患者 追蹤將十分困難

港島總區總督察(行動)陳禮文說,支聯會擬於明天舉辦的遊行,是下午1時於灣仔修頓球場1、3和4號籃球場集合、3時起步至晚上7時結束,遊行終點為中聯辦,路線全長約4公里,途經27個街口和5個港鐵站,主辦單位預計將有5,000人參與,將安排20名糾察,也會要求參加者使用「安心出行」或填寫個人資料、佩戴口罩和量度體溫等。

陳禮文說,如有5,000人參與,即代表每個籃球場將站超過1,000人,反問參與者可如何保持社交距離;而場地至今未獲得康文署批准使用,若人群站到旁邊的盧押道行人路,亦沒有「安心出行」掃描碼。當大量人群進入球場時,只有20名糾察可否確保都使用「安心出行」和探熱也成疑問,主辦方亦未能確保參與者所填個人資料的真確性。他續指,遊行路線途經多個街口和港鐵站,能想像有不少人中途加入,也會有不少市民遇上遊行隊伍。一旦今次活動有隱形患者,追蹤將會十分困難,對參加者和其他市民構成重大威脅。

警借張竹君要「唞」 稱大型群眾聚集活動存風險

陳表示,違反限聚令即是違法,等同破壞公眾秩序,而主辦方未能就活動取得政務司司長豁免。他指警方徵詢衞生署意見,署方指近日每日個案平均數有所回落,但仍要高度警覺,避免社區爆發,大型群眾聚集活動仍存風險。他稱,抗疫疲勞之際往往是另一波疫情高峯的開始,又說每日市民都會關心有無疫情記者會,「除咗畀張竹君醫生唞一唞,大家都希望冇(確診)」。

東區副指揮官高級警司邱倩雯稱,支聯會擬舉辦的六四集會將在當日上午8時至翌日凌晨0時,其中晚上8時至10時為集會時間,主辦方預計有4至6萬人參與,會派出70至120名糾察。她說,前年獲發不反的六四集會,警方點算有約3.7萬人參與,大會則指有18萬。若要保持1.5米距離,維園足球場、草地及籃球場最多只可以容納2萬人,若有3.7萬人參與集會,即是當維園飽和時,外圍仍有1.7萬人,質疑主辦方可如何疏導人流和確保人群如何保持社交距離。而維園只有兩個主要出入口,人群或堵塞附近街道2至3小時。

蔡耀昌隨後回應指,限聚令原意是避免市民一般的社交聚集,但遊行集會應考慮更多因素。他說,糾察人數是過去多年獲批不反對通知書的經驗,按比例安排,「咁多年都討論到,點解而家討論唔到?」對於警方擔憂難以追蹤確診患者,他說現時追蹤的能力已較過去一年高很多,「陳Sir(陳禮文)好專業,唔講以為係陳局長。張竹君如果攰,陳Sir可以去頂一下」。

支聯會批警方未在會面內提其他建議

支聯會常務秘書部召集人梁錦威表示,防疫安排上一直持開放態度,也曾提議提早起步,但警方未有在會面內提出其他建議,而維園最多只可容納兩萬人,是今天才聽到,認為如場地飽和,警方可以提早通知,方便主辦方告知公眾。

支聯會盧偉明則說,一直希望做到和平合法安全的集會,這點與警方沒有分歧,雙方應商討在有限的空間下如何舉辦遊行。他反駁,明天遊行的糾察是負責該三個籃球場的防疫安排,修頓球場出入口,場館應自行安排;亦可配合警方要求增加糾察人數。

至於六四集會,盧表示警方所講的外圍人群,非主辦方可觸及的地點。如有人故意填寫虛假資料,事主須負相關法律責任;一旦有人確診,政府亦可按法例要求指定時間地點的人進行強制檢測,已可追蹤到相關人士。

警方代表律師、署理高級助理民事法律專員林卓麟指,警方的決定不是一刀切,而是根據活動的人數和安排、疫情及公共秩序等作出考慮,警方不是以公共衞生作今次決定的基礎,但不代表警方不可考慮。他指,現時疫情未過去,「數字係回落咗,但疫情要反彈係可以好快」,市民不應掉以輕心。他說,酷熱天氣下參與者未必戴好口罩,如有天雨,人群流動性更會降低。

林續指,警方沒有合理理由相信主辦方可以維持參加者保持社交距離。對於上訴方認為現時已有不同活動獲得放寬,他說,這是視乎不同情況有不同形式的放寬,例如學生可以上學,因為容易追蹤;但長洲搶包山活動就連續兩年取消。

委員會經商議後,同意基於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現時仍有限聚令和疫苗接種率未如理想等,一致決定駁回支聯會上訴。

警去信《蘋果》 指「藉疫打壓集會自由」誤導讀者

支聯會其後發新聞稿,表示對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裁決感到失望,強調支聯會盡力爭取舉行合法、和平的遊行及集會,希望市民可以安全地燃點燭光、悼念六四,惟「警方不斷以疫情為藉口,限制市民遊行集會的權利,阻止市民悼念『六四』,感到十分遺憾」。

雖然支聯會無奈取消5月30日遊行及六四維園燭光集會,並即時停止相關宣傳工作,亦不會以組織名義到場參與,支聯會常委、成員、義工等,也不會以相關身份到場參與,但重申「仍然相信無論政權怎樣打壓,只要人心不死,燭光一定不滅﹗」

對於鄒幸彤表示將以個人名義,於六四當晚「遵守這已有32年的約定」,蔡耀昌表示「支聯會無法干預一個人以個人身份行事」。

此外,警方昨就《蘋果》一篇題為《警藉限聚令禁六四集會》報道,去信本報指文章引言稱「疫情再次成為打壓港人集會自由的藉口」,形容「有關描述與事實不符」、誤導讀者,警方深表遺憾。警方指有理由相信,有關活動會增加市民感染風險,且對市民生命構成重大威脅,形容有關的決定「是為保障市民大眾的健康」,而非藉疫情打壓港人集會自由。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