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驗毅力和智慧(劉銳紹)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9 02:00

警方不批准支聯會申請的「六四」集會,這是預期之內。今年是第二年沒有「六四」集會,但跟去年的情況又有點不同,眼前所見,有以下幾個重點:

(一)警方不批准集會和有關活動,調子比去年高,語氣比過去硬。

警方稱,任何人在沒有合理情況下,明知而參與或繼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舉行、召集、組織、組成或協助遊行等,都屬犯罪。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還在立法會主動重申,參與和宣傳也是違法,顯示官方十分強調「集會」、「集結」及相關行動的後果。不過,「後果」的另一個表述是「效果」;前者是官方的語言,後者是民間的重點。我相信無人想犯法,但也想自己可以在不違法的情況下保留選擇的權利。而且,根據中外古今的經驗和規律,越是打壓的效果,就是越加深對事件的認知和記憶;待適當的時候就會重新發酵,冒出新芽,尋求復蘇機會。所以,應採取的方法不是打壓,而是疏導。

且看端午節,就是歷代人民對屈原受屈、對封建管治文化不滿而演變出來的民間節日。歷代官方可以不提端午節的來源,淡化其意義,甚或把它視為普通日子,但扼殺不了端午節在民間的影響。「六四」也將如此,將在打壓之下更有生命力,只是浮面還是深潛而已。更何況,目前「六四」的記憶猶深,越是打壓,記憶就越清晰;就像樁柱打得越深,這幢「記憶大廈」就可以起得越高。奉勸官方還是以疏導為主!當年中共就是在打壓下活過來的。

(二)今年「六四」與中共慶祝建黨100年(7月1日)的日子十分接近,所以官方特別敏感。

官方擔心悼念「六四」的氛圍會延伸至黨慶之期,既沖淡喜慶氣氛,甚至變成相沖或「高級黑的贈興」,對官方十分不利。從政治心理學和管治需要的角度看,官方一定會加緊預防,並在黨慶之前「掃雷」。

不過,這就間接製造了一個怪現象:官方禁止集體活動,但又不能指悼念「六四」違法,至今仍未有直接否定支聯會的五大綱領。官方也許想用干擾或間接施壓的方法,查詢支聯會五大綱領的問題,讓他們知難而修正。但是,這又令更多人記起五大綱領,只是官媒和建制不提而已。

我請教心理學家,他們稱讚警方至少懂得一點「心理學上的條件反射原理」,如果一下子把所有官方不想看見的東西壓下去,效果只會適得其反。如果警方的上級還要增加壓力的話,那就只會壓出更大的反彈和反抗。

可以預期,如果官方對「六四」的打壓愈甚,對「百年黨慶」的自我抹黑也會更甚。屆時,即使官方敲鑼打鼓,鋪天蓋地慶祝,只會出現官方和建制熱而民間冷的反應。這個「冷」,既是冷淡,也是冷笑。所以,還是那句話,寬鬆,疏導,而不是打壓,才是目前最適宜的方法。

(三)去年「六四」後警方拘捕若干人士,其中一些已在服刑。所以,今年「六四」的維園情況是一大觀察點。

支聯會已表示,將繼續爭取合法悼念,換言之不會鼓勵犯法。一般估計,今年前往維園的市民將會減少,這也是正常和合乎現實的選擇。但這不等如市民就不悼念「六四」,人們會懂得選擇適當的方法,在不違法的情況,同樣可以顯示民氣。例如,有宗教團體將以宗教活動形式悼念,有文藝和文化界人士將以藝術形式悼念,有市民將以日常生活的形式悼念,海外港人也將以當地的形式悼念,網上的悼念就更多了。

我還聽到一種悼念的方法,就是事前好好計劃如何悼念,但屆時的悼念方法就是休息、睡覺;因為官方一定不相信「搞事的人不會不搞事」,反而會煞有介事地做好多手準備。事實上,他們要自我緊張起來,大家也沒辦法,幫不了他們鬆弛,那就讓官方自我緊張好了。

可見,此時此刻,不是把頸項衝向刀鋒的時候。人們可能擔心「六四」的記憶將會被毀滅,就像內地新一代不知道「六四」一樣。我看,毋須過分擔心,在內地,「六四」的記憶只是深埋和等待重新發芽而已,沒必要在此刻冒頭。這是眼前現實,也是歷史規律,且看台灣的「二二八事件」,國民黨打壓多年,最後還不是得到平反嗎?

此刻,正是考驗恒心、毅力和智慧的時候。我經常有一個怪論,就是向執政前的中國共產黨學習生存之道。這對各方(包括官方)而言,也是有利的,因為這樣可以減少無謂的碰撞。有關人士不要又罵我出鬼主意,事實上,我只是不想出現更多無謂的內耗而已。

劉銳紹

時事評論員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