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法要負責︱駐機場警員涉監守自盜被控 辯稱同袍問詳情前沒施警誡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1 18:46
警員16820莫永聰

駐守機場客運大樓報案中心的警員涉監守自盜,疑將一個由市民拾獲、內有逾5萬元現金的失物LV銀包,藏於報案中心茶水間的雪櫃底,且沒有就事件作記錄。男警被控盜竊罪,案件下午續審,控方傳召被告的同袍警員作供,辯方反對控方將被告與同袍警員的電話通話內容呈堂,指同袍與被告對話前沒有施行警誡,惟被官質疑「點解打個電話去問嘢,都要警誡? 以同事身份查詢㗎嘛?實際上工作都唔會警誡佢㗎嘛?」

被告馮奕鈞(28 歲)被控於2019年2月13日在香港國際機場一號客運大樓7樓離港大堂報案中心內,偷竊一個價值7,000元的銀包,內有現金56,090元、一張香港身份證、一張港澳居民來往內地通行證、一張香港駕駛執照、一張滙豐銀行提款卡、一張中國招商銀行銀聯卡、一張滙豐銀行信用卡、一張恒生銀行信用卡、一張八達通卡,及一些個人卡片,而上述物品為陳振宇的財產。

辯方今指,當日同袍16820莫永聰第一次致電被告問有否處理過有關拾獲銀包案件,被告當時稱沒有;同袍三分鐘後再致電一次,被告則稱有位女士曾取銀包來過報案室,並稱當時已指示女士將銀包拿到機管局的失物認領處,自稱沒接收過銀包。辯方指,兩次致電內容是在沒有警誡下作出。

主審裁判官彭亮廷聞言問,證人與被告是同事關係,「點解打個電話去問嘢,都要警誡? 以同事身份查詢㗎嘛?實際上工作都唔會警誡佢㗎嘛?」 彭官又指,被告兩次答案講法不同,「直情係相反」,質疑有何證據價值。控方回應指,被告兩通電話都是說謊、是逃脫罪行的講法,控方立場是銀包遭被告放在雪櫃底。

接更同袍:佢同我講冇特別

警員16820莫永聰出庭供稱,當日在報案室接替警員14978、即本案被告的工作,包括處理拾獲及遺失財物。他當日接更時,被告沒有告知他有財物要處理,亦沒有交帶有任何特別事情要跟進,「 佢同我講冇特別。」

至當晚11時11分,有一名陳先生來到報案室欲認領銀包,但是從報案室的電腦系統中卻找不到資料,「我再同呢個陳生了解, 係咪交咗去其他警署」,並查看陳展示與楊小姐的訊息對話,「因為我知紀錄冇,所以睇下當中有無誤會」,故用機場電話致電楊小姐,「佢係較早前喺5樓4號行李帶執到銀包,同日交咗去機場報案室。我問佢畀咗乜嘢人,佢話交咗畀一個黑框眼鏡嘅警員」。

莫稱,雖然系統內沒有此案件,「但呢個楊女士嘅描述,係match(符合)我哋工作地方及同事嘅」,故他透過被告上司找到被告的手機號碼,再致電被告問有否處理過一宗拾獲財物的案件。被告說沒有做過任何一單拾獲財物案件,「我問有冇一個女士拎住一個黑色LV銀包嚟過報案室,佢都話冇。」

同袍三次致電要求「師兄你諗清楚」 被告才透露曾處理失物

他向警長709匯報事件,警長叫他再次向被告問清楚事件,故他再次致電被告問:「師兄你諗清楚,有冇真係做過一單拾獲財物嘅案件呀? 」此時被告才稱,想起同日較早時間,有一位女士拿着銀包來報案室,又指已指示該女士將銀包拿到機管局的失物認領處,並指自己沒有接收過這銀包。

根據控辯雙方承認事實,物主報案後,警方最後在報案中心茶水間的雪櫃底正中央找回涉案銀包。案發時,被告是唯一駐守機場報案中心的警員。按照規定,警員接到報失個案,應在電腦系統及流水簿中作出紀錄。

審訊明續。

【案件編號:STCC1101/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