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私人悼念 預習香港內地化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1 02:00
■藝術家陳嘉興(左)與黃國才相信悼念形式不重要,喚醒記憶才是重點。

兩位70後藝術家黃國才和陳嘉興在1989年時正留學美國,同樣在異地透過電視緊貼事件發展,曾憧憬如果內地民主運動成功,港人便毋須擔心九七前途問題,但事實很快告訴他們政府以血腥手段鎮壓人民,即使後來中國富裕起來,民主與自由並未來臨。當年兩人與天安門上的學生年紀相若,國內學生為民主犧牲的精神深烙腦海,回港後亦從未淡忘,尤其在今時今日無法公開悼念之時,轉化為不同的藝術作品。

呼喚情緒的藝術力量

黃國才去年沒到維園,選擇在海邊與朋友靜靜點起白蠟燭悼念,白蠟燭旁邊放了89民主女神像和反送中運動的香港民主女神像,各人頭戴繡上「榮光」、「手足」字款的紅頭巾,一邊彈奏樂曲悼念,拍了名為「8964612721831」的短片放上網。黃國才說作品受一宗內地新聞啟發,2017年7月劉曉波逝世,遼寧省有兩名維權人士到海邊祭奠劉曉波,用蠟燭砌成心形,隨即被大連警方帶走,處以10天行政拘留。

「呢啲係大陸生活嘅一種事實,好清楚話俾你聽,就算哀悼、悲傷,就算好個人、私密咁做都唔允許,個人感情都攞走,唔畀拜山、唔畀悼念、唔畀祈禱,呢啲嘢會唔會嚟香港?我覺得一定會,所以驅使我點解早啲學習內地民眾做私人悼念。」

近年積極以藝術發聲的藝術家陳嘉興亦認同形式不重要,記憶才是關鍵。陳嘉興曾在前年六四前夕踏三輛車,在銅鑼灣街頭穿梭,車上有架有畫上人形的木板,模仿六四事件中,三輪車伕在長安大街運送死傷者去醫院的慘痛畫面。去年6月5日,他與三位藝術家朋友在政總前打扮成「坦克人」,烈日下站直,雙手手執膠袋,面對「門常開」,馬上引來警員登記其身份證。陳嘉興說,自己沒黃國才那樣悲觀,認為可以做的事還有很多,不過今年會怎樣悼念,他還未確實想法,「今年如果自己一個裝扮成坦克人有冇問題?如果咁樣都掂到條紅線就真係要走啦」。

黃國才認為,大多年輕人最先透過六四燭光晚會接觸這段歷史,但理解不同人對六四情感都有不同需要,亦非一定要跟隨支聯會燭光晚會的敬禮、聽歌、獻花形式。所以他在五、六年前已開始以另類方式悼念,例如在六四踏着國產單車,模仿89年踏單車前往廣場的學生,或者6月3日在東角道做行為藝術作品表達情感,目的是「呼喚返嗰種令你毛管戙嘅悲哀情緒,對自由民主嘅消失、對青年嘅逝去,如果你呼喚唔到,你1,000萬人去維園都係儀式嚟,藝術有呢種力量,可以有好多方式去做,唔一定要東角道。當局限越大,創意就會越大」。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