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滿質問被告為何出市區消夜按摩 
官揶揄 ︰主控或未去過呢啲揼骨場地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2 02:00

【理大圍城案】

【本報訊】警方前年11月連日圍堵理工大學內的示威者,大批市民到油尖旺上街試圖「圍魏救趙」。四男被控參與暴動及違反蒙面法等罪,其中40歲電工被告自辯稱當晚往揼骨中途在街上被捕。雖然被告昨在庭上不斷重申自己欲光顧相熟的桑拿店,惟控方仍窮追不捨,質疑他選擇偏遠按摩店,當晚沒時間睡覺。法官林偉權見狀揶揄:「可能佢(主控)未去過呢啲揼骨場地啦。」林官又謂睡眠時間因人而異,批評控方糾纏於此沒有意義。

被告電工鄭信達(40歲)自辯時供稱,當日與友人用膳後,打算往桑拿店揼骨,惟途經彌敦道橫巷時,遭突然衝入的警員以警棍毆打,警員更邊打邊罵:「死曱甴!你仆街啦!」被告及後證實右手手指被打至骨折。控方外聘大律師張建波昨盤問被告時質疑,鄭吃完消夜後,已是凌晨4時半,他翌日早上仍要上班,「搵得師傅嚟已經5點,揼完已經7點,瞓到咩你覺得?」鄭堅定指可以。

控方指被告沒時間睡 遭官反駁

控方又質疑,為何鄭要下班後先回到粉嶺住處,深夜再去油尖旺找朋友吃飯,「舟車勞頓咪仲辛苦?」鄭回應謂:「我覺得飲酒係樂趣,我唔覺得辛苦喎。」

此時控方再度指鄭沒時間睡覺,林官聞言打斷謂:「問啲有用嘅問題啦,瞓覺時間因人而異,有啲人瞓一個鐘非常精神,有啲人瞓十幾個鐘都成日攰……」控方反駁指鄭從事高空工作,林官繼續謂:「高空工作又點啫?個個都瞓18個鐘,咁嚟法庭工作嗰啲又應該瞓幾多個鐘?」

鄭早前稱曾光顧目標桑拿店約十次,控方昨問鄭為何不選較近的店,鄭解釋「嗰頭我唔熟」,亦擔心衞生問題。控方不斷追問,林官再打斷謂:「可能佢(主控)未去過呢啲揼骨場地啦⋯⋯但講食飯都會去相熟嘅餐廳啦,咪又係common sense。」

鄭又曾供稱,他在警署多次要求看醫生,但不獲理會。控方昨指,手指骨折應該很痛,「你(在警署)有冇忍唔住嗌出嚟?」鄭表示有。控方追問:「你嗌得大唔大聲?」鄭表示大聲,並指他曾向每個經過的警員提出要求。控方追問:「你咁痛,點頂?」鄭無奈回應:「咁佢都唔理我,我仲可以點啫?」控方質疑為何他獲保釋後不馬上求醫。鄭解釋,他離開時雙腳只穿着紙拖鞋,想先回家休息,「都已經頂咗兩日⋯⋯我兩日都冇休息過。」

案件押後至7月10日結案陳詞。

案件編號:DCCC376/20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