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帶TATP爆炸品返校被控 今指只想做實驗沒深究是否違法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3 17:38
首被告黎文光今稱只想拿TATP做實驗

明愛馬鞍山中學前年11月疑有學生收藏兩包TATP爆炸品,校方報警,兩男生被控管有爆炸品罪今繼續受審。控方盤問首被告時質疑,他在取得TATP後曾在網上檢索,得知是TATP和其危險性後,仍以此做實驗,是法例所不容許。首被告回應稱當時只想做實驗,沒深究是否違法。次被告則指涉案錫紙包是首被告強塞給他,他根本不想要,亦不信是爆炸品。

首被告黎文光昨供稱,在路邊拾得空包彈後,決定收藏作裝飾之用,並放入銀包以便「不經意」被友人看到,好在友人面前炫耀。控方指黎將空包彈放入銀包,根本起不了裝飾作用,質疑他只純為炫耀和收藏,但因用作裝飾獲法例容許,才會假借裝飾為名想作開脫。黎否認,稱相信只要不是害人便可打甩罪名。

黎透露,與案中次被告趙姓男生相識於4年前,常會一同打遊戲機,外出飯聚或討論社會事件。黎亦愛在趙面前吹噓自己,但二人從未嘗一起參與遊行示威。

任外聘主控的撐警大狀陳文慧指,「狗」字在案發前後的日子,是「嗰啲咁嘅暴徒侮辱警察嘅字眼,喺公海周圍講呢啲嘢」。黎同意。主控續指,所以黎在Telegram中與趙對話提及「俾狗搞」,其實並非如黎昨日解釋是被狗舔,黎當時真正意思是想向趙「扮嘢俾警察搞緊」,黎否認。

主控形容TATP是「撒旦之母」

主控又指,黎在TG教趙以漂白水加醋製造炸彈,與連登討論區上所教不同,法官郭啟安亦質疑為何黎不將連登上所載,以漂白水溝鏹水的方法搬字過紙,黎解釋因為當時社會「好亂」,不易在五金店買到鏹水,故他運用自己的化學知識,認為醋可代替鏹水,達到差不多效果。但他自覺在此部份吹噓「吹得太大」,雖然相信趙崇拜和尊敬他,但他不肯定趙是否相信他的說話。

控方質疑被告自稱在街上收到素不相識的黑衣人送贈TATP,根本不可能發生,又指專家稱TATP十分危險,很少量已可引致嚴重後果。黎否認,並稱他經4次實驗後認為並非嚴重,而且他只當成鞭炮來玩。

主控即表示「你好彩咋!」稱網上也形容TATP是「撒旦之母」,黎既已曾做網上檢索,應知道會爆炸,但黎「仲拎嚟玩」,是法例所不容許。黎回應稱,只檢索到粉末是TATP以及其特性,做過數次實驗後才知是否有危險。他聽到庭上專家證詞後,才知道法例不容許作為中學生的他,利用TATP做實驗。主控即指「咁你咪犯法囉!」黎說當時不為意自己是否犯法,一心只想做實驗。

黎後來將TATP帶返校,將其中一包強塞給趙,希望放學與趙一同到單車徑做實驗,但趙不肯要,黎沒有取回便離開。

首被告強塞錫紙包給他

現年18歲趙姓次被告則自辯透露,與首被告黎文光於3年前在學校認識,間中與他打機,討論電腦射擊遊戲,但不算熟絡。黎愛向他「吹水」和「認叻」,譬如誇大自己打機技術,惟實際並非如此,故趙一向並無認真對待黎的說話。

2019年11月27日當天下午,趙飯後返校與同學傾談之際,黎上前加入,趙與黎談論一輪網上遊戲,黎及後走開,未幾折返稱帶了一包東西返校。黎在趙面前打開該包錫紙包裝,趙看到白色粉末,即時以普通話說:「靠!這是甚麼來着?」黎只說「燒着會爆,殺傷力唔大,你攞返屋企玩啦」並將錫紙重新包好塞向趙的褲袋。

趙向黎表示不想要,於是推開黎的手,二人將錫紙包推來推去,最後黎將錫紙塞進他的右手,此時學校鐘聲響起,黎跑走,趙追前不及,無奈先帶着錫紙包與同學到禮堂集隊。

有老師上前問趙手中錫紙是甚麼,趙為免繼續被追問,謊稱是茶葉,未想老師卻笑笑口稱「唔好玩啦」。趙感到手中之物「好麻煩」,便想待集會完結便棄掉,但隨後卻被主任在禮堂外截停,他最後將錫紙包交出。

校長副校長老師及社工為次被告任品格證人

趙稱,雖然首被告稱燒起來會爆,但他不相信中學生在光天化日下可將此等物質帶回學校,而且他看到錫紙內的粉末是白色,與會引致炮仗爆開的黑色物料不同,而且黎經常「吹水」,故他並未當真。

就如他與黎在TG的對話,對於他曾向黎稱「冇所謂,最緊要救到人」,他解釋指因黎揚言「聞到會死」的毒氣,趙聞言不甘示弱,與黎「兩個鬥廢話」。

趙指從未聽聞TATP,亦不相信粉末真的會爆,否則他必定即時遠離和通知老師。

另外,辯方在庭上讀出10封來自次被告校長、副校長、老師和社工的品格證人信件。信中指趙成績雖非名列前茅,但他勤奮積極、虛心受教、誠懇有禮、有耐性的學生,他在工藝設計方面有天賦,多次代表學校比賽,副校長形容趙絕非奸惡之徒。

【案件編號:DCCC343/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