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涉私藏報失LV銀包 上司查問無警誡 辯方諷:問完先警誡係咪一貫做法?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3 14:33

駐守機場客運大樓報案中心的警員涉監守自盜,將一個由市民拾獲、內有逾5萬元現金的失物LV銀包,藏於報案中心茶水間的雪櫃底。男警否認盜竊罪繼續受審,辯方昨反對警長33889李嘉能與被告的對話呈堂。另一名涉案警長33008范銘耀今承認向被告提出連串質問後,甚至在被告招認藏起銀包後才作出警誡,其間亦沒告知被告被列為嫌疑人受查。辯方大狀問警長謂:「問完先警誡係唔係一貫處理手法?」范否認並稱:「有時有,有時冇。」

現隸屬沙田警區反黑組的警長范銘耀,案發時駐守機場軍裝巡邏小隊第四隊,是被告當時的上司。當晚11時許范準備下班,未幾接到夜更警長709的電話,通知他處理一宗拾獲財物案件。

范之後在機場警署地下看到被告,把他帶到一旁查問,問被告:「究竟單拾獲財物係點㗎?人哋話個荷包交畀你喎,有冇啲咁嘅事?」被告向他表示,當日有名手推嬰兒車的女子進入報案中心,聲稱在機場抵港層四號行李輸送帶附近一輛手推車上,拾獲一個黑色銀包。其後女子將銀包交予被告時,被告解釋因拾獲地點屬機場範圍,叫她將銀包交到機場失物認領處,惟上述交付銀包的過程,被告並沒有記錄在警員記事冊內。

范當時聞言對被告謂「你咁都唔係咁妥當喎」,又謂:「你唔作記錄就唔係咁好囉!」惟被告均無回應。

范向小隊指揮官盛姓督察作出匯報後,盛稱會聯絡夜更指揮官處理。范按指示帶被告到機場禁區內29號橋的閉路電視房內,翻看閉路電視片段。被告在片中認出拾獲銀包女子,片段亦見女子離開報案中心後,沒有步向位於同層的機場失物認領處。

上司問「個銀包係咪你袋咗」 被告無言

同時范再接到盛的來電,得悉該女子曾向銀包物主表示,銀包實交予當值的警員,亦即被告。范於是再質問被告謂:「個銀包係唔係你袋咗?」由於被告無回應,范續說:「喂!其實呢次事件都好嚴重,唔係講玩㗎!你有冇做過?個銀包喺邊度?」被告始承認將銀包收藏在茶水間雪櫃底。

范又追問被告有否取走銀包內物品,及藏起銀包時有否他人在場,被告均表示「冇」。之後范再問被告:「點解要咁做呀?諗住點處理個銀包呀?」但被告再次陷入沉默。

約凌晨1時,有警員在茶水間雪櫃底尋回銀包,范按指示將被告帶返機場警署搜身及搜查其儲物櫃,但沒有特別發現。范於是將被告帶到報案室房間內,向他作出拘捕及首次警誡被告,被告當時表示「我冇嘢想講」。拘捕過程記錄在范的警員記事冊內。

辯方盤問下,范供稱當日認為被告有偷走銀包的嫌疑,但范一心想先向被告澄清,並傾向相信他的說話。另外,范承認當時向被告作一連串提問,即使被告當時曾作招認,范亦在查問後才作出警誡。辯方大律師問:「你冇提醒佢嘛?問完先警誡係咪一貫處理手法?」范則回應謂:「有時有,有時冇。」范又否認此做法是獨特的處理手法。

否認向被告指「可自己內部解決咗佢」

此外,范同意在查問期間,曾向被告表示「件事好嚴重,唔係講玩,真嘢一定查到嘅」,但范不同意說法是誘使被告作出招認,「問問題唔一定係要佢招認,一係有一係冇,係一貫講嘢方式」。范續指,查問目的是想被告如實告知銀包所在位置。辯方大律師則問:「想佢講嘢畀你聽?」范解釋謂:「佢唔講都得㗎,佢係警務人員嚟,自己知有乜嘢講得。」但范同意當時沒向被告指出,他是偷銀包的嫌疑人或正被調查。

辯方再指出辯方說法,包括范與被告翻看閉路電視片段時曾指「如果你唔為意擺埋咗一邊,你就家下拎返出嚟啦」、「可以自己內部解決咗件事佢」、「最多都係內部處分,件事有彎轉」,范均否認。范亦否認控方所指,當他將被告帶返警署前曾謂:「家下真係冇辦法,家下真係要拉你,一陣會帶你返警署搜櫃,你自己諗下有咩解釋。」范解釋當時只告知被告會搜櫃。

辯方再問范,查問時有否對被告說:「你個衰仔,做乜搞啲咁嘅嘢呀?」范僅稱「你個衰仔」等字眼為他的口頭禪,他同意在查問後曾跟被告溝通,其間說過類似說話,以表關心及惋惜。

被告馮奕鈞(28歲)被控於2019年2月13日在機場一號客運大樓離港大堂報案中心內,偷竊屬於陳振宇的一個價值7,000元的銀包,內有現金56,090元、身份證、回鄉證、駕駛執照、多張銀行提款卡及信用卡、八達通卡及一些個人卡片等。

控方已完成舉證。辯方下午就證供呈堂事項陳詞,指出范即使認為被告有可疑,亦讓他一同翻看閉路電視片段,及在無警誡下認人,做法相當奇怪。范曾用「好嚴重」、「一定會查出嚟」及「唔係講玩」等說話對被告施加壓力及威脅,直至被告回答提問及作招認時,范仍選擇繼續追問,而非施行警誡。

辯方續指,接更警員莫穎聰早前供稱曾兩度致電被告,詢問拾獲銀包女子的資料,雖然莫在致電後對被告感到可疑,卻亦無對被告作出警誡。被告接受警誡後行使緘默權,正反映他不知道對范及莫的查問可選擇保持緘默,有關查問內容對被告不公平。

控方則認為,被告已加入警隊7年,日常有處理拘捕疑犯經驗,並非不清楚自己權利的普通人,加上被告在報案室內面對范四度提問時,並無全盤作出回應,顯示被告清楚權利及作出適當反應,法庭不應即時剔除相關證供。

裁判官彭亮廷裁定控方的有關查問內容表面證供成立,辯方須決定是否就呈堂性舉證。案件押後7月26日續審。

【案件編號:STCC1101/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