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2︱八九工運領袖韓東方黑衣維園獨坐:最難限制係人心 我好信香港人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4 17:29

6月4日,記者在維園找尋穿黑衣的人做訪問,第六個遇到的人,是一名蓄有長長鬍子、戴黃色口罩的大叔。記者問:「不擔心穿黑衣被當作違法嗎?」他答:「我係守法市民,32年前喺北京都係守法。」

他是韓東方,當年在天安門廣場上擔任「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新聞發言人,今日獨個兒來到維園。

穿黑衣入維園遭警告:先生唔好違法

韓東方說,有人說在維園穿黑衣會被捕,他認為香港不至如此,特意穿黑衣來看看,在場警察警告他,「先生唔好違法,經過就經過,唔好停留。」他聽畢,靜靜坐在長椅。

「香港收留我,我有一份感情」

自1993年抵港起,他已在這個城市生活28年,比在北京生活時間更長,「香港收留我,我有一份感情,我都係香港人」。每年六四只要時間許可,他都會出席六四集會,「呢啲嘢喺自己生命一部份,媽媽生我係第一個生日,89年64係第二個生日,對於天安門未死嘅人嚟講」。

他觀察港人參加六四集會,不是很重政治性,反而有現實一面,「(港人)記住六四,係驚自由生活方式被攞走」。這種自由,包括港人97年前一直自由賺錢,自由取笑英女皇。他認為自由靈魂是與生俱來,「最難限制係人心,我好信香港人」。

「希望唔係其他人畀,係自己內心」

但今日香港人連悼念六四自由都失去,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今晨被捕。韓東方說,自己不會離開香港,更等待有日可重返北京,「(香港)唔會衰過我32年前,當初坐監,差少少死咗」。

他以煤礦塌方做比喻,一班工人被困期間,一定要保持樂觀,相信前面有光明,「希望唔係其他人畀,係自己內心」。記者問他的樂觀怎樣來?他說自己在中國險死還生,有一口氣剩都是賺回來的。

今天維園再沒人潮和燭光。韓東方認為,悼念可以在心中,不一定來維園,鼓勵港人按自己能力和時間,嘗試找光明一面,「唔知隧道仲有幾長,話畀自己聽好快(到),唔知係10日定10年」。

他說,直到今日,軍隊開槍,子彈劃過天空的畫面仍然很深刻,恍如昨日發生。1993年抵港那日畫面亦很鮮明,就像今日上午發生的事。而這些記憶都是沒有人可剝奪。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