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2︱懷胎8月堅持出席彌撒悼亡者:身教子女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4 23:30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在7間天主教堂舉行「追思亡者彌撒」,共可容納約2,000人。不少教友早於下午5時已到教堂外排隊。因應天主教區防疫措施,參加彌撒的人數只可佔聖堂容納人數的3成,有聖堂以派籌形式實施人流管制,亦設網上直播讓未能到場的教友參加。有任職教師、懷孕8個月的蕭小姐,頂着大肚堅持到教堂悼念6.4死難者,嘆謂:「以往成日講笑話,香港有自由去悼念就要珍惜,都冇諗過收緊得咁快」。

有7旬長者憶及89年屠城慘案,仍眼泛淚光;身穿黑衣的劉先生説,歷年來首次參與教堂彌撒,又指:「我冇做錯嘢,恐咩懼,着黑衫係權利!」其中沙田聖本篤堂辦追思彌撒,彌撒接近結束之際,警方派4架衝鋒車到場,並開咪籲現場人士離開,多名警員落地驅趕市民。

「根本想取締支聯會」

年屆70的鍾先生今日下午5時半已抵達沙田聖本篤堂,談到89年的屠城慘案,仍眼泛淚光,稱「佢哋冇罪」。他指自己當年已屆中年,自此每年均會到維園悼念亡者,他批評當局近兩年皆以防疫為由打壓集會,今日更拘捕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根本就係想取締支聯會」。

鍾先生認為,政權以公權力打壓集會自由,感到好無奈,惟仍要盡力而為,「我哋惟有以柔制剛,都要喺能力範圍內盡力做,唔可以放棄」,即使往後再無合法的維園燭光集會,仍會以自己的方法悼念,「喺屋企窗台點一支蠟燭」。

一人聖堂外舉電子蠟燭:我哋唔需要驚

蕭先生約7時半左右到場,惟聖堂已經坐滿,他一人站在聖堂外舉起電子蠟燭悼念六四,「無論佢哋以後點寫六四事件,我相信歷史一定會還一個公道」。他認為警方連日放消息指穿黑衣、舉蠟燭有可能犯法是旨在恐嚇,「我哋唔需要驚,因為我哋冇做錯嘢,冇犯法」。

不願上鏡的29歲阿雲亦偕友人到場參與彌撒,他指自己當年尚未出生,但自懂事以來便有前往維園參與燭光晚會,他認為近日警方一連串行動是欲以恐懼打壓人民悼念,「想啲人唔出嚟」。但他表示,彌撒是合法的宗教活動,單純悼念亡者,並不害怕,又指當年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與2019年反送中一樣,都是為了發聲,因此必須繼續悼念。

市民排隊兩小時:未知下年仲可唔可以做

因應天主教區防疫措施,參加彌撒的人數只可佔聖堂容納人數的3成。聖方濟各堂以派籌形式實施人流管制,現場大約可容納300人。手持白花、身穿平反六四T恤的楊先生提早兩個半小時到場排隊,希望親身到教堂參與追思彌撒,認為感受較參與網上直播深刻,「好實在,下年仲可唔可以做(彌撒)都未知,今年可以嘅,咪早啲過嚟」。對於當年今日的回憶,他表示「好多嘢都唔方便講」,堅持悼念只因有人性。

惟楊先亦坦言,警方「大陣仗」警告市民勿參與非法集會,令他事前亦有憂慮。「好擔心(喺街)揸住蠟燭會被人『上綱上線』,怕人會埋嚟搞你」,所以特意買白花取代,寓意願逝者安息。

懷孕教師:將歷史真相傳承下去

任職教師、懷孕8個月的蕭小姐,頂着肚皮亦堅持到教堂悼念6.4死難者。她説,自大學時代起,每年都會在維園悼念6.4,「以往成日講笑話,香港有自由去悼念就要珍惜,都冇諗過收緊得咁快,令人無所適從」。雖然社會現況有變,她說,仍冀在僅餘的空間下盡做,為記住真相的人、為仍受壓迫的死難者家屬和天安門母親堅持下去,表明拒絕遺忘。

「每年《蘋果》(翌日)頭條報集會人數、燭光,對佢哋嚟講係好大嘅支持,呢啲係我哋用微小嘅力量就可以做到嘅事」。她説從不認同集會等於行禮如儀,今時今日更顯得重要,「有良心嘅人更加要將歷史真相傳承下去,謊言永遠都唔可以取代真相」。

對於親生骨肉即將在2個月內出生,她仍然希望下一代可享遊行集會等基本人權自由,有機會參與六四維園集會,甚至其他民主運動。她説,本港教育制度令人擔憂,歷史書教材亦出現審查,但相信教育界仍有秉持良心的老師,父母亦可靠身教影響子女。

黑衣教友:我都冇做錯嘢,恐咩懼?

身穿黑衣的劉先生説,歷年來首次參與教堂彌撒,「呢啲時間,多數已經坐咗喺維園啦」,但因應警方封鎖場地,所以轉場悼念6.4,面對警方多次警告市民勿參與非法活動,他表示不會因此嚇怕,「冇恐懼!我都冇做錯嘢,恐咩懼,着黑衫係權利嚟㗎嘛!」

劉先生表示,在艱難時刻更應發揮創意,用不同形式表達自己,「喺屋企窗戶點蠟燭,代替維園燭光,又或者行街開手機電筒,都係一樣咁震撼」。 他憶起當年今日在電視新聞目擊6.4屠城,「見到啲同胞咁樣死法,梗係深感受啦,返緊工,老細都話即刻戴黑紗布去遊行」,場面至今仍歷歷在目。

聖堂外被掛「邪教入侵信仰」橫額 教徒:行為無知

今年40歲,十多年來堅持參與彌撒活動的教徒周太表示,下午5時半便來到坑口聖安德肋堂排隊輪籌,每年都進行悼念活動是因為事件關乎自由和生命權利:「去教堂也要擔驚受怕,心情忐忑」。

她分享從11歲起已經跟從教會從尖沙嘴徒步到維園,因此「每年六四我都好值得悼念」。她亦認為早前在聖堂門外的「邪教入侵信仰」橫額是無知行為,表示「天主教沒有崇拜,只有彌撒,下次應該查清楚」,亦留意到國內拆除十字架的消息,認為《國安》法必定會延伸至宗教界。

稱於聖堂悼念較為安全

40多歲的教徒吳生,今年是第2年到聖安德肋堂出席追思六四亡者的彌撒活動。雖然自己是基督徒,但基督教較少教堂會舉行六四彌撒活動,雖然香港區也有,但天主教聖堂有7間,較為方便。他表示今年見維園也去不了,「這些地方(聖堂)較為安全,自己並不是前線」。

50多歲的教徒王生表示,雖然自己是基督教徒,但看到「邪教交入侵信仰」的言論感到可笑,批行為「衰格」。往年常於到維園參加集會的他,表示由自己由年輕時已悼念,到如今子女長大,仍然未能平反六四,認為只要有心悼念事件,不需計較悼念形式,例如在家悼念,或者游泳游多有幾個塘也可以。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